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9章 驚嘆

周滿坐下,旁邊的小沙彌便為倆人倒上才煮好的茶。

那羅邇大師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我在天竺時便常聽聞東方的晉國出產好茶,有東邊來的晉國商人帶來茶葉,只一盒便能賣出天價去。我到了晉國才知道,從前在天竺喝道的那些號稱極好的茶葉,在這裏都不算什麼。”

周滿笑道:“商品歷經風險到達目的的,價值自然有所提升,何況物以稀為貴,那羅邇大師要是喜歡喝茶,我家裏有一些蒙頂石花,滋味鮮嫩,濃郁回甘,不管是加了蔥姜煮茶,還是清泡,味道都極好。”

那羅邇大師:“聽說這茶是貢品,市面上沒有。”

周滿頷首,“我家中的是陛下賞賜。”

那羅邇大師微微一笑,“大人果然極得聖寵。”

“哪裏,哪裏,不及大師多矣,”周滿笑道:“聽聞大師自入皇城後便能時常伴駕,與陛下討論長生之術,這一點,我們院正尚有不及,何況我?”

那羅邇大師不太想和周滿談論這個,周滿卻已經快速的道:“大師,昨日在宮裏關於丹藥和長生之術,我還有許多的疑問未解,今日前來其實是為探討此事。”

那羅邇大師平淡的道:“關於丹藥的煉制,因為涉及我天竺佛門秘密,恕我不能解答。”

“我不問煉制方法,只問其中配藥,”周滿道:“大師也知道,陛下的身體事關天下,按說,凡陛下進口的藥物都要經過我太醫院驗可才行。”

周滿擡起眼簾,盯著那羅邇大師道:“還請大師配合,將以前缺漏的資料都補上才好。”

那羅邇大師微微一笑道:“長生寺並不在太醫院管轄範圍內。”

“但送入宮中的丹藥屬於,”周滿堅持,“不僅以後送入宮中的丹藥要經過我們太醫院驗可,以前缺漏的,也要補齊資料。”

那羅邇大師不悅,“周大人是故意針對我?”

“不是,”周滿緩和神色,和他道:“大師,雖然我不知道天竺佛和我晉國的佛有何區別,但我想它們同出一脈,總是有很多相同之處的,我晉國很多大師一直想要到佛源之地求得真經帶回,以研佛理。在下便與護國寺的智忍大師是好友,我與佛家是有緣的。”

那羅邇大師:……這變的有點兒突然。

“所以我是很相信大師的,”周滿話鋒一轉道:“但規矩就是規矩,只我相信是沒用的,我們一切照著規矩來,出了事也有文書可查,還杜絕了別人栽贓陷害我們的可能,其實也是對我們的一種保護。”

那羅邇大師蹙眉:“給出藥單與給出藥方有什麼區別?”

“當然有區別了,我只要藥單,不需大師給出具體的配比,更不要說煉制手法了,我絕對不打探。”周滿道:“我只想知道所用的藥中是否有毒,配合間是否會產生毒,只此便可入檔。”

周滿笑道:“大師也不用懷疑我們覬覦您的丹方,在下雖未曾煉過似你們佛家道家的丹藥,卻沒少搓藥丸,而且也見過別人煉制丹藥,看過不少丹方的,真正的丹方,什麼時候放什麼藥材,怎麼放,那都是有講究的,只給出藥單,我研究不出你們的丹方來。”

那羅邇大師沈默了一下後道:“好吧。”

他起身離開,回禪房裏拿了一張紙給周滿,上面是她沒看懂的文字,她微微一笑,偏頭看向身後不遠處的大吉。

大吉立即拎了藥箱上來,周滿從裏面取了紙筆出來,對照著那藥單描摹下他們的文字後便問,“大師,這第一個藥名用我們中原話怎麼說?”

那羅邇大師:“……水。”

周滿盯著那串字看了半天,一臉懷疑,“你們天竺的字這麼難?一個水字竟然這麼長一串。”

“此水不是一般的水。”

周滿坐直了身體,眼睛發亮的盯著那羅邇看,“是不是陛下說的畔茶去水?”

那羅邇大師頷首:“對。”

周滿很感興趣,“昨日時間短,陛下只提了一句,不知道這水有什麼稀奇的?”

那羅邇大師瞥了周滿一眼,昨日午食過後他們出宮,皇帝則留下了周滿,聽說周滿直到快日落才出宮,這麼長的時間竟然還嫌短?

那羅邇大師想起昨日皇帝和那些總是找他茬的朝臣們的態度,不由更謹慎了些,言簡意賅的介紹道:“這種水只產於我們天竺,極其稀少,只在一個大山中的石臼中有,它能融化金屬和草木。”

“哇——”聽著就很神奇,但能融化金屬,不能融化人體嗎?

周滿好奇的問道:“它不會腐蝕人體嗎?”

那羅邇娑婆頓了一下後道:“它可以融化人體內的雜質,使人體慢慢回歸到最純凈的時候,如同才從母體中出生一樣。”

周滿:……

就見那羅邇大師一本正經的道:“當陛下能將體內雜質都化去,再鞏固根基,便能長生不老了。”

周滿咽了咽口水,將這些話都記在那一串藥名之後,問道:“好吧,那這第二味藥叫什麼?”

“我不知用晉話怎麼說,周大人可以暫叫它咀賴羅,此藥是神藥。”

周滿一聽,興奮起來,在心裏問科科,“你聽說過嗎?”

科科:“沒有。”

周滿問:“此藥有什麼神奇之處嗎?”

那羅邇大師道:“自然,不然豈能稱之為神藥?它就是能鞏固根基的藥物,而且這藥很稀少,且難采摘。”

他道:“它長在蛇窟裏,有一條大毒蛇守著,樹底下還盤旋著數不清的小蛇。”

周滿打了一個抖,她最怕蛇了。

“每次采摘須用箭將樹葉射落,樹上有烏鴉守候,它們看大樹葉掉落便會銜著樹葉飛走,等它飛上來,只須射殺烏鴉便能取到神樹的樹葉,此葉便是神藥。”

周滿一臉不解,“烏鴉為什麼要銜著射落的樹葉飛走?”

“畜生服食神藥也大有益處,久服可長生。”

“它不是住在樹上嗎?伸嘴就能叮一口了呀。”

那羅邇大師一臉嚴肅道:“那是神樹,畜生怎敢冒犯?它們只能守候,不能搶奪神樹上的樹葉。”

周滿張著嘴半晌說不出話來,最後豎起大拇指道:“厲害,那羅邇大師獲得這些樹葉,哦,不,是神藥,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