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1章 爭取

白景行小朋友把自己床底下的箱子拉出來,打開,裏面是她的各種玩具。

她一把推過去給五月,仰著小臉巴巴的問道:“我這樣是不是很有錢?”

五月看了一眼她的箱子,轉身去打開櫃子,從裏面拿出一個大盒子,打開給她看,“小娘子,這是您的零用錢。”

白景行小朋友抓了一把銅錢,小嘴微張,驚嘆不已,“哇,我有這麼多錢?”

五月就笑道:“這不算多,你還有每年收的壓祟錢,生辰禮物,都在娘子那裏收著呢。”

白景行問,“都是我的錢嗎?”

五月笑著點頭。

“比這盒子裏的還多?”

五月繼續點頭。

白景行就把銅錢都放進盒子裏,將它抱在懷裏問,“這些夠養弟弟妹妹了嗎?”

五月笑道:“應該夠了吧。”

白景行就呼出一口氣,念叨起來,“大寶兒還欠我一個木馬呢,那個也值錢的。”

五月不好告訴她,那木馬是郎主給她削的,手工粗糙,並不怎麼值錢。

白景行算了一下自己的私房,覺得自己挺有錢,養弟弟妹妹不成問題,京城的白若瑜卻是在收禮。

他扯著剛拿到手的九連環,實在是不會玩,有些氣燥的用力甩了甩,金色的環打在手背上,他一下疼得放手了。

皇帝見了將他抱到膝蓋上放著,拿過九連環教他解,“你這脾氣一點兒也不像你母親,你母親似你這般大時玩九連環,就是解不開也不吵不鬧。”

白若瑜問道:“是誰這麼壞,把環環都扣在一起了?”

皇帝:“……”

皇帝也不知道是誰,回答不出這個問題來。

倒是一旁的皇孫看了一眼表弟,和他道:“解九連環可益智,先人扣在一起便是給我們解的,你還小,我來教你。”

皇帝立即把白若瑜放到地上,拍了拍他的小屁股道:“和你表兄玩去吧。”

白若瑜和皇孫不熟,但小孩子都喜歡和大孩子玩,在北海縣時是沒有機會,現在有大孩子帶他,他自然願意的,於是拎起九連環就塞他懷裏,倆人跑到一旁玩去了。

皇帝看了他們一會兒後便扭頭問明達,“朕聽你母後說,你想在京城開辦女學?”

明達點頭,“只是兒臣一人的話恐怕招不到多少學生,所以兒臣想拉著大嫂一起,只是她是太子妃,事關國本,怕是要上折才行。”

皇帝便好奇的問,“太子妃不是想在國子監開辟女學嗎?怎麼突然想開私學了?”

明達道:“那不是朝中不同意嗎?”

她道:“母後和大嫂總不能讓父皇和太子哥哥為難,所以想著將此事暫且壓下,既然公學辦不成,便先試試私學,只當是練練手。”

明達頓了頓後道:“而且兒臣對此也頗有興趣,我素日閑著沒事做,開辦個女學也可消磨時間。”

皇帝就沈思起來,“女學啊……”

他點了點自己的膝蓋,“京中有此經驗的除了各大家裏的族學外,也就太醫署了。”

但各大家族的女學基本上也只面對自家的女兒,而且多數是一家教一家的,和一般意義上的族學還不一樣。

明達笑道:“我知道父皇擔心什麼,您放心,兒臣既要辦,一定用心,開辦之前便想好所有的事情,不會鬧出笑話來的,也不讓父皇和太子哥哥為難。”

皇帝便笑道:“我還沒說,你就知道父皇擔心什麼了?”

“當然了,”明達道:“無非是禮制上的事,我們辦的女學雖說是私學,但由大嫂和我牽頭,那便打上了皇室的標簽。”

她道:“兒臣知道,那些世家大族打心裏瞧不起我們李家,到時候各家閨秀入學,若是在學中鬧出不合規矩的事來,那遭受非議的便不止是女兒和大嫂,還有父皇和太子哥哥。”

皇帝見她通透,便嘆息道:“你們兄妹三個,你最體貼父皇,你既想到了這一點兒,那父皇便不再攔著你了。”

他道:“你和太子妃上折吧,也不用遞到中書省去,直接送到詹事府,讓太子交給禮部審核吧。”

明達瞪眼,“不過中書省和門下省審核嗎?”

皇帝不在意的揮手道:“這是宗室的事,不必要交給中書省和門下省討議了,宗室那邊現在也是河間郡王管著,他同意就行了。”

說是這麼說,但其實河間郡王不是很想答應。

“陛下,開辦女學關系重大……”

皇帝問:“哪兒重大了?不就是開個學堂嗎?”

李尚書:“……倒也沒錯,但那是不出錯的時候,一旦出錯,外頭那些人還不知道要怎麼嘲笑我們李氏呢。”

他覺得不能冒這個險。

皇帝卻道:“朕卻覺得不錯,辦好了女學,皇室的威望也可提升,不僅在民間,也在於世家之間,要知道治學為世家一大要事。”

他已經重修了氏族誌,多少還是起了點兒作用的,但因為時間還短,才十年功夫,成效看見的小。

此時皇室若在治學上有成就,那將會放大這種成效。

李尚書半晌無言,“陛下,就算要治學,也應該是辦書院,招收的是男學生,怎麼辦女學?”

“男學不是已經有國子監了嗎?”皇帝道:“宮裏還有崇文館,哪兒還需要再開辦一個書院?”

“但女學卻沒有,此乃天下第一次,辦好了,自有威望功德。”

李尚書:“真論起女學來,太醫署才是第一個吧?”

“你要這麼說,那現在國子監裏不也有太醫署送過去的女學生嗎?”皇帝道:“那國子監是不是也算有女學了?既已有了女學,你們為何就死活不肯讓宗室女和貴女們進國子監讀書?”

李尚書沈默,他不覺得自己說不過皇帝,只是要論此事不免要掰開來說,只怕爭上一天一夜也未必能分出勝負來。

所以他只能沈默以對。

皇帝就盯著他問,“你到底答不答應嘛?”

李尚書一臉無奈,“是,臣答應了,回頭就把折子批了發還。”

皇帝這才滿意,和他笑道:“明達就是想找些事情做,不然留在京城也忒的無聊了,朕看辦女學就很不錯。女學辦起來,最近幾年她是不會想著出去了。”

李尚書無言以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