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8章 不公開

恭王當然知道天竺在哪兒,但他覺得這問題不大,“從高昌出兵,並不遠的。”

“打下來之後呢?”皇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慢悠悠的道:“翻過戈壁高山沙漠,犧牲萬千士兵,耗費糧草無數,就為了出朕心頭一口氣?”

“可若讓天下人知道天竺和尚欺騙父皇卻不受懲戒,豈不是讓父皇和皇室顏面掃地?”

“天下人不會知道的,”皇帝道:“你看周滿告訴了誰?”

周滿連恭王這個參與其中逼血的人都沒告訴,更不要說其他人了,那羅邇的壽數只會是個秘密,僅限於部分人知道。

而他煉制毒丹謀害皇帝的事更是機密,所以便讓這件事成為秘密吧。

皇帝不想為一己之氣付出更多的代價,他前期付出的已經夠多了。

恭王郁悶的離宮,總覺得父皇那麼說倒顯得周滿與他更親近一樣。

周滿果然沒有將血的驗證結果告訴外人,除了明達幾個外,誰都不知道那羅邇其實才八十多歲。

不過這畢竟不是什麼大秘密,所以周滿當稀奇事告訴了劉老夫人和她爹娘,白二郎也告訴了殷或和劉煥……

知道的人越來越多,不過都是私下傳言,明面上什麼事都沒有。

這番傳言一出,倒把這段時間對皇帝身體狀況的各種流言給壓了下去。

留在公主府裏的玄都觀道士用那羅邇的血煉出了丹藥,據說明達公主服用過後,沒幾天便可下床行走,然後過了兩天便全好了。

周滿奉命前去公主府給明達公主診脈。

她到的時候,一群公主王妃正在公主府裏聚會,外面傳說還在生著病的明達公主與人在花園亭子裏烤著火爐賞雪。

周滿和一個醫助提著藥箱走來,便見她正夾著一塊鹿肉要吃,“你來得正巧,長豫姐姐拿了一條鹿腿來,剛烤好呢。”

周滿笑著進亭子,領著醫助與眾人行禮,長豫好幾年不見她了,不等她彎下腰去便一把拉住她,將人拉到身邊道:“你我姐妹講究這些虛禮做什麼?你快來坐下,嘗嘗我烤的肉可有長進?”

周滿按住她的手,目光在亭子裏一掃而過,完美無瑕的露出笑容,“公主,下官還在當值呢,下官是奉命來給明達公主診脈的。”

長豫:“明達有病沒病,你心裏沒數嗎?”

亭子裏有人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周滿無奈的低聲道:“職責所在。”

長豫只能松手,“好吧。”

明達笑著在椅子上坐下,伸手讓她把脈。

周滿與眾人微微彎腰便坐在另一旁的椅子上,醫助把藥箱打開,拿出脈枕放好,然後躬身退到一側站好。

周滿給明達摸了摸脈,頷首笑道:“公主身體好了許多,只是還有些體虛,近來要小心受寒,鹿肉……”

周滿掃了一眼鐵板上被不停翻著的鹿肉,沒忍住咽了一下口水後道:“少吃。”

明達忍住笑點頭,“好。”

周滿便起身,“公主,我去和玄都觀的道長們拿一下煉丹的藥方,便不打攪公主待客了。”

“好,來人,送周大人過去。”

“等一等,”安康公主叫主人,起身走到周滿身邊圍著她打量一圈,笑道:“周大人就是櫟陽郡主吧?”

周滿楞了一下後應道:“是。”

“那府邸便在我左近,以後便是鄰居了,不知妹妹何時搬進去,到時候可要給姐姐下一張帖子,我也好上門賀喬遷之喜。”

明達介紹道:“這是安康公主,你雖不是宗室女,但被父皇封為郡主,姐姐叫你一聲妹妹倒也使得。”

周滿笑著應下,和安康公主見禮,表示到時候一定會送帖子的。

其他人一聽,也不管認不認識周滿,都表示要一起過去熱鬧熱鬧。

在場的,除了恭王府外,其他公主府王府都比不上明達和長豫受寵。

像他們這樣遠離京城的公主和王爺,實權就不說了,在帝後面前的受寵程度都比不上周滿一個外臣。

更不要說周滿自入仕後便立功無數,在帝後和太子面前都極受寵,所以不管他們心裏怎麼想,面上是要與她交好的。

尤其周滿和明達長豫關系還好。

便是有人心中不屑周滿的出身,此時也對她笑吟吟的。

周滿與她們寒暄了幾句便離開,直接去找玄都觀的人。

玄都觀的道長正在收拾東西準備離開,丹藥已經都煉好了,他們自然沒必要再留。

道虛把這幾天煉制的丹藥放到瓶子裏裝好,看到周滿就連忙沖她招手,“你來得正好,這次我們在公主府裏煉制了好多藥,其中有一味十全大補丸,你要不要,給你留兩丸?”

周滿走上前,“有方子嗎?”

“有啊,你就放心吧,沒有毒,這可是保命良藥,我師父一輩子就煉過三次,這次要不是進公主府,府裏的很多藥材都供我們使用,我恐怕一輩子都沒機會煉制。”

周滿看過藥方,眼睛大亮,“來兩丸。”

道虛就快樂的給她分了兩丸。

周滿目光掃過,見他們瓶瓶罐罐裝了不少,驚訝,“十天的時間,你們這是煉了多少藥啊?”

“嘿嘿嘿,為了塑造我們艱苦努力才煉出丹藥的形象,這十天我們每天都在煉藥,是吧俞師兄?”

俞道長笑著應是。

周滿問:“這十全大補丸給我真的可以?”

“可以,拿吧,”道虛不在意的道:“公主一開始便說了,我們煉的丹藥可以全部帶走,觀裏也說了,我們自己煉的丹藥也可以自己留著,只是不能往外泄露風聲便可。”

“這十全大補丸是我和道和煉制的,歸我支配,我還分了俞師兄一丸,這是給你的。”

周滿便收了,拍著他的肩膀道:“好兄弟。”

道虛擠眉弄眼,“我和道和能來煉丹也要多謝你。”

“對了,道和呢?”周滿四處看了一眼,沒發現人。

道虛往外看了一眼,撓撓腦袋,“去找白二了?對了,前幾天白二帶了一個朋友過來,姓殷,道和與他相談甚歡,然後就不煉丹了,每天都出去找人玩兒,唉,害得我好累啊。”

“殷或啊,那他們或許是有話說。”

周滿想要去找人,道虛卻拉住她道:“不急,不急,你再看看我們做的其他藥,若有看得上眼的留一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