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3章 專心研究

培養軍醫和派遣軍醫這種事細節不少,不是一時能定下的事,所以今天小朝會只是討論了一個大概。

小朝會結束,周滿和蕭院正照例留下來,跟在皇帝屁股後面去給他把脈。

大臣們看了她和蕭院正一眼,默默地沒說話。

前天過後,皇帝的身體如何一直未曾公開,太醫院一言不發,朝臣們試過口風後什麼都沒問出來,也就不敢再胡亂打探。

長生寺依舊在,那羅邇依舊被厚待,但這兩日皇帝既沒有再吃丹藥,也沒有宣他進宮論佛。

周滿跟著蕭院正一起去見皇帝,她將昨天去長生寺所得簡單復述了一遍,重點突出了聖水和神藥的神奇,然後道:“那羅邇所用的其他藥材雖也珍貴,但我都知道,只這兩樣,在此之前聞所聞,見所未見。”

皇帝:“那你昨天見到了?”

“見到了,”周滿道:“神藥臣不好拿,但聖水卻討了兩滴,我回去以後研究了一下,陛下知道我在裏面發現了什麼?”

皇帝問:“什麼?”

“紅礬鉀,還混著一些灰錳,皆融成了水,所以五顏六色的特別好看。”

皇帝看向蕭院正,“這是什麼東西?”

蕭院正面色一變道:“陛下,臣只知紅礬,這可是劇毒。”

周滿頷首,“不錯,這樣的東西,口服會腐蝕食道,有惡心、腹痛和血便的可能,重者會窒息、紫紺、休克、肝腎損害衰竭,我很好奇,他是怎麼降低聖水的毒性,以此入藥的?”

皇帝手腳瞬間冰冷,好一會兒才問道:“確定嗎?”

周滿眼珠子一轉,攛掇道:“陛下要是不信,可以和那羅邇大師在要一些來,然後把小手指放進去攪一攪,我可以保證,放進去的手指抽出來說不定就被腐蝕了,那五顏六色的,裏面的東西多著呢,皆是強酸。”

皇帝沈著臉沒說話,蕭院正就瞥了周滿一眼,讓她收著一點兒。

周滿低下頭不再說。

半晌,皇帝問道:“丹藥研究得如何了?”

這才一天的時間,她就是神仙也研究不出來啊,周滿道:“已經有一些眉目了,陛下,我正在和蕭院正找藥方,給您配一副余毒最小的解毒湯先吃著,配以針灸使用。”

皇帝點了點頭,揮手道:“你下去吧,依舊專心放在此事上,其余事交給蕭院正去做。”

“是。”

周滿看了一眼蕭院正,可是她今天還沒請脈呢?

但見蕭院正點了點頭,她只能老實退下。

等周滿走了,皇帝才看向蕭院正,“來給朕看看吧,朕昨晚覺得燒心,一直睡不著。”

蕭院正連忙上去給他把脈。

周滿沒有出宮,而是回太醫院,一頭紮進了資料庫裏,指著皇帝的脈案道:“取下來我看看。”

看守資料庫的官員翻了一下名單,確定周滿有查閱皇帝脈案的權力才取下來給她看,“周大人,這脈案只能在屋裏看,不許帶出,也不許抄錄。”

“知道。”

周滿從上一次皇帝的脈案往前看,蕭院正回來時,她才看到今年年初的脈案。

看見她,她立即把脈案收起來還了,追著他去了辦公房,“蕭院正,陛下的身體有異嗎?”

蕭院正直接將脈案寫下來給她看。

周滿看見了皺眉,蕭院正道:“陛下怕你分心,所以不讓你診斷,但我還是想聽聽你的意見,我推測,這番反應可能是針灸的原因。”

周滿摸了摸下巴,“還真有可能,當初唐學兄中毒,我施了解毒針之後他的脈象也燥浮,但他年輕力壯,這點兒小問題我當時沒放在心上。”

畢竟解毒和恢復臟腑更重要。

但皇帝不一樣,他歲數大,而且體質本就偏熱,身上又有舊傷……想到這裏,周滿一頓,微微瞪眼,“你是擔心陛下身上的舊傷?”

蕭院正頷首,“我怕舊傷復發。”

周滿連忙坐在他對面,“你有想開的解毒湯嗎?”

蕭院正:“是藥三分毒,我更傾向於給陛下做些藥丸,或者藥膳,可以減輕余毒,也能清體,防止舊傷復發。”

周滿頷首,“我也是這麼想的。”

她也擔心皇帝舊傷復發,那可就真的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了,所以轉了轉眼珠子道:“這樣,藥膳您來看,解毒丸我來做,如何?”

“你打算用什麼方?”

周滿嘿嘿一笑道:“我新開了一個藥方。”

周滿將方子寫給他看,蕭院正看見上面的大字,看了她好一會兒,見她真的沒有再添置的意思便問,“沒了?”

“沒了,既然要減輕毒性,那就用最簡單的藥,做最簡單的藥丸,三味藥足夠了。”

蕭院正掃了一眼,這個方子也沒錯,只是……太過平和而已,不過這的確附和他們太醫院一貫的開藥原則。

就是吧,周滿第一次遵守這個原則,讓他有些不適。

但蕭院正還是點了點頭,揮手道:“行吧,藥丸交給你,盡早做出來,還有,陛下中毒一事你也要抓緊了。”

“我知道,”周滿起身道:“我這就回家去,來,您在這張藥方上蓋個章,我去領藥。”

蕭院正不解,“太醫院和太醫署都有藥房,你為什麼非得回家去做?”

周滿:“那丹藥,您放心我在太醫院和太醫署裏做研究嗎?”

藥房又不是她一人專用,太醫和醫助們來來往往的,人多眼雜,這可是保密的事。

蕭院正一想也是,一邊在藥方上蓋章,一邊問,“那你做研究還有其他需要的東西嗎?”

周滿立即擡頭,“還真有。”

蕭院正看到周滿寫出來的長長藥單,半天說不出話來,“這這這……你要這麼多珍貴的藥材做什麼?”

周滿道:“我翻過長生寺那邊的供給藥單,這就是他們采購的藥單。”

蕭院正扶額,“你還真信陛下的丹藥用到這些藥材了嗎?”

這些藥都很珍貴,雖然周滿列下的藥量都不大,但這麼多種類加在一起,一份也很貴了好不好?

“我不信啊,但我想集齊以後好對比,盡快將丹藥的成分研究出來。”

“他不是把所用藥材的藥單給你了嗎?”

周滿便報了一串藥名給他聽,“別的我不敢肯定,但我可以肯定,這裏面一定沒有何首烏。”

蕭院正臉色一沈,“他敢報假藥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