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3章 遠程遙控

鄭辜很不解,“在各道開設藥坊對太醫署來說是好事,太醫署內部為何要反對?”

周滿想了想後道:“因為現在藥坊是太醫署裏除了藥材采買外最賺錢的地方了,不,甚至比藥材采買還要賺錢。”

“據蕭院正說,今年藥坊換管事主簿,連你小叔鄭太醫都去競爭了。”

鄭辜:……

周滿揮揮手道:“讓施敬別急,多上兩道要錢的折子,回頭我和太醫署商量一下,就算不能在各道開辦藥坊,也先下放一下成藥方子給地方醫署賺點兒藥材錢。”

鄭辜搖頭道:“他們要是連在各道開藥坊都要攔著,更不可能答應藥方下放了,要知道藥坊就是靠藥方子活著的。”

周滿沈思起來,蹙眉道:“那看來光寫信不行了啊,還得再上兩道折子。”

周滿看著手中的信若有所思,拿著信起身去辦公房,“我去寫信和寫折子。”

給明達的回信就摻在遞送回京的折子裏。

因為周滿寫得快,第二天就給出回信和折子,所以公主府來送信的侍衛便拿著回信和折子回去了。

明達看過信便親自把折子送到太醫院去,她對一直未能有決斷的蕭院正道:“滿朝文武,若論聖顏,蕭院正是最常見到的一人,便是我和太子哥哥都不能及,也就母後能與蕭院正並論,太醫署內既然有不解之事,蕭院正也不能拿主意,何不請父皇決斷?”

周滿說,太醫署和朝中諸公多少有利益的考量,因此對各道創辦藥坊一事一直相較不下,但皇帝不一樣。

站在皇帝的角度上,他只需考慮對大晉社稷、大晉百姓和皇室是否有益處就好。

周滿自己設想了一下,各道開辦藥坊除了會爭搶皇室的一些利益外,對於其他兩項都是百利,以皇帝的性情,他肯定會答應的。

現在太醫署內不能決斷,門下省便一直壓著她的折子等太醫署決斷,那得到猴年馬月才能等到批復?

明達將一封折子拿出來交給蕭院正,道:“這是周滿給我寫信時附帶的折子,她請我遞送給蕭院正。”

蕭院正接過,展開看,裏面詳細闡述了各道創辦藥坊的必要性,以及各地醫署發展的困難。

蕭院正有些頭疼,這封折子和上一封差不多,只是更詳細,看著文筆也更好一些而已。

但他是太醫,不看文采,只看內容啊。

這封折子顯然不是寫給他看的,而是給朝中諸公看的。

蕭院正合上折子,和明達公主行禮道:“臣已收到,多謝公主提點。”

明達笑道:“蕭院正客氣了,本宮也有事要求院正。”

蕭院正驚訝的看向明達,打量了一下她的神色,遲疑道:“公主面色看著還好,不似生病的樣子啊。”

明達:“……不是生病,院正也知道,本宮要在京城開辦一間女學,因為是第一次辦學,入學的學生身份和基礎相差很大,這一點兒和太醫署有些相似,所以本宮想去太醫署裏取取經。”

周滿給明達的回信直接道:“要想知道辦學是什麼樣子的,你直接去書院裏看一看就好。”

“國子監、京中的私學,還有太醫署,”周滿道:“特別是太醫署,因為裏面不僅有男學生,也有女學生,這些學生中有各太醫保送進去的,有各番邦送來交流的醫學生,也有考試進去的,還有各家送來培訓的下人,現在更有一些想走太醫署這條捷徑的士子,身份可謂五花八門,要說學生最雜的學院,全天下只怕沒有哪個學院能比得上太醫署了。”

“要想知道辦學是什麼樣的,你進去體會一段時間就好了,或是親自當個先生,或是當個管事,用不到一個月,你便能心中有數了。”

對於她和太子妃的擔憂,周滿的建議前半截和白二郎的一樣。

“感情都是培養出來的,甭管她們是什麼身份的學生,放在一起學個三兩年,就算不能成為至交好友,至少也該有同窗之誼。”周滿道:“這不僅是人之常情,也該是學中應該教導的。”

“三兩年之後,學生也該長大了一些,知道會思考了,此時可以適當的增加課程,此舉可參考各府學和國子監,”周滿道:“各府學和國子監的教學也都是一年比一年多的,而在增加科目的過程中,不僅先生們對學生的偏向有了解,學生對自己的興趣愛好以及未來的誌向也有了初步的判斷。”

“這時候建議你們以學分制來考核學生,每一門課都設置好學分,走完了前面兩個步驟的大學生們可以根據自己的目標來選擇課程,只要課程的學分達到,她們便可畢業離開。”

“其實這和國子監裏的課程有些類似,當年我們太醫署內的課程也是參照著國子監來的,只是根據自己的情況有所改變而已,”周滿道:“所謂萬變不離其宗,其中國子監便是其中的宗,所以我就不建議你去學我們太醫署的學分制和科目制了,你去參照國子監的就好。”

“不解之處去請教孔祭酒,雖說孔祭酒一向嚴肅,但那只是外表,他嚴肅的外表下有一顆柔軟的心,甭管是誰提問,他都有問必答,除了我們家的莊先生,我再沒見過哪位先生有孔祭酒的耐心了。”

“不過他也有毛病,就是話喜歡簡略著說,還喜歡只說一遍,一遍不懂他就煩躁,所以你去的時候別帶白二,他和聰明人說話會很高興,和稍顯笨拙一些的學生說話就會忍不住暴脾氣。”

因為有此叮囑,所以明達今天是自己進宮的,親自給蕭院正送完折子後她轉身就去了東宮。

今天孔祭酒不在國子監,而是在崇文館裏上課。

蕭院正目送明達離開,低頭看了看手中的折子,頭疼起來。

周滿可真是會給他出難題,她人雖不在京城,但論起來,這些年太醫署的發展基本上都有她摻和一腳,每次太醫署有什麼變化都有她的影子。

蕭院正想到如今太醫署裏威望越來越大的羅大人,他捏緊了手中的折子,咬咬牙,轉身去了太極殿。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