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4章 診斷

古忠心領神會,也上前用力的盯著皇帝的嘴唇看,半晌後輕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臉,懊惱道:“陛下,奴才實在看不出來啊。”

他小跑著去拿銅鏡,舉著讓皇帝自己看。

皇帝也盯著自己的嘴唇看了半天,同樣沒看出分別來,主要是他平時也不會留意自己的嘴唇啊。

他幽幽的看向周滿。

周滿肯定的點頭道:“真的黑了,我不騙您,不信您把蕭院正叫進來問。”

皇帝看向古忠。

古忠將蕭院正帶進來。

蕭院正仔細觀察過後道:“顏色是比以前深了一些。”

皇帝蹙眉,“之前蕭院正沒發現嗎?”

蕭院正一時不知該怎麼回答。

周滿道:“陛下,嘴唇顏色深,不一定是因為中毒的,人年紀大了,肝陽上亢同樣會顏色偏深的。”

皇帝:“……你不是說朕這樣是中毒嗎?”

“不,臣是說,您若真的想從外表上看出來,那就看您的嘴唇,您脈象浮躁,有肝陽上亢之疑,所以蕭院正判斷不出來是正常的,而我能判斷您是中了丹毒,靠的是脈象和經驗,並不真是從您嘴唇上的顏色來判斷的。”

皇帝幹脆的道,“你要想朕相信你的判斷,總要拿出一些證據來吧?”

周滿指著放在一旁的藥盒道:“最好的辦法呢,自然是陛下把丹藥給我研究,我要是能研究出來丹藥所包含的東西,也就知道有毒沒毒了。”

“這個時間太久了,朕更想從自己的身體上看出來,”皇帝盯著周滿道:“朕總覺得你有辦法。”

周滿激動的一拍掌,和皇帝道:“還真有!”

“陛下,我這兩年學習研究了一套解毒逼毒的新針法,這套針法沒有別的缺點,只有一個。”周滿小心翼翼的看著皇帝道:“就是特別疼,幾乎與女子生產之痛一樣,目前為止,只有唐大人有幸紮過此針,您……要試試嗎?”

蕭院正眉頭一皺,立即阻止,“不行,若是行針之痛如女子生產,病人只怕控制不住自己,到時候針移位,或是抗拒紮針,只怕有危險。”

周滿頷首:“是啊,所以可以試用一下麻沸散,先把人麻暈過去再行針。”

“但如此疼痛,恐怕麻藥很快就失去效用,而且,過於疼痛對心肺損傷也很大,”蕭院正道:“依照周大人你診斷出來的脈象,陛下的心脈顯然已有問題,不能再承受這樣大的刺激了。”

皇帝卻是躍躍欲試,“朕倒是想試一試。”

周滿也想讓皇帝試,道:“或許我可以稍減幾針,減緩痛苦,當時唐大人走了全套針法,那是因為他那毒來勢兇猛,不逼出來就立刻死了,陛下中的卻是慢性的毒藥,倒是可以慢慢拔除。”

皇帝連連點頭,就擼了袖子道:“來吧。”

周滿:“……得更衣。”

古忠連忙要服侍皇帝脫衣服,蕭院正突然道:“周大人,你的藥箱不在宮中吧?”

“呃,”周滿看向皇帝,“還真不在,但我隨身攜帶有針袋的。”

蕭院正:……

皇帝立即道:“就用你帶的針。”

皇帝把上衣都脫了,因為周滿說會很疼,所以皇帝便躺在了榻上。

周滿已經在心裏演練一番,確定了要減去的針和穴位,拿出針袋來,撚了針後就在皇帝身上找起穴位來。

一開始皇帝還沒什麼感覺,第三針紮下去時他便感覺到了疼痛……

周滿紮下第七針,皇帝臉上已經冒出細汗,身子微微發起抖來,臉色也有點兒白,不過他還忍得住,沒有叫出來。

周滿擡起他的手,“陛下您看。”

皇帝勉強扭過頭去看她,便見她拿針戳破了他的手指,擠出兩滴黑色的血來。

皇帝一楞,整個人震驚的看著那兩滴黑乎乎的血。

周滿將他五根手指都紮了,擠出十來滴血後把針拔去,改施另一套針法,皇帝感覺好受了許多。

等皇帝穿上裏衣,周滿便把盛了黑血的碗端給他看,“陛下可以往裏面加一點兒水,找兩只兔子來餵食,看看它們的反應。”

皇帝靜默的看著碗裏的血半晌,“不必了,朕信你。”

周滿擡頭看了他一眼,“那這毒血陛下不要了?那我能不能帶回去?”

皇帝沒好氣的問:“你帶回去做什麼?”

“試驗呀,本來想著陛下要是用,那就由陛下來試驗,既然陛下不用,那送我拿回去試驗吧。”

皇帝的東西,尤其是血液毛發一類的,是不能隨便收集的,更不要說帶出宮了,所以周滿得和皇帝報備一下。

皇帝頓了頓後道:“那就留下吧,古忠——”

“奴才在,”古忠彎著腰上前,立即接過碗,“奴才這就下去安排。”

皇帝沈著臉點頭,叮囑道:“此事不得外泄。”

“是。”

皇帝沖他揮揮手,等他也下去了,屋裏只剩下君臣三人了。

皇帝這才問周滿,“朕這毒中得深嗎?”

周滿蹙眉道:“本來臣還不能診斷,但看剛才紮針的效果,陛下體內的比我預想的要深得多。”

皇帝見她又不說了,便問道:“還有呢?”

周滿一時不知該怎麼說,不由的看向蕭院正。

蕭院正接收到她的目光,心中冷哼一聲,這會兒知道和他討主意了,之前幹嘛去了?

而且他們兩個關在屋裏少說有兩個時辰了,誰知道都說了什麼?

這會兒隱瞞便有可能讓皇帝察覺出是欺君之罪,還不如實話實說呢。

周滿接收到了,這才嘆息一聲和皇帝道:“陛下,雖然這丹藥我還沒來得及研究,但看您逼出來的這些毒也知道它有多毒了,所以您若是繼續服用,只怕不出三個月便……”

“現在就算停了,丹毒對身體的損耗也非常嚴重,這是不可完全逆轉的,只能慢慢調理了。”

皇帝眉眼跳了跳,問道:“你不如直接告訴朕,朕還有多少日子。”

周滿搖頭,“臣算不出來,您現在的脈象還不顯,還得過一段時間再看。”

她小聲道:“短則半年,長則……看調養情況吧。”

皇帝一時心緒復雜,半天說不出話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