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5章 大家都同意

古忠將一臉恍惚的蕭院正送出大殿,見左右無人,他便拉住他,壓低了聲音問道:“如今無人,蕭院正不如給咱家一個準話,那羅邇大師獻上的不老丹是真的還是假的?”

蕭院正當然不會直接了當的告訴他,只是意味深長的看著他道:“古公公,古往今來多少帝王煉丹求長生,但又有誰長生了呢?”

古忠壓低聲音道:“我自然知道,我問的是,那不老丹對身體可有損害?”

蕭院正沈默了下來,半晌後道:“是藥三分毒,何況還是丹藥,古公公若能夠勸,便勸陛下少服用一些吧。”

古忠一凜,低聲道:“還請太醫署那邊動作快些,要入冬了,周大人若不盡早入京,雪一下來就更難走了。”

蕭院正頷首。

一回到太醫院便去找劉太醫,見他一身輕松的整理脈案,他便有些氣悶,“你倒是清閑。”

劉太醫笑道:“我要走了嘛,院正這時候還指著我使喚,那也太過分了些。”

蕭院正坐在他對面,看了一眼他眼前的脈案,問道:“還有多少?”

“不差多少了。”

蕭院正:“需要幾天整理完?”

劉太醫聽出了話音不對,挑眉問道:“怎麼,我這一致仕,院正就要把我掃地出門,連幾日都不讓我多留了?”

蕭院正揮手道:“你明知我不是這個意思。”

他頓了頓後道:“盡快理出來,明日我要上折定下左署丞的人選,還要人去送公文呢。”

“送?”劉太醫動作一頓,不由的看了門外一眼,向蕭院正湊近了些,壓低聲音問:“不是盧太醫嗎?”

“不是,”蕭院正目光有點兒虛,也微微壓低了聲音,“若論功勞和官品的話,順下來也應該是周大人才是。”

劉太醫:“……周大人不是在青州嗎?”

“陛下要召她回京了。”

劉太醫一時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為盧太醫傷心,心中復雜不已,最後五味陳雜過後還是甜占了上風。

畢竟,周滿不僅和他關系更好,兩家還是親家。

劉太醫整理脈案的動作加快,小聲道:“很快就整理完了,我一會兒叫小劉太醫過來幫忙。”

說的是劉三娘。

蕭院正瞥了他一眼,覺得這老東西也是老奸巨猾,原先定是盧太醫時便一直慢悠悠的,現在定了周滿倒是快了。

不過他還是起身點頭,“好,你拿主意就好。”

他道:“此事還未下明文,不要往外傳。”

劉太醫表示明白,他是絕對不會外傳的,公文一日沒出來,此事就一日不算定下。

蕭院正出來正碰見盧太醫一臉笑意的從外頭進來,腳步不由一頓,轉身就快速回了自己的辦公房。

頭疼啊,雖然他未曾明說過由盧太醫接手劉太醫,但這在之前的確是公認的最合適人選,畢竟周滿不在京中。

哦,不對,還是有競爭的,羅大人和他爭。

蕭院正摸著下巴思考起來,半天後腦子昏沈,什麼主意都沒拿定,他只能搖了搖自己的腦袋,幹脆拿起筆來給周滿寫信,算了,這種事還是交給周滿來解決吧。

第二天小朝會,蕭院正上折提議了太醫署左署丞人選。

不說其他人,就是和蕭院正一起上小朝會的羅大人都驚呆了。

羅大人是右署丞,雖說左右署丞官品一樣,但官場中公認的,左就是比右要尊貴。

所以最近羅大人一直在致力於和盧太醫爭奪左署丞之職,把右署丞這個位置讓給盧太醫。

卻沒想到他和盧太醫爭成了這樣,最後成為左署丞的竟然是周滿。

蕭院正列舉了舉薦周滿的原因後又將周滿的折子翻出來說了一下,道:“各道藥坊創立涉及到各地醫署的發展,若論對地方醫署發展最熟的,莫過於周大人,所以臣以為由周大人接手左署丞一職最為合適。”

皇帝看向其他大臣,問道:“諸位愛卿以為呢?”

老唐大人道:“臣以為可。”

劉尚書更是道:“的確周大人最合適。”

其他大臣也沒意見,甚至連李尚書都道:“臣附議。”

然後道:“即將入冬,入冬後落雪路上不好走,最好下公文讓周滿盡早歸京。”

皇帝滿意的點點頭,“那此事就這麼定下了。”

於是周滿升官全員通過。

羅大人:……

今天的小朝會進行得很順利,甚至大臣們的心情都還不錯。

李尚書背著手走在趙國公的身側,等出了皇宮後便約上他一起去酒樓喝酒。

趙國公看了一下時辰,“這時候喝酒?你不上衙?”

“禮部近來無事,去了也是坐著喝茶,不然就是被底下的人圍著告明達和太子妃的狀,還不如躲到外面去。”李尚書問道:“怎麼,你兵部有事?”

趙國公搖頭,“沒事兒。”

“那走吧。”

趙國公奇怪的看著他,“你今日怎麼這麼高興?”

“周滿要回來了。”

趙國公更驚奇了,“你……不是一向看不慣周滿嗎?”

李尚書瞥了他一眼道:“誰說我看不慣她了?我那是就事論事。”

趙國公便好笑的問,“那你這次是論什麼事這麼高興她回來?”

李尚書臉上的笑容微減,腦袋一轉,目光遙遙的看著一個方向道:“周滿回來,你說那個院子還能存在嗎?”

趙國公扭頭看去,那是天竺僧人煉丹的地方。

趙國公臉上的笑容也微淡,沈默了一下後道:“連蕭院正都要退避三舍,周滿的話未必管用。”

李尚書卻搖頭,“那可未必,周滿的醫術不必說,她還博古通今,要說世上還有誰能說服陛下的,除了皇後娘娘,就只有周滿了。”

“皇後那裏已經沒法,現在便只剩下周滿了。”李尚書道:“太醫署若不定周滿接任左署丞,我也想和崔尚書提一提讓周滿年底回京述職的。”

吏部尚書今年換成了崔尚書,大家似乎都慢慢老去,換了新人了。

周滿任職的公文一出京城,京城中不少人都知道了,最先知道的當然是太醫院和太醫署了。

一直到傍晚才傳入護國寺和玄都觀。

護國寺裏,越發蒼老的智忍大師嘆了一口氣,轉著佛珠道:“此乃大晉之幸呀。”

戒嗔問:“師父為何這麼說?”

智忍大師搖了搖頭,並沒有回答他。

而玄都觀裏,老道長搖著手中的信遲疑不已,“周滿要回京了,那這信還送不送?”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