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3章 知己啊

皇帝讓人送那羅邇大師下去,午膳結束,眾臣也告退了,只有太子和周滿蕭院正被留了下來。

但是,只有周滿陪同皇帝進了內室,太子和蕭院正則被留在了皇帝寢宮的外面。

皇帝撩起袍子大馬金刀的坐在榻上,看向周滿,“說吧。”

周滿沖皇帝深深一揖,嚴肅的道:“陛下,您中毒了。”

捧著藥盒站在一旁的古忠手微微一抖,震驚的看向周滿。

皇帝還算冷靜和沈靜,問道:“什麼毒?”

“丹毒,”周滿一臉嚴肅的道:“或者說,這丹藥的目的不是為長生,而是為了其中蘊含的丹毒。”

皇帝皺眉,懷疑的看著周滿,“你該不會是因為與眾臣一樣反對朕吃不老丹,特意誆朕的吧?”

周滿瞪大眼,“陛下,我是那樣的人嗎?”

她道:“這是醫術藥學,是臣的專業,臣怎麼會拿它騙人?”

周滿頓了頓後道:“而且,您也說了,您從未想過不老丹能讓人長生不老,只是想要延年益壽,多活幾十年而已。”

“其實我與您的想法是一樣的,”周滿道:“這世上或許沒有讓人長生不老的藥物,但一定有讓人延年益壽,多活幾十年甚至是幾百年的東西。”

皇帝一聽,立即往旁邊一坐,將榻的另一邊讓出來,沖她招手,“過來,與朕仔細的說一說。”

周滿立即上前,君臣兩個便盤腿面對面坐著,古忠糾結了一下,還是把小矮桌搬了上去放在倆人中間,然後去給他們沏茶準備點心。

古忠出門時聽到皇帝感興趣的問道:“你覺得人活多少歲是正常的?”

古忠轉身關上門,對候在外面的太子和蕭院正道:“殿下,蕭院正,陛下和周大人正說話呢,一時半會兒怕是不能召見,殿下看要不要先去偏殿坐著休息?”

太子想了一下,點頭,轉身去了偏殿。

蕭院正連忙跟上。

倆人猜得出皇帝單獨見周滿應該是在問身體狀況,覺著短則一會兒,長則兩刻鐘也夠了,結果他們在偏殿裏坐著喝了一壺茶,眼見著太陽慢慢偏西,周滿還是沒從裏面出來。

太子:……

要不是了解他爹和周滿的為人,他幾乎要誤會倆人在裏面幹什麼。

不過古忠也一直留在裏面沒出來,倒是送進去的茶水不少,也不知道倆人在聊什麼。

倆人正在聊長生,當然,主要是周滿在說,皇帝在聽。

周滿認為,既然古人都認為百歲是人的一生,那麼人的正常壽命應該是百歲。

皇帝若有所思的嘆息道:“百歲,但人到五十便是知天命的時候了,更不要說六十七十了,大晉能活這麼長的老人可沒多少。”

周滿點頭道:“這是因為人生存於世,便會對身體有影響,人的飲食、起居、身體成長過程中遭受的病痛和傷害,都會對人的壽命有影響……”

周滿是做過研究的,因為是和皇帝說,所以她語言更加的精煉和通俗易懂,她又愛舉例子,就這麼一會兒工夫,皇帝身上的那道舊傷就被拉出來做例子三回了。

周滿端起茶杯來又喝了一口茶,和皇帝道:“只不過這世上的動植物太多了,能入藥的東西還包括石頭、骨頭這些,要研究出延年益壽的藥物來,說不定得過幾百年、幾千年,甚至是幾萬年。”

皇帝:“……太久遠了,朕沒那麼大的心,你給個短時間能達到的。”

“那就是提高大家的生活水平,吃好喝好穿好,不挨餓,不受凍,壽命就會往上提一大截了,最是簡單有效,還直面。”

不錯,他們已經從個人說到了整個大晉的壽命增長問題了。

皇帝此時對“長生”的理解更透徹了些,也知道短期內要達成是不可能的。

古忠在一旁看著時間,覺得倆人再聊下去,天都要黑了,忙提醒道:“陛下,太子和蕭院正還在外面等著呢。”

皇帝這才想起來正事,問周滿:“你說朕中了丹毒,可有什麼依據嗎?”

他道:“這幾個月蕭院正可一直給朕把脈,除了偶爾說脈象有些燥浮外沒什麼問題,朕也覺得精神比之前好多了。”

周滿道:“臣一開始也沒聽出來,快收手時突然察覺到脈象有些凝滯,然後便又仔細的聽了聽,之後脈象都是正常的,但大約八十息之後,它又會凝滯一下……”

“我算過,間隔時間在八十息到八十五息之間,很短暫很短暫的凝滯,就一瞬間的事,陛下不會有太深的感覺,太醫也很難察覺得出來,”周滿見皇帝一臉懵懂,便知道他不知道這有規律的一瞬凝滯代表什麼,便左右看了看,看到不遠處的博古架上放著一塊玉玨,偏上面還綁了一條紅色的長繩,便指了道:“拿過來。”

古忠看了皇帝一眼,得了允許後便過去取過來。

周滿拿著繩子,將玉玨垂在倆人之間,“陛下,您知道嗎,心臟一起一伏便是給在給身體各處輸送血液,”她右手握起拳頭,一張一合的讓皇帝看。

皇帝竟然聽懂了,點頭,“然後呢?”

“然後……”周滿撓了撓腦袋,擺動起玉玨來,“然後您看這玉玨,它就和心臟一樣,這樣一擺一擺的,有快的時候,也有慢的時候,但不論快慢,它都在一定的範圍內,那就是正常的。”

“可是,突然它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正常的擺動,到了一定時間,又停頓一下。”周滿捏住玉玨又松開讓它繼續擺動,“這種停頓是異常的,它不在正常範圍之內,時間還短的時候看不出來什麼,但時間一長便會出現大問題。”

“這就是中毒了?”皇帝聽懂了,卻皺眉道:“就不能是生病了嗎?”

周滿便往後挪了挪,盯著皇帝的嘴唇仔細看起來,“要想解釋清楚就太困難了,臣只能說,以臣的經驗來判斷,在排除各種可能性後,中毒是其中最大的可能。”

“不過您要是一定要我拿出證據來,那就是嘴唇,”周滿道:“我覺得您的唇色比以前的要深。”

皇帝就扭頭看向古忠。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