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2章 沈迷

“那是宮廷,花草都被精心照料的,宮裏的花本就比外面開的早,謝得晚,”明達很懷疑,“玄都觀這會兒還能有花?”

“反正隨便找個借口,去爬山也行。”

“你不是說此事最好不要與你扯上關系嗎?你我同行玄都觀,事後玄都觀又參與此事……”

“放心吧,這就虛則實之,實則虛之,以你我這樣的關系,同遊道觀不是很正常的事嗎?”周滿賊兮兮的道:“同遊的時候,你與玄都觀觀主一見如故,共同探討長生丹道,終成知己不是很正常的嗎?”

明達:“……你別瞎說,這話傳出去可不好聽。”

“放心吧,那玄都觀觀主都上六十的人了,胡子這麼長,比先皇活到現在的歲數都大,不會有人往歪處想的,外人只會覺得你有道緣,和觀主成了忘年交。”

明達:“行吧,那休沐那天一起?”

周滿點頭。

倆人商量妥當,終於把門打開,白若瑜小朋友捧著空碗回來,吃飽喝足,他乖巧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問,“嬸嬸,妹妹什麼時候回來呀?”

“你說大姐兒啊?”周滿揉了揉他的腦袋笑道:“算算時間,這會兒他們應該啟程了。”

“是要等周四哥一起啟程回京嗎?”

周滿點頭,“我四哥走這條路習慣了,有他在安排得更穩當些。”

明達就笑道:“那最多半個月我們就能見到大姐兒了。”

“是啊,快的話,十二天應該就到了。”

周滿還記掛著空間裏的聖水,所以沒有久留,密謀完便告辭回家去了。

一回到家她就把自己關在了書房裏,放話不許人打擾,然後就進到教學室裏研究起來。

那神藥她肯定拿不到手了,只能以待將來,不過她其實心底對這聖水更感興趣,連金屬都能融化的東西吃進肚子裏成了不老藥,想想就很不可思議。

周滿醉心於研究,快入夜了才被敲門聲敲回神,忙退出去開門。

西餅端了飯菜進來,“娘子,先吃晚食吧,老夫人剛過來看了一眼,讓您多註意休息,對了,周老太爺也過來問了一聲,讓您過去吃飯呢。”

周滿還沈浸在剛試驗出來的數據中,聞言問道:“你怎麼說的?”

“我就說您還在琢磨藥方,今晚過不去,”西餅見她光扒拉飯,就給她夾了幾筷子菜放在碗裏,問道:“娘子,明天您是要自己用飯,還是和家裏?”

“自己吧,”周滿道:“我這段時間都忙,只怕要休沐的時候才能一塊兒用飯了,你告訴他們一聲就行。”

西餅應下。

周滿扒拉了兩口,想起了什麼,將手中的筷子一拍,“怎麼忘了,配藥的時候是可以把藥劑考慮進去,若能與這兒的藥材相配合搭出最好的藥效來……”

那用三分之一藥劑配出來的藥丸完全可以發揮出服用超過其藥劑效用的功效來嘛。

周滿趕緊吃飯,和西餅道:“告訴廚房,以後我在家吃飯別給我準備白飯了,要面條和饅頭包子,方便吃的,速度快的。”

西餅:“……是,娘子,您不能太過操勞,得註意休息啊。”

“放心吧,放心吧,我心中有數。”還有科科在呢,她的作息可是被嚴厲監控的,也就能趁著還沒到睡覺時間趕緊多做一些了。

周滿研究得精神亢奮,躺在床上好一會兒才睡著。

第二天精神奕奕的去參加小朝會,然後不到一刻鐘她就得以非常大的自制力才能控制住自己一直下垂的眼皮。

怎麼今天一直在說水利工程和任官的事兒?

她都不感興趣,插不上話,好困啊!

周滿眼睛都快瞇起來了,突然聽見皇帝點名,她快成一條縫的眼睛立即睜開,先是一臉迷茫的擡頭看了皇帝一眼,然後努力回想了一下剛才迷迷糊糊間聽到的零星話,最後決定以不變應萬變。

皇帝對上周滿無辜的眼神,眼角抽了抽後重申了一下問題,“周卿以為趙尚書的提議如何?”

周滿一臉嚴肅的道:“臣覺得趙尚書的提議不錯。”

皇帝等了一下,見她就這麼停住了,這一點兒也不周滿,你的吧嗒吧嗒呢?

於是皇帝又看了她一眼,拉長了聲音,“哦?”

周滿靜坐,瞥眼看向蕭院正,蕭院正手放在大腿上悄悄的寫了兩個字,周滿眼神好,一下認出來了,於是臉色更加嚴肅,道:“趙尚書提議是不錯,不過如今我們太醫署人手緊缺,便是要在軍中組建軍醫署,這會兒也很難派出足夠的人手,所以臣雖然覺得趙尚書提議不錯,卻得從長計議。”

趙國公道:“你們太醫署的動作太慢了,從太醫署第一批學子進學到現在都十年了,結果你們人手還是不夠用。”

蕭院正沒說話,周滿順口就道:“這話說的,我們太醫署一年就招收三百多號學生,五年前學生才算正式的一批一批畢業,這才五年能有多少人?”

“太醫院要人,太醫署要人,各地醫署要人,軍中還要人,哪裏分得過來?”

趙國公:“我大晉剛建國的時候也是百廢待興,各地官吏緊缺,結果不到三年便征募齊了官吏,你們都十年了。”

“那能一樣嗎?”周滿道:“天下讀書人多,學醫的人與之相比才有幾個?而且除了國子監外,地方上還有府學、縣學,這些都是現成的,更不要說除官學之外還有私學了,我們太醫署要是在地方也有什麼府學縣學的,那也能有此速度。”

周滿說到這裏,忍不住“咦”了一聲,禮部和戶部兩位尚書渾身一震,李尚書立即道:“陛下,臣也認為周大人說的對,醫術關乎生命,可不能馬虎,所以培養人才也不能操之過急。”

劉尚書立即跟上,“不錯,這些年太醫署的功績已經很不錯了,不能過多苛責。”

皇帝也點了點頭,“但軍中的軍醫還是太少了,朕隱約記得以前誰上書過軍醫培訓一事,既然太醫署派不出足夠的人手,那就讓軍中的大夫來培訓,把醫術學好一些也好。”

周滿立即道:“是臣的提議,但此事只辦過兩年便不了了之,因為各軍的軍醫都離不開,似乎是各位將軍不舍軍醫。”

李尚書和劉尚書悄悄松了一口氣,一起看向趙國公,死道友不死貧道,話題岔開了就好,可別讓周滿想起什麼地方建學之事,她要是提議在地方辦學授醫,那可就要了他們的命了。

李尚書暗道:太醫署越發壯大了。

劉尚書腹誹:國庫的錢不是這麼花銷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