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6章 事成

恭王氣呼呼的出了公主府,忍不住和身邊的內侍道:“費那麼大勁兒,請這麼多人回京,只為了要那點血,誰信啊?”

“那血一定是周滿要的,”恭王冷笑,“斬草不除根,明達竟然還想著要了血後放過對方,她腦子到底在想什麼?”

內侍不敢說話,只低著頭聽著。

恭王思索片刻,還是忍著生氣幫忙了,不過他出手可沒有明達溫和,一邊傳流言,一邊上折子,一邊還跑到長生寺看了一眼天竺和尚,直接和他道:“本王聽說高僧活了兩百歲,吃了高僧的肉也有此功效,不知是真是假。”

那羅邇娑婆:……

恭王嚇唬了那羅邇一通,轉身便不可一世的走了。

長豫和其他公主王爺也陸續進京了,長樂坊和興寧坊熱鬧起來,每日進出兩坊的車馬比之前熱鬧了十倍不止。

沒辦法,此兩坊多住著皇親國戚,皇親,有封地的藩王不說,就是公主也沒幾個住在京城裏的,多是跟著夫君住在夫家。

但大家都是華車美服出行,所以長樂坊裏一府邸進出是些運送家具擺件的車就有點兒顯眼。

安康公主掀開窗簾往外看了一眼,看到對方的車停在一旁,等他們過去了才重新動起來,便問道:“長樂坊是搬進了新家?不知是誰?”

這一片都是朝廷收著的府邸,不會買賣,只會賞賜,而這邊房屋都大,只國公以上才有可能賞賜在這邊。

“是櫟陽郡主府,就在前頭不遠。”

安康公主微微歪頭朝那邊看了一眼,放下窗簾,“久聞大名,但我還沒見過這位郡主呢,民間似乎很少聽到她這個名號。”

宮女笑道:“民間都習慣叫她周大人和小神醫,郡主的名號,聽說朝臣也常常想不起來呢。”

安康公主微微頷首,“這次可要好好的見一見,能以女子身立於朝堂上,往前數,我大晉也就姑母有過。”

但時間也不長,她更多時候是領兵鎮守邊關。

不過安康公主還是沒見到周滿,她在休假,專心休息和帶女兒玩兒。

白景行小朋友這兩天在京城裏都快玩瘋了,京城實在是太好玩了。

等周滿重新上朝時,朝中風聲已是大變樣,連民間都有傳言說那羅邇的血煉丹可以救治皇帝最喜愛的明達公主。

對方只需要付出一碗血,並不會傷到性命,而且聽醫者說,抽一碗血對身體的影響也不大。

周滿站在大朝堂上,只當這件事跟她沒關系,聽著眾臣議論。

皇帝終於攔不住,不得不派人去請那羅邇到大殿來商議。

那羅邇娑婆收到召見的旨意便知道事情落定了。

他嘆息一聲,穿好僧袍,拿起佛珠,一臉肅然的往太極宮去。

一路上,他都在想自己失敗的原因,本來就快要成功了,皇帝吃完這一爐藥,再吃一爐就差不多了,到時候他找了借口離開京城……

一切是從那位周大人回來開始變化的。

這裏不是中天竺,他身邊真正的心腹只有兩個從家鄉帶來的武僧,本來佛本一家,他可以和這裏的護國寺互相成全,但護國寺一直態度疏離,並不願與長生寺多來往,這就讓他孤立無助。

這大半年來他在京城中運作,也發展了一些信徒,但時間還是太短了,朝中文武百官,願意替他說話的沒幾個。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為首的那幾個老大人不喜他,明明他們也收了他不少藥材的,卻翻臉不認人……

那羅邇娑婆胡思亂想著上了大殿,最後是李尚書出面和他提出給公主鮮血的事。

因為他是宗室中人,所以在這事上他開口最合適,他一臉自責悲傷的道:“明達公主是陛下和娘娘最喜愛的女兒,只是從小體弱多病,一直未能根治,若大師肯獻出一點兒血,我李氏皇族和陛下必定感激不盡。”

那羅邇面色平靜的道:“菩薩普度眾生,貧僧能救公主是貧僧的緣法和榮幸,不過我是個垂垂老矣的老人,從來只聽說年輕人的血液可以讓人熱血沸騰,從未聽說過我這垂垂老矣的人的血也能救人。”

李尚書一本正經的道:“可大師不是一般的老人啊,您已有兩百歲,以後還能活得更長久,您的血裏有長生的東西,我們也不奢望公主能長生,只希望她健康平安就行。”

那羅邇臉色不太好看,這話傳出去,他將來就算可以活著離開京城,也未必能活著回到故鄉——不知多少人想喝他的血。

那羅邇知道大勢已去,不再掙紮,非常痛快的要他們抽血。

周滿咽了咽口水,躍躍欲試,但蕭院正瞪了她一眼,她只能老實等著,看著太醫院的醫助拿著器皿上前抽血。

太醫院現在抽血的裝置改進了不少,抽血並不是很疼,只需一個針口就可以搞定。

那羅邇第一次看到這些裝置,看著自己的血穿過不太透明的羊腸落在一個器皿中,他楞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大晉的醫術……竟如此神奇了嗎?

難怪,難怪……

醫助悄悄看了一眼站在首列的周滿和蕭院正,見倆人都點了點頭,他這才拔針止住血。

血抽出來,周滿有些坐不住了。

坐在上面的皇帝似乎知道她的想法,其實他也想知道那羅邇到底活了多少歲,此時大朝會再開下去也沒意思了,於是揮手,“行了,今日大朝會就到此吧,來人,送大師回去休息。”

周滿立即出列道:“陛下,大師剛失血,我們太醫院有些珍貴藥材可以補血,不如臣為大師問診一二,再補以藥材,很快就能恢復了。”

皇帝點頭,“準。”

周滿高興起來,這下好了,不僅有了血,還能摸那羅邇的脈了。

不過她這是妄想,因為那羅邇拒絕了,“只是有些犯困,想來是累了,所以我先回去休息,多謝周大人,把脈就不必了。”

周滿不能強求,只能惋惜的目送他走遠,轉身就跑去找醫助。

醫助已經把裝血的器皿放在盒子裏,捧著盒子和蕭院正站在太極殿外的臺階上等著,看到周滿過來,立即將東西奉上。

周滿打開盒子看了看,很滿意,“保存得不錯,將血給我吧。”

蕭院正很好奇的問她,“這東西怎麼研究?”

周滿不好告訴他,她的教學室裏有很多器具材料可以檢測血液,只能道:“您就等結果就行,蕭院正,我這兩天能不能不點卯?”

蕭院正揮手道:“去吧,去吧。”

周滿高興的捧著盒子轉身便出宮。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