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5章 恭王生氣

顯然,皇帝一開始沒打算給周滿賜郡主府,將規制補足,所以府邸是臨時挑選的。

之前那位公主也不在京城住,算起來這座府邸空了有十來年了。

就算每年都有人看守打掃,這屋子需要修繕的地方也不少,很多地方都需要重新上漆,屋頂也需要檢修。

周滿和工部的吏員轉了一圈,問道:“年前能收拾好嗎?”

吏員大喜,立即道:“可以的,可以的。”

這個時間很充足,比宮裏要求的寬裕多,也合理多了,

還是周大人講理啊,不似宮裏,直接讓他們十天內收拾好房屋。

這麼大的宅子,又這麼多年不住人了,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不可能十天就能收拾好呀。

周滿想起殿內省給她送的宮人,道:“回頭我送幾個人過來,屋裏也需要添置一些東西,交給他們來收拾。”

吏員應下。

明達問:“是殿內省送給你的宮人?”

周滿頷首,“我家中人多,他們是宮裏出來的,規矩也多,住在我家裏他們不舒服,我家裏人也不舒服,所以讓他們提前過來這裏吧。”

明達走到了後花園的池塘邊,笑道:“這邊園子就只有一個小池塘,可比不上崇遠坊的宅子,你是要長住這邊,還是那邊?”

周滿想了想後道:“住這邊吧,我聽說陛下想將大明宮建好,以後宮裏都搬到大明宮去,這邊距離大明宮近,離太醫署也不是很遠。”

明達驚詫,“你也聽說了?”

周滿頷首,“小朝會上太子提及的,禮部認為合禮,欽天監也算過朝堂搬到大明宮更好。”

她壓低了聲音道:“我們太醫署也表態了,太極宮地處窪地,濕氣太重了,對久居其中的人身體不好,大明宮就要好很多。”

明達:“大明宮其實已經修建得差不多了,只是還差兩個宮殿,但也都有了雛形,戶部只要能給出錢,兩年內肯定能修好。”

“是啊,現在宮裏的人也不是很多,要我說,目前的宮殿夠住了,現在要緊的是那邊新的皇城,”周滿想到了什麼,嘻嘻一笑,得意道:“要是搬到大明宮,那我進宮可就方便了,從這兒過去拐個彎,走半條路就能進皇城,比現在去點卯可方便太多了。”

明達也笑著點頭。

周滿左右看了看,自覺今天的任務完成,“走吧,我們回去。對了,你現在正在裝病,這樣跑出來真的可以?”

明達眨眨眼,不解的問:“我跑出來了嗎?我不是一直臥病在床嗎?今天周大人來看我,還說我因為身體不好又感染了風寒,以後要少出門呢。”

周滿:“……你說的對。”

這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她是自嘆不如的。

周滿送明達回公主府,順便讓久別重逢的兩個孩子一起玩耍。

臨走前,白若瑜小朋友將木馬還給了白景行小朋友,還送了她一個金燦燦的九連環。

等白景行小朋友抱著禮物高興的離開,白若瑜小朋友也高興的松了一口氣,那個很不好玩的九連環終於送出去了,下次外祖父再問起來,他就有理由了,哈哈哈哈……

明達只作不知他的小心思,和周滿道:“長豫姐姐過兩天就到京城了,我不好出門,到時候你來我家,我們在我家裏聚一聚。”

周滿應下。

不僅長豫公主要到京城,其他王爺和公主也陸續到京了,最先到的依舊是恭王。

不過這次皇帝沒把他留在宮裏居住,而是讓他住到了京城的恭王府裏。

此時皇帝身體狀況成迷,皇帝就是再喜歡恭王,也不敢讓他住在皇宮裏的。

恭王一到京城,第二天便去公主府裏探望明達,見她臉色紅潤的站在廊下遛兒子,半晌無言,“這就是你說的生病?”

明達撒嬌道:“三哥,我之前是生病了的嘛。”

恭王微微皺眉。

明達上前道:“三哥,之前在信裏說好的,我有件事請你幫忙。”

恭王緊皺著眉頭道:“你真要對付那什麼天竺來的和尚?父皇不是已經停藥了嗎?我昨日進宮看父皇臉色不錯,聽宮人說,現在是周滿和蕭院正在給父皇調理身體。”

雖然朝臣和宮人們不知皇帝身體狀況,但他們有眼睛看,也有腦子想。

前段時間周滿雖升官了,卻不管事,既不到太醫署裏點卯,也不去太醫院,官員和誥命們想請她出診都不行,但人卻日漸消瘦,聽說每日除了進宮看看皇帝,其余時候都回家裏呆著。

而前兩日皇帝突然賞賜了蕭院正和周滿,還給周滿補足了郡主規制,想也知道前段時間周滿在忙什麼,而現在皇帝情況好轉。

在恭王看來,既然皇帝無意追究那天竺和尚,想要將此事揭過,那他們就不需要節外生枝,“這事兒過去就當過去了吧。”

明達:“……三哥既不願,為何要應我的邀請回京?”

“我回來看看父皇呀,”恭王理直氣壯的道:“而且快要過年了,我回來與父皇母後過節。”

明達深吸一口氣,壓下惱意,“我不管,我就要和他過不去,你只說幫不幫吧。”

恭王皺眉思索了片刻,還是嘆氣道:“罷了,你說怎麼幫吧?”

一聽說她是真的打算讓天竺和尚出血,恭王就懷疑的看著她,“這不是個借口嗎?你還真打算要他的血啊。”

“對,就要他的血。”

“之後呢?”恭王越發懷疑起來,問道:“拿到他的血後是不是要說他的血沒用,枉為兩百高壽,是騙人的,然後讓父皇砍了他?”

明達道:“要到他的血就夠了,我總不能裝病一輩子,到時候會說有用處的。”

恭王就確定了,“你費這麼大勁兒就為了要他那點血啊?這血到底是你要的,還是替什麼人要的?”

明達一滯,面色不變的道:“當然是我要的,我就想嚇嚇他,讓他出一些血。”

恭王打量她的神色,半晌後冷笑一聲,轉身甩袖就走。

明達皺著眉看著,並沒有攔他。

大宮女有些擔憂,“公主……”

“沒事兒,三哥要是不願幫忙,可以等其他人,”明達道:“他和周滿關系不睦,不願意是正常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