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0章 神話故事

“不錯,所以每一爐丹藥都很貴重,而且藥效是有時間限制的,丹藥煉制出來後盡早服用為好,”那羅邇大師道:“我知道現在陛下和周大人懷疑我這丹藥,但還請大人替我和陛下帶一句話,此藥的功效陛下以前是感受過的,丹藥珍貴,還請不要浪費了神藥,盡早服用。”

周滿一臉驚嘆的點頭,“大師放心,我一定替您轉告陛下。”

周滿將每一味藥名都問清楚,最後藥性沒聽到多少,卻聽了一肚子的故事,不過周滿也不失望,反而很有興致,還高興的問那羅邇大師,“大師,不知我能否見識一下畔茶去水和咀賴羅?”

那羅邇大師略一思索便同意了,起身帶她去看。

那羅邇大師拿出一個石瓶和一個盒子,看了一眼周滿後打開。

周滿立即湊上去看,石瓶裏的水暫時看不出什麼來,但盒子裏的葉子卻是一眼便能看清,它已經晾幹,周滿一開始沒上手,只是湊近了仔細觀察,覺得有點兒像桑葉,但應該不是桑葉。

“科科?”

“不是桑葉,我對比了一下百科館內的數據庫,沒有這種植物的信息,可以收錄,但是它沒有活性。”

周滿扭頭,“大師,我想試著栽種一下這種樹,不知可否托人送一截樹枝過來?最好用泥土包裹著運送,可保持其活性。”

那羅邇大師瞪大了眼睛,有些生氣的道:“這是神樹,只有神地才能栽種!還請周大人不要有破壞神樹的心思,會遭天譴的。”

這是周滿進門以來聽到的最重的話了。

周滿忙解釋道:“大師別誤會,我並沒有其他意思,只是覺得這神藥如此神奇,若能大規模栽種,豈不是可以造福蒼生嗎?”

那羅邇大師被氣得白眉都皺在一起了,一臉嚴肅的道:“周大人,神樹是不可冒犯的,我們取樹葉已經是冒犯了神靈,你竟然還想折樹枝!”

他氣得甩袖子,沈著臉道:“周大人,請恕我不能再接待您了,請吧。”

“好好好,是在下冒犯了,還請大師見諒,”周滿立馬認錯,那羅邇大師噎了一下,周滿又立即笑道:“是在下淺薄,認識不深,大師放心,既然會冒犯神靈,我肯定不取,而且您若是不同意,我連那神樹長在何處都不知道啊。”

那羅邇面色和緩了一些,但心裏卻更沈重了,這周滿也太能屈能伸了。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她不該甩袖而去嗎?

晉國官員的傲氣呢?

周滿目光已經落在了石瓶上,摩拳擦掌道:“大師,這石瓶過深,我看不到那水長什麼樣,不知我可不可以倒出一些來看?”

“不行,這水需得特制的石器來盛,其他東西會被腐蝕。”

“瓷器也會嗎?”

那羅邇大師頓了頓後道:“沒有試過,因為我等害怕汙染了聖水。”

周滿這會兒已經不會再對聖水神藥提出異議了,點點頭,一副深以為然的模樣,“那玉怎麼樣?”

“這玉也是石頭,還是上等的石頭,我覺得玉杯玉碗應該不會汙染聖水了,”周滿道:“大師,我家裏就有玉杯玉碗,不如我現在讓人回家去取,倒出一些來給我看看如何?”

“放心,我不倒多,就倒幾滴,能看一眼就行,之後還倒回去。”

周滿纏起人來沒完沒了,那羅邇大師沒辦法,只能同意。

周滿立即讓大吉回去取玉碗和玉杯,小聲道:“都取來,到時候給大師選個合適的。”

大吉表示明白,駕車回家去。

周家當然沒有這東西,但白家有啊,不過也不多。

劉老夫人一聽是周滿有急用,立即和劉嬤嬤開了庫房尋找,不一會兒就找出兩套玉杯和一套玉碗,“這玉碗幾乎用不上,倒是玉杯偶爾還拿出來用一用,也不知道子謙能不能用上,你都帶去給她看看吧。”

大吉應下,包好東西便往長生寺趕。

周滿將玉杯玉碗放在那羅邇大師跟前讓他選,“您覺得哪一個最合適?”

那羅邇大師沈默了好一會兒,最後指了一個通體潔白的玉杯道:“這個吧。”

便讓他們見識一下這水的神奇好了。

周滿立即拿過,還用帕子仔細的擦了擦,就怕那羅邇大師嫌棄後反悔。

周滿很想親自倒這聖水,但那羅邇大師信不過她的手,總覺得她會手抖倒出很多,因此他親自上手,非常小心的倒出兩滴來,說是兩滴就是兩滴。

周滿湊近看,再次“哇”的一聲,驚嘆道:“兩滴水裏竟然有五種顏色,厲害啊。”

那羅邇大師卻驕傲的道:“不,是七種顏色,只是倒出來的少,所以顏色還不齊全。”

周滿點頭,若有所思,“那您每次煉丹還得保證顏色的比例嗎?不然顏色不同,物質不同,豈不是七種的丹藥成分也不一樣?可水融萬物,這個怎麼界定?”

那羅邇大師沈默了一下後道:“此乃我們天竺佛門的……”

“機密,我知道,”周滿在嘴巴上一抹道:“好的,我不再說。”

周滿小心翼翼的將杯子拿起來聞了聞,盯著裏面的兩滴水看,半晌後那羅邇,微微一笑道:“大師,這水暴露在空氣中太久,您說它是不是被汙染了?要不這兩滴聖水就別倒回瓶子裏了,萬一汙染了其他聖水就不好了。”

那羅邇大師:“……周大人言之有理。”

“那這兩滴聖水交給我處置了?”

“任憑周大人處置,”那羅邇慶幸剛才是他倒的聖水,不然……

周滿惋惜的看了一眼那羅邇大師的手指,今天說得太多,要求也太多了,實在不好再讓人放血。

她只能道:“大師,今日我既然來了,那邊說明我們緣分不淺,這樣吧,我給您把個脈如何?”

取不了血,把個脈也是好的呀。

那羅邇大師直接拒絕,“周大人的好意我心領了,我的身體很好。”

“身體好也是可以把脈的,您知道宮裏管這叫什麼嗎?”周滿道:“平安脈,無病求安,有病提早發現,為的就是平安二字。”

那羅邇大師再度拒絕,笑道:“在下已經活了太長時間了,自從百歲後就不再生病,到現在已經一百多年過去。”

好吧,那就只能直接上科科了。

“上吧。”周滿就聽到一聲熟悉的嘩啦啦聲,卻不是那麼美妙,這次是出賬的聲音。

科科:“好了。”

周滿便拿著玉杯起身告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