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7章 處理想法

回到家中,周滿便又把自己關進了藥房裏。

人的血液裏有很多東西,細致起來,連其祖上的生命圖譜都能研究出來。

周滿教學室裏有很多器材,很多東西她都是學習的時候才用得上,平日基本用不到的。

但現在她都用了起來,操作還有些生疏,為了保證結果正確,周滿每一種數據都要試驗兩次,因此她試驗了兩天才出結果。

周滿很大方的支付積分,將試驗出來的結果全部打印出來,然後拿出空間看。

在教學室裏看文檔,眼暈。

周滿翻看手中的數據,嘖嘖兩聲,爛熟於心後記下了關鍵的便起身去找明達。

順手把白景行小朋友給帶上了。

到了公主府,周滿讓白景行去找白若瑜玩兒,她則去找明達,卻見白二也在,不由問道:“你怎麼在這兒?”

白二:“……這是我家。”

“這會兒不是上衙的時間嗎?”

白二一言難盡的道:“今天休沐啊。”

“哦,”周滿道:“我日子過糊塗了,見諒。”

她將一個藥盒交給明達,道:“這是調養身體的藥丸,吃了對你的身體好,一天一丸即可,你交給俞道長他們吧。”

明達接過,“他們現在就在府中。”

抽血過後,玄都觀立即搬了藥爐進公主府,又大張旗鼓的收集了一些藥材,然後就在公主府裏煉起丹藥來。

周滿嗅了嗅,“沒聞到藥味兒。”

“離這兒遠著呢,在西北角。”明達問,“他的血研究的有結果了嗎?”

“有了,”周滿道:“不能摸骨和摸脈,年齡推斷的範圍有點兒大,他今年應該在八十二歲到八十七歲之間,要想知道更確切的數據,只能配以摸骨。”

周滿嘆息,“可惜了,他就是不願意讓我把脈和摸骨。”

白二郎很感興趣,“血還真能判斷人的年齡?”

“以現在的技術來說不行,”見白二郎和明達一臉無奈的看著她,她便強調道:“我認真的。”

“知道,知道,只有你可以嘛,你醫術更好,技術更精絕。”白二郎道:“但這會兒不是自誇的時候,若是這項本事只有你有,那我們就是告訴陛下,陛下也不會相信我們吧?”

明達道:“父皇會信的。”

周滿也點頭,“就是,陛下會信的。”她和那羅邇之間,她還是很有信心的,皇帝必定更信她。

“但別人不一定相信啊,你沒有證據,總不能指著他的血就空口白牙的說他只有八十來歲吧?”

周滿看向他,“我為什麼要別人相信?”

白二郎一滯,“你不公開此事嗎?”

“我不公開呀,”她理直氣壯的道:“我只要告訴陛下和蕭院正他們就好,為什麼要自找麻煩的公開?陛下又沒打算問罪那羅邇。”

白二郎一瞪,扭頭去問明達,“陛下都被這麼欺騙了,他還打算放過那羅邇?”

明達道:“雖然我也惱恨他害父皇,但此時的確不宜問罪那羅邇。”

白二郎追問,“那之後呢?”

明達猶豫,“父皇不是記仇的人,過個一二年,他可能就忘記那羅邇是誰了吧?”

其實皇帝現在就不是很記恨那羅邇了,得知自己中了丹毒,且那丹藥有可能是刻意煉成毒物之後,皇帝的確氣得想要殺了那羅邇娑婆。

只是因為此時不宜泄露他的身體狀況,所以隱忍了下來。

但現在他丹毒已解,身體好了點兒,明達又帶著兒子女兒們各種折騰那羅邇,他心裏的氣恨就消散了不少。

等周滿進宮告訴他,那羅邇只有八十來歲時,皇帝更是真心實意的感嘆道:“也的確是長壽。”

只是沒有宣稱的那麼長壽而已。

皇帝想了想,問道:“你還要抽他的血嗎?”

周滿搖頭,“之前抽的夠用了。”

皇帝便點頭,“那朕便處理了他,因為此事,近來鬧得人心浮動,京城裏湧進了不少道士僧人,很是喧雜。”

周滿一楞,“陛下要怎麼處理他?”

“從哪裏來的便回哪裏去吧。”

周滿小聲問,“陛下不追究他煉制毒丹的事嗎?”

“他要是我大晉的人,朕自然要問罪的,但他是中天竺的人,中天竺又已被滅國,現在的朝廷並不是之前的,”皇帝搖了搖頭,“朕大約明白他為何要這麼做,此事也不完全怪他,是朕急於求成,失了平常心,這才讓他有空可鉆。”

他道:“此事他若有五分錯處,另外五分便是朕的。若是問罪,朝堂又是一陣動蕩,為他一人不值得,所以朕不打算再追究此事。”

這是利益最大化,因為那羅邇娑婆,這大半年鬧的事情不少,他和大晉損失不小,實在是不想再因他有所損失。

周滿卻道,“陛下英明!”

皇帝瞥了她一眼,揮手道:“行了,此事不與你相幹,既然你要查的事查出來了,那便去太醫署點卯吧,寒冬已至,邊關有些不穩,各地將領近來都上折催促太醫署向軍中派遣軍醫,此事蕭院正和羅大人遲遲拿不下主意,你盡快幫著太醫署做好決定。”

人給還是不給,給多少人,盡早定下來,免得隔三差五吵得他頭疼。

周滿應下,躬身退了下去。

出去時正好碰見恭王過來給皇帝請安,她退到一旁,垂首等著恭王過去。

恭王卻偏不過去,就站在她跟前問她,“周滿,你拿天竺和尚的血去做什麼?”

明達只說了她要那羅邇出血,卻沒告訴王爺公主們她要那血有什麼用,所以恭王很好奇。

周滿道:“殿下誤會了,那血是明達公主拿去煉丹的。”

“嗤,這事兒你們瞞得過別人,還能瞞得過我?明達……”他想說明達活蹦亂跳的,哪兒病了?

不過想到宮裏人多眼雜,這話到底咽了下去,見她一副溫和卻不合作的模樣,最後一甩袖子走了。

既然她不說,那他問父皇好了,父皇肯定知道。

皇帝果然都告訴恭王了,除了事關他身體和丹毒的部分外,皇帝把能告訴他的都告訴他了。

恭王一聽,氣得一拍桌子,“父皇,此禿驢欺人太甚,八十歲的人竟敢冒充兩百歲的人,給您煉制的丹藥只怕也是騙您的。”

皇帝點頭,“所以朕打算把他遣送回去了。”

“遣送回去?何不派兵夷了天竺,以儆效尤!”

皇帝:“……三郎啊,你知道天竺在哪兒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