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5章 厲害

周滿為道虛介紹明達,等他們互相見過禮後才連忙催他,“快把道和叫來,我們好久不見了。”

道虛哼哼道:“你果然更喜歡我師兄,我人都在你跟前了,你都還念著他。”

周滿打了一個抖,“白善雖不在此,但你也別作妖,小心我紮你針。”

白二郎連連點頭,上下打量他,“這麼多年了,你怎麼看著沒多少變化,一點兒長進也沒有?”

“瞎說,我這是相貌年輕,其實心已經歷經千錘百煉,我這些年的歷練也不是白費的。”

周滿:“你們竟然真的能走出劍南道歷練,上次與你們通信不是還在雅州嗎?說是要去訪名山。”

周滿記性不錯,掐指算了算,“才五個月,你們竟然就走到京城來了?”

要知道他們師兄弟兩個努力了好幾年都沒走出劍南道,每次要走出去時就要被叫回去,各種俗務纏身。

道虛就驕傲的一甩頭道:“說出來嚇死你,我和師兄終於想通,義正言辭的和師父師叔們談了一夜,最終沖破牢籠,得到了自由,於是我們一路向北,花費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從家裏走到了京城,期間還訪了不少名士呢。”

白二郎驚詫,“守清道長竟然真的舍得放你們出來了?”

周滿豎起大拇指稱贊道:“厲害!”

“那是!”道虛道:“昨晚我們就聽人議論說今天有貴客來,卻不知道是你們,我剛才走過去,沿路都有侍衛把守,要不是我回頭看了一眼,覺得周滿有點兒眼熟,也不會倒回來看。”

他上下打量周滿,嘖嘖搖頭道:“幾年不見,沒想到你長大竟然變得漂亮了。”

周滿抑制不住臉上的笑容,“一般一般啦。”

白二郎:“天下第三?”

明達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周滿就踩了白二郎一腳,示意他低調老實點兒。

道虛見他們與幼時沒多少變化,一顆心差點兒放下,臉上的笑容也更燦爛了些,連忙道:“我去叫師兄,你們等著。”

道虛一走,白二郎便和明達解釋道:“我們和道和道虛是好朋友,從小一起長大的。”

周滿點頭,“關系比一起在學堂裏讀書的同學們還要好。”

“那道觀在你們村?”

“不在,在隔壁村,”白二郎道:“不過離我們村也不遠,走路兩刻鐘也就到了,就是爬山費時間。”

周滿點頭。

明達忍不住樂,“你們小時候經常去道觀嗎?難怪你們總是念叨天尊,反而很少念佛。”

周滿道:“我還沒記事的時候就被常帶到道觀裏燒香,守清觀主還給我看病抓藥呢,免費的那種。”

白二郎道:“我則是從小給帶到道觀裏舍錢,不管是陪我爹、我祖母還是母親上道觀,每次要做功德時都是我去放,據說這樣天尊老爺就會念我的好。”

周滿若有所思,摸著下巴道:“難道你運氣這麼好,便是因為從小做功德做的?”

白二郎一楞,也認真思考起來,然後扭頭看向在後面玩兒的白若瑜小朋友,“這次的功德錢給了嗎?”

一旁的大宮女沈默了一下後屈膝行禮道:“已經給了。”

白二郎糾結了一下,還是道:“一會兒我們去拜一拜,再讓大寶兒親手給一些功德錢,以後凡要上寺廟和道觀,都讓他親自拿著錢去舍,你們都不許代勞。”

侍女下人們齊聲應了一聲“是”。

道和被道虛拉來的時候,俞道長正好也到了,看見他們二人便微微一楞。

周滿笑道:“我們與兩位道長是舊識,沒想到能在這裏相遇。”

“有緣千裏來相會,這是道和道虛兩位師弟和周大人的緣法,”俞道長笑道:“我們觀主到下午方能出關,不如就讓兩位師弟先招待貴客……”

周滿笑著應下,送走俞道長後才看向道和,忍不住笑瞇了眼,“你們一切安好吧?”

道和微笑著頷首,“一切安好,看你這樣子,你們也一切都好吧?”

周滿點頭,大家便相視一笑,在石凳上坐下。

周滿問:“你們怎麼會來京城?”

道和沒有道虛那麼多廢話,直接道:“一來京城人才薈萃,是我大晉國運之所在,所以我們想來見識一番;二是聽聞陛下召了一個天竺高僧煉丹,雖說這樣的大事我們插不上話,但心中憂慮,還是想來看看,而且若能與高僧見一面,談論佛法就更好了。”

白二郎:“……你一個道士去和人談論佛法?”

道和:“天下萬法皆通,不管是道法還是佛法,所求都是人的本質,世界的本質,所以有什麼不可談的?”

明達驚訝的擡頭看向道和。

周滿:“你憂心什麼?”

道和道:“雖然我認為好的丹藥有延年益壽之功效,但也不得不說,這世上沒有長生藥,更沒有不老丹。”

“生老病死是世間的法則,返璞歸真也只是讓人更接近自然,活得更長久一些,我認為軀體總會死去,永恒的是靈魂。”道和身上似乎鍍了一層金光,他對目瞪口呆的周滿道:“所以那位天竺高僧手中的不老丹一定是假的,但丹藥是假的,法卻不一定是假的。”

“他既然能被稱為高僧,肯定有自己的才能,我想與他論法。”

周滿覺得道和比那羅邇厲害多了,因為那羅邇提出來的,在未來是有人做到的,但道和提出的,難道是更久遠的將來嗎?

或許是太震撼,她這番話忍不住在腦海裏和科科說出來。

科科不是人類,它是個機器,所以它分析了一下數據後道:“這樣的理論在我們那個世界也有不少人擁護,且正在研究中,他們已經證實靈魂是存在的,但怎樣保存死去的智慧生物的靈魂還沒有定義,而且,這違反了法律和倫理,在聯盟是禁止研究的。”

“……你剛還說在研究中。”

“議題不是打了擦邊球,就是偷偷做的地下試驗。”

周滿聞言,忍不住嘖嘖兩聲,真心實意的與道和道:“你厲害!”

道和笑著看向她,問道:“你們呢,怎麼今天到玄都觀裏來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