第3219章 明年的計劃

玄都觀這次在公主府煉的藥各種藥效的都有,很大一部分是補益類的藥,除此外,還有治療風寒、濕痹之類的藥物,可以說很是龐雜。

周滿拔出一個塞子聞了聞,道虛看見嚇了一跳,忙沖上前去搶過塞進俞道長懷裏,“這藥你用不著。”

俞道長看見也有些尷尬,塞懷裏點頭道:“對對對,這藥對周大人不適合。”

周滿很好奇,“我剛好像聞到了鹿鞭的味道……”

道虛,“你怎麼連這個味道都能聞出來?行了,行了,女郎不要討論這種問題,你不是要去找道和?快去吧,快去吧。”

道虛將人推出去,長出一口氣,回身道:“俞師兄,這藥你得收好來呀。”

“收好,收好。”

周滿搖著頭離開,“看來明達為了這次煉藥付出良多啊。”

道和和白二郎殷或三人在前院書房裏喝茶說話,看到周滿冒雪前來,殷或便將手中的暖爐遞給她,白二郎轉頭吩咐下人,“讓人去廚房端些熱湯熱粥來。”

道和起身給她讓了一個位置,讓她坐在火爐邊,“這是今年的初雪,下得有些大,冷得很,怎麼這時候過來?”

“奉命,不得不來,”周滿在椅子上坐下,笑道:“這件事總要收尾,我便是來給你們收尾的。”

“明明是給你自己收尾,”白二郎問道:“陛下知道此事,打算怎麼處置那羅邇?”

周滿搖頭,“不知道,但我觀陛下這幾日對他依舊,甚至因為傳出明達身體好轉的消息,陛下主動給長生寺賞賜了一些東西,雖然不厚重,卻表明了態度。”

道和微微蹙眉,“他欺騙了陛下,陛下緣何還對他這麼寬容?”

周滿道:“這其實不算壞事。”

殷或微微一笑道:“為了面子,更為了減少損失,陛下心胸寬廣,這的確是好事。”

白二郎喝著茶道:“減少什麼損失啊,他這可是欺君之罪,要我說陛下就應該直接把人下獄,該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他不過是外來的野和尚,處置了他能損失什麼?”

周滿瞥了他一眼後道:“你可以私下問一問明達。”

殷或略過此事不再提,因為已經沒什麼好提的了,這段時間長生寺在京城裏也低調了起來。

要知道,他們回京時,長生寺在京城的盛名可是一度壓過護國寺和玄都觀的。

要不是當初陛下將長生寺設在皇城裏,一般人進不去,不然只怕門檻都要被人踏沒了。

就是這樣,每天進皇城去長生寺上香的人也不少。

此事雖未明說,但雙方都有了處理的默契。

殷或扭頭問周滿,“你這郡主府何時收拾好?”

“說是再要半個月就夠了。”

“可辦喬遷酒嗎?”

周滿嘆息道:“我本意是不辦的,悄悄的搬過來,悄悄的住進去就行了,喬遷酒太費時費力,但祖母說,之前我受封郡主便沒有慶祝,這次喬遷說什麼也要慶祝一番。”

殷或點頭,“總要讓人知道,京城裏多了一位櫟陽郡主才好。”

白二郎:“就是,就是,之前你受封動靜太小了,接了旨意後又去了青州,所以朝中和京城裏有你受封為郡主的印象不深,三年的時間,大家只怕都忘了。”

道和好奇的問:“白善會回來嗎?”

周滿笑道:“他當然不會回來,青州距離京城可不近,而且臨近過年,縣衙也忙得很,他沒有理由是不能回京的。”

殷或問:“你可有給他寫信嗎?我有些東西要給他。”

“有啊,過兩天便要著人去送一趟,你讓人把東西送來,我到時候一並使人送過去。”

殷或應下。

周滿自回京以後,便是最忙的時候也會隔三差五的給白善寫信,不過不是著人去送,而是通過驛站寄出去的。

這次則是因為要給白善送些年禮過去,而且家裏搬遷的事也要告訴他一聲。

周滿在信中很高興的問白善,要不要給家裏的藏書單獨留出一個院子來。

還附送了他女兒的好幾幅鬼畫符,很憂傷的告訴他,“她似乎沒有繼承到你畫畫的天分,在這一點兒上,她甚肖我。”

白善收到這封信,抽出他女兒那幾張疊在一起的畫紙,展開一看,忍不住笑出聲來,周滿說的不錯,在這一點兒上白景行小朋友很像周滿啊。

家裏人都回去了,周立威一家又長住在大家窪,整個縣衙後院只剩下白善一個主子。

忙的時候還不覺得,一清閑下來便覺得整個家空落落的。

白善手指輕輕點了點桌子,青州距離京城還是太遠了,外放的話,還是應該選一個比較近的地方,或是直接回京?

碼頭已經建成,空余下來的碼頭工人他也都安排妥當,接下來便是安置那些從外地來的勞工,確保官田和永業田之間的切換,做好開荒工作,接下來十年的時間,北海縣只需順著這條路往下走,有碼頭和鹽場在,它肯定能漸漸富裕起來,到最後說不定能超越齊州成為魯地最繁華的地方。

所以繼任者尤為重要。

他今年的考評必定還是上等,他若能在一年內找到合適的繼任者,明年調回京城,或是到其他地方任職都正常。

而不論前者後者,他都要回京述職的,正好可以見一見家裏人。

這會兒滿寶懷著身孕,來年五月便會生產,五月份的話他恐怕趕不及回去……

白善計劃著明年的事,太醫署裏,周滿也在計劃明年的事,“兵部要求這麼多軍醫,我們卻連一半的人數都拿不出來,明年須要擴招學生了。”

蕭院正問,“你預計擴招幾個?”

“也不能一下太多,學裏先生不夠用,”周滿道:“六十個吧。”

“也不少了,”盧太醫道:“三個班呢,不說先生不夠用,我們太醫署的地方也不夠大了,哪兒裝得下這麼多人?”

羅大人道:“往旁邊擴一擴?”

“旁邊?”鄭太醫驚訝,“國子監?”

周滿揉了揉額頭道:“肯定不能和國子監搶地盤,我們搶不過他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