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2章 不友好了

周滿轉著丹藥看了一圈,又聞了聞,眉頭微皺,“陛下可否將這丹藥交給我拿回去研究一番?”

“這……”皇帝不由看向那羅邇,問周滿:“這藥有什麼問題嗎?”

周滿微微一笑道:“陛下,您所服用的藥物都要經過太醫院查驗的,臣見這丹藥中有好幾種未曾分辨出來的藥物,且其中蘊含丹砂過重,所以想要仔細查驗一番。”

皇帝道:“丹砂不是貴重之物嗎?”

“丹砂是貴重之物,但也是有毒之物,它能救人,也能害人,量過大,對身體損害便極為嚴重,所以臣需查驗。”

一直沈默的那羅邇突然道:“我沒有放丹砂,這一點兒,長生寺中準備藥材的僧人們都是知道的。”

他道:“用丹砂煉制丹藥,那是大晉道家的傳統,我們沒有。”

周滿卻捏著手中的丹藥笑道:“我敢保證,裏面一定有丹砂的成分。”

那羅邇沒想到周滿話說得這麼滿和強硬,這和他這段時間接觸下來的官員都不一樣。

他當然能感受到大晉百官對他的不歡迎,但他們再討厭他,和他交流時也是恭恭敬敬,面帶微笑的,就算對他的不老丹不喜,也不會斬釘截鐵的定論說這藥不好。

周滿又看了看丹藥,指甲輕輕地刮了刮,再次肯定道:“一定有丹砂,除了丹砂外,還有其他的東西,和丹砂類似,這其中還有好幾味藥我分辨不出來。”

那羅邇道:“陛下服用我的丹藥已四月有余,從未有什麼問題,這段時間甚至精神甚好。”

周滿便看向皇帝,一臉嚴肅的道:“陛下,臣要給你請脈。”

眾臣和皇帝對她的直言不諱早已習慣,一向淡定的那羅邇卻忍不住臉一黑,覺得周滿這話簡直是當著眾人的面打他的臉。

皇帝掃了眼周滿手中的丹藥,還是擼起袖子笑呵呵的道:“行,你給朕看看吧。”

周滿便將盒子一蓋,交給古忠後上前給皇帝把脈。

那羅邇臉色微沈,與皇帝嚴肅的道:“皇帝要是信不過我,還請讓我離開大晉回鄉去。這是我們國家的神仙之術,要不是皇帝你有天下共主的運勢,有大功德,我是不會把煉制的丹藥給你吃的。”

周滿拉過皇帝的手放在一旁的案上,她就單膝跪著把脈,聞言忍不住嘀咕起來,“這到底是和尚還是道士?”

又是運勢,又是功德的。

因為與她離得近,正好聽全了的皇帝:……

周滿摸上皇帝的脈,脈象勉強還算可以,除了比三年前更加燥浮一些外,不過一個人每天的脈象都可以不一樣的。

這種變化在正常範圍之內,周滿心裏松了一口氣,正要收回手指,突然心頭似乎捕捉到了一絲淺淺的凝滯。

周滿一頓,才微微擡起的手指又按壓了下去。

對周滿把脈熟悉不已,也正要收回手的皇帝也頓了一下,身子微僵,擡起頭來和那羅邇笑道:“大師誤會,周大人這時候把脈卻不是懷疑你的丹藥,而是,朕的身體本就一直是她和蕭院正看的,久別重逢,她自然要替朕看一看的。”

周滿卻已經聽不見任何人說話了,眼睛微閉,全身心的沈進指腹下聽到的脈,咚咚作響,還算有力,說明皇帝身體還很不錯的。

但每隔上一段時間,有力的脈搏便會不動聲色的微微凝滯,時間非常的短,就那麼一下,一下之後脈搏立即恢復正常……

要是不註意聽,很容易就錯漏了過去。

周滿指腹下壓著皇帝的脈,左手手指在自己的大腿上輕輕地跟著聽到的脈搏點起來……

敞軒裏慢慢安靜下來,紛紛看向周滿。

她這次聽脈的時間也太長了吧?這得有快一刻鐘了吧?太醫們診脈何時需要這麼長時間了?

太子也不由坐直了,蹙眉看向周滿。

周滿確認過後睜開眼睛,不由擡眼看向皇帝。

便見皇帝也正看著她,臉上雖帶著笑容,眼中卻是沒多少笑意。

當著群臣的面,皇帝不好和她說什麼,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底下已經站起來的眾臣,給了周滿一個眼色。

周滿收回手,一臉嚴肅的道:“陛下,您今日不適宜服用丹藥。”

“哦?”皇帝冷淡的問道:“這是為何?”

“因為您上火了,這丹藥大補,再吃,只怕更上火,”周滿道:“您得先調理一下身體,不上火了再吃。”

那羅邇道:“丹藥服用的間隔時間不能過長,不然前面吃的丹藥就全都白費了。”

他微微彎腰道:“陛下,雖然您富有,但神藥是上天所賜,我帶來的並不多,所以要是服用時間間隔太長,前面的藥效就全都過去了,上火,並不是重癥?”

“怎麼會不是重癥呢?”周滿一臉嚴肅的和他辨癥,“微末小癥亦是會變成要命的絕癥的。”

“這體內上火,又是在秋冬換季之時,便好比荒野上的一個火星,雖然很小,在寬闊的荒野上毫不起眼,但那一個火星若是不滅,反而往上添加幹草幹柴,它必會嘭的一下大燃起來,然後呈燎原之勢。”周滿起身,往後退了兩步後跪下,一臉情真意切的道:“陛下,您不能小看了這上火啊,它很危險的。”

眾臣:……

雖然她解釋得通俗易懂,他們也覺得她說的有理,但不知為何,配合她現在的語氣姿態,大家就是覺得她是故意在為難那羅邇,特意不讓皇帝此時服用丹藥。

看來剛才的求知若渴是假的啊,這會兒才是真的周滿?

大臣們也迷茫起來,兩個都太像她本性了,大家夥兒竟然一時分不出到底哪個才是真的她。

唉,沒想到周滿外放五年,回來竟然變成了這樣,還是以前單純的周滿好懂啊。

皇帝一如既往的寵周滿,笑著揮手道:“既然此時不宜服用,那就把丹藥先收著,等把身體調理過來了再吃。”

他又和那羅邇笑著解釋道:“大師放寬心,周大人此舉並不是針對您,只不過她在朕的身體健康上素來較真。”

皇帝說周滿不是針對他,但那羅邇,以及在場的絕大部分人都覺得周滿就是在故意針對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