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4章 無意的截胡

明達公主說的不錯,滿朝文武,沒有誰能比蕭院正面見聖顏更多,更容易了。

他固定隔天一見,偶爾天天見。

蕭院正走到太極殿求見。

小內侍忙道:“陛下正在見那羅邇大師,蕭院正稍候,咱家這就去回稟。”

蕭院正微微皺眉,壓低了聲音問,“陛下又服丹藥了?”

小內侍哪敢回答這樣的問題,一句不發的連忙進殿去了。

蕭院正眉頭緊皺,面色嚴肅起來,捏了捏袖子裏的折子,本來他只有五分心思的,成不成隨緣,但現在他打了十分的心思,此事必要成才行。

不一會兒小內侍過來請蕭院正進殿。

蕭院正與內侍入內,皇帝正和一個白眉白發的和尚面對面坐著對弈,那和尚不是中原人的相貌,甚至有別於西域的僧人,聽說人是天竺那邊的聖僧。

雖然他才進宮不到半年,但蕭院正卻很厭惡此人,且有十分的戒備心。

不過他到底在禦前伺候了十多年,表面的功夫不差,甚至比朝中百官還要好。

他是沒有百官的智慧和口才,但論收斂神色,不露情緒,只怕滿朝文武誰也比不上他。

蕭院正入內,恭敬的行禮後道:“陛下,臣來給陛下請脈。”

皇帝便笑道:“昨日不是才請過脈嗎?”

蕭院正道:“昨日看陛下的脈象,體內似有熱癥,只是不嚴重,但此時正值季節更替,臣憂心,便想每日都來請一次脈。”

皇帝便笑著伸出手道:“正好,朕剛服了不老丹,你看看朕的脈象如何?”

蕭院正不動聲色的掃了那和尚一眼,笑著應了一聲是,上前半跪著接過皇帝的手,微閉著眼睛把起脈來。

半天後蕭院正收回手,和皇帝笑道:“陛下的脈象看著是強盛了一些,只是體內燥熱也更重,臣畢竟是凡醫,把不出更多的脈象來。”

皇帝覺得沒意思,“每次扶完不老丹你都這麼說,你已是我朝中醫術最好的太醫,你都把不出來,誰還能把得出來?”

蕭院正就笑瞇瞇的道:“陛下,朝中不是還有一個神醫嗎?您忘了,她可是太白轉世呢。”

皇帝:……

他一臉無奈的看著蕭院正,別人不知道周滿周太白的名號怎麼來的,他們兩個還能不知道嗎?

不就是他讓白二寫書設計來的嗎?

蕭院正笑道:“此民間傳言雖有誇大的成分,但陛下是知道的,周大人的醫術的確好,當年還在京中時便能與臣不相上下,如今她出去歷練五年之久,醫術只怕更高了。”

皇帝心中微動,“朕聽外頭的傳言,唐鶴當時中毒,被送到北海縣時人都要不行了,結果周滿還是把人救活了?”

“是,”蕭院正笑道:“臣也沒想到只是五年時間,周大人在解毒上就有了如此成就。”

皇帝心動不已,不過很快就泄氣了,嘆息道:“她如今是青州醫署署令,無要事朕不好將她召回京啊。”

本來朝中對他煉丹一事便頗多意見,要事知道他為此還把周滿急詔回京,只怕意見會更大。

蕭院正立即拿出袖子裏的折子道:“陛下,青州醫署經過周大人五年的管理,如今已上了軌道,如今各地醫署都是依照青州醫署的經驗來辦,當年派周大人外放的目的已經達到。”

蕭院正道:“周大人手下有鄭辜在,他完全可以接手周大人的工作,而各地醫署參照青州醫署進程時多少還是有些問題,比如各地醫署資金不夠,藥材不足便是其中一個大問題。”

“此時便需要一人坐鎮調和,臣以為再沒有比一手將青州醫署建立起來的周大人更合適的人選了。”

皇帝接過折子,展開問,“這是什麼?”

“這是周大人提議各道創建藥坊,以資各地醫署發展的折子,”蕭院正嘆息道:“臣有負聖恩,臣的醫術還行,但於大局來說,眼光還是遠不及周大人,因此在署內也是束手束腳,常有難以施展之感,所以臣提議將周滿調回京中,主持太醫署大局。”

皇帝驚詫,“你要把太醫署署令之職讓給周滿?”

蕭院正一噎,雖然他沒有這個打算,但皇帝都這麼說了,他只能咬牙點頭,“是,臣願退位讓賢,周大人比臣更適合這個位置。”

“不行,”皇帝一臉嚴肅的道:“那不是揠苗助長嗎?周滿她才多大?”

“而且官職升品也不對啊,”皇帝道:“青州醫署的官品是四品還是五品來著?”

古忠連忙道:“陛下,青州是五品。”

皇帝便和蕭院正道:“你看,不合適。”

古忠掃了一眼一直微閉著眼睛,似乎在閉目養神的和尚一眼,瞥了他徒弟一下。

小內侍立即拎了一個茶壺上來,古忠接過,笑著上前給皇帝與和尚添茶。

水聲讓皇帝回神,他擡眼看去,這才看到閉目養神的和尚,他到嘴邊的話一頓,笑道:“大師累了,今日這棋便下到這兒吧,古忠,送大師出宮。”

“是。”

和尚起身合什告辭。

等他走了,皇帝才扭頭和蕭院正道:“你屬意周滿接你的手?”

蕭院正微微躬身道:“臣以為這已經是公認的結果了。”

皇帝玩味的道:“朕還以為愛卿和朝臣更屬意羅愛卿。”

蕭院正道:“羅大人辦事能力極強,的確是難得的能臣,但他到底不懂醫術,不知醫理,做太醫署署令只怕不妥,而且論辦事的能力,周大人且還在他之上。”

皇帝也不否認這一點,“但周滿此時上位還不妥。”

皇帝道:“時間不對。”

蕭院正:他也沒想現在就讓周滿當署令啊,這還不是您自己提的。

倆人面面相覷,一時竟都沒說話。

古忠悄悄的走進來,上前將和尚的茶給端起來交給徒弟,讓他撤下去,似乎才看到皇帝和蕭院正的為難,笑道:“蕭院正,劉太醫不是要致仕了嗎?那太醫署豈不是要空出一個位置來?”

“那個位置是……盧太醫他……”蕭院正看見皇帝的一下亮起來的臉,頓時說不出話來了。

皇帝問:“已經定下是盧太醫了?朕怎麼沒收到折子?”

“沒有,”蕭院正心裏復雜的道:“只是臣是這麼想的……”太醫署很多太醫都默認的。

但這會兒,他還真松了一口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