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9章 試藥

皇帝沈默了一下,想到一些不太好的傳言,“周卿的廚藝……”

周滿臉色一沈,嚴肅的道:“廚藝和熬藥的手藝有什麼關系?”

還是有關系的吧?

不過皇帝想了一下,覺得藥都是苦的,周滿熬的藥,總不可能更苦吧?

於是還是點了點頭。

周滿這才滿意,拿著藥方和蕭院正一起告退。

等走出太極殿,走進那長長又空蕩蕩的甬道,蕭院正這才看向周滿,問道:“藥方上還缺一味藥。”

周滿驚訝,忍不住擡頭看向蕭院正。

蕭院正手攏在袖子裏,轉身面向她,緊皺著眉頭問,“是什麼藥,竟然不寫在藥方上?”

周滿沈默。

蕭院正道:“這張藥方的確是新的,你肯定費了很大的心力推衍出來,但它們的配伍並不能發揮最大的藥效,看著倒像是在為別的藥保駕護航,為激發另一味藥在準備,那味藥是什麼藥,為何沒有在藥方上寫明?”

周滿沈默了好一會兒,半晌後嘆氣道:“是一味極難再找到的藥草,我給它取名及仙草。”

“及仙?碰及仙人之草?”蕭院正皺眉,“我從未聽說過。”

周滿往後看了一眼,見遠遠的有宮人走來,便轉身道:“我們邊走邊說吧。”

蕭院正也朝後看了一眼,跟上周滿的腳步。

“院正還記得魏大人嗎?”

蕭院正:“廢話。”

說完他一頓,皺了皺眉,“魏大人的身體……”

周滿頷首,“他能多活那三年便是因為及仙草。”

及仙草是藥劑的主要原料,周滿根據它的意思翻譯過來的,她道:“這是我去西域時偶爾得之的藥草,之後翻遍附近山川,再找不到第二次,這些年我也一直讓我四哥留意,但不論在西域何處都再找不到。”

“陛下本就對長生有偏執,我怕公開後陛下會不惜代價的進西域尋找,西域一帶政局並不穩定,雖然現在都歸屬我大晉,但時不時還是會有戰事發生,我憂慮……”

周滿話未說出,蕭院正已經明白她的意思,不由蹙眉,“我們是太醫,只管治病救人,需要什麼藥材便告訴陛下,余下的事不歸我們管,這樣隱瞞,一旦出事或被發現,罪同欺君。”

“但我不僅是太醫,還是太醫署署丞,更是崇文館編撰,”周滿道:“良臣當有取舍,誌在天下,而不止在於忠君,我不想因我之故引起紛爭,甚至是戰爭,最後成書上一佞臣。”

蕭院正無言。

周滿道:“帶那羅邇娑婆回來的王大人,才華橫溢,是鴻臚寺難得的人才,沒有聖喻,沒有朝廷實打實的支持,憑一人之力便從吐蕃借了兵去滅了中天竺,難道他不忠君,不愛名嗎?”

“但因為帶回來那羅邇娑婆,他如今名聲盡毀,仕途受阻,這難道是他的本意嗎?”

蕭院正揉了揉自己的額頭,問道:“及仙草你還有多少?”

“沒有多的了,只還有兩份,我也計算過,以陛下的身體,用了這兩份,再用對他也沒有效果了,我打算將其分為四份使用,其中三份用於湯藥,還有一份用來制作藥丸。”

蕭院正低聲問道:“前段時間陛下用的解毒丸……”

“也加了一些進去,為的是保護他的臟腑。”

蕭院正便嘆氣,問道:“我能看一看嗎?”

“我都煉成了藥汁,您要看只能看見藥汁,還有我畫出來的圖像。”

蕭院正道:“走,去看看。”

周滿便只能帶他出宮回家,坐在馬車裏,周滿思緒萬千,但並不後悔,果然,其他醫者可能察覺不出藥方的問題,但蕭院正可以。

不僅在於他醫術高超,還因為他和周滿經常合作,關系親密,了解對方。

回到家,周滿直接帶著蕭院正去她的藥房。

她的藥房裏滿是藥味兒,東西混雜,蕭院正看著嫌棄不已,“怎麼也不收拾收拾?”

“您可別亂動,這些東西放在何處我都心中都有數的,您一收拾,回頭我該不知道在哪兒了。”

周滿打開一個抽屜,一個玉瓶出現在她手中,她轉身將玉瓶遞給蕭院正,“這藥珍貴,您只能試一滴。”

蕭院正瞥了她一眼,“我知道。”

蕭院正有自己試藥的方法,知道這藥主要的功效後,他便在周滿的藥房裏抓了四味藥熬上,等藥液溫後便小心翼翼的往裏滴了一滴,然後細細地將這一碗藥喝了。

周滿自己都沒喝過,忍不住眼巴巴的看著,“入喉感覺如何?”

蕭院正瞥了她一眼,閉上眼睛仔細的感受起來,還將手遞給周滿,“把把脈,看看與剛才的區別。”

周滿連忙把脈……

倆人在藥房裏呆了半天,蕭院正出門時神清氣爽,和周滿道:“先不要急著給陛下熬藥,等過了明天午時再說。”

周滿神情懨懨的道:“知道了,蕭院正,您用了我兩滴藥。”

蕭院正:“……我這是為了驗證,不然我敢讓你把這不知名的藥用在陛下身上嗎?”

他頓了頓後壓低聲音道:“熬藥過後將藥渣毀去,我會允準你在家中制作解毒丸,藥渣一定要處理好,不得有外泄的可能。”

“知道了。”

蕭院正這才離開,心裏卻沈思起來,這及仙草果然不愧周滿取的名字,可惜太少了。

不過陛下強弩之末,這些藥液足夠他調整到最佳狀態,之後這些藥液也沒用了。

蕭院正回到家中,思慮半晌還是招來管家,把一張畫了一株草的紙交給他,“著人去西域找這株藥草,若是遇到去往西域的客商,尤其是藥商,都囑托一二,只要找到都重賞。”

管家接過,應了下來。

蕭院正揮手讓人退下,心中則在憂慮,此事他到底要不要告訴陛下呢?

說到底他和周滿是不一樣的,周滿從小熟讀經史子集,是照著文臣來培養的,但他是醫者,是太醫。

作為太醫,他只需對陛下和病人負責,然後便是能避禍就避。

可這事兒……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