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9章 求報恩

唐大人不由的伸手在她眼前招了招,小聲問,“生氣了?”

唐夫人抓住他的手扯下來,“沒有,就是心裏頭有點兒不安,我,我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也不知是不是闖禍了。”

這倒是難得一見,唐大人興致起來,問道:“你說什麼了?”

另一邊周滿正在興奮的寫信。

她非常認真的寫了兩封信,為此連晚食都沒出去吃。

白善端了一碗面進來,放在桌子上道:“先吃些東西吧。”

周滿“嗯嗯”的應了兩聲,卻頭也不擡。

白善不由好奇,“你在寫折子?”

“不是,我在給明達和太子妃寫信。”周滿終於寫完,然後認真的檢查起來,確定沒有錯漏後才慢慢吹幹墨跡,將它小心的收起來,她露出牙齒開心的笑:“今日多虧了有唐學嫂,我想到了一個為太醫署開學源的好主意。”

“什麼好主意?”

“我要建議皇後娘娘和太子妃在京中辦女學!”

白善微楞,撓了撓腦袋道:“我似乎隱約聽誰說起過,好似皇後娘娘想在國子監裏開辟女學,但讓朝臣駁回了。”

“不在國子監裏辦,可以先在京城裏辦,就和私學一樣,”周滿道:“當然了,將來若能在國子監中開辟女學自然最好。”

白善點頭,想到了什麼,笑道:“要是國子監真開辟女學,那以後我們大姐兒也能進國子監讀書了。”

周滿眼睛大亮,狠狠的一拍桌子,“對啊,我怎麼忘了呢,我現在可是郡主了呢,可以恩蔭她進國子監的。”

前提是國子監裏有女學。

周滿看向白善。

白善也沈思起來,“這事兒不急,不過朝中要是再提起,我一定贊同此事,朝中諸公那裏,別人我不敢肯定,劉尚書我可以保證能說服的。”

別看他老,他是很開明的,反倒是一些年紀輕的,還比不上劉尚書開明呢,聽說皇後的折子反對聲最多的便是朝中的中青年官員。

周滿便也在腦海裏找起來,“楊學兄也在朝中,他肯定站在我們這邊,其他人嘛,韓尚書那裏我可以努力一把,我給他女兒剖過孩子,邳國公那裏也可以試試,不說我曾經救過他兒子,太子妃出面的話,他應該會站在他閨女那邊吧?”

白善:“其實這事兒最要緊是看孔祭酒的意思,他要是能答應,那天下學子有大半數不會反對。”

孔祭酒就是大晉讀書人的標桿啊。

周滿認真的思考起來。

要說服孔祭酒啊,那就不能論人情,而是要講理了。

周滿瞬間覺得自己讀的書還不夠多,“和孔祭酒論理,我們論得過嗎?”

白善想了想後道:“我從《論語》開始讀起,將讀過的書再溫習一遍?”

周滿連連點頭,“好好好,此事就交給你了,以後和孔祭酒論理的事就交給你了。”

白善把面往她眼前推了推,“快吃吧,一會兒面要坨了。”

周滿笑嘻嘻的接過筷子,“明天派人幫我把信送出去。”

“好。”

來往京城不易,當然不能只送兩封信,所以白善在打完拳,沐浴用過早食後便去找唐鶴,“可有讓我往京城送的東西?”

唐鶴一臉復雜的看著他,“你要往京城送信啊?”

白善點頭。

見他一臉波瀾不驚的模樣,唐鶴問道:“滿寶她……建議皇後開女學?”

白善微微挑眉,笑道:“不過是一所女學而已,唐學兄這麼在意?”

唐鶴道:“我爹威望不及魏大人,自魏大人去後,朝中有些老臣也病逝或隱退了,如今朝中的年輕官員,見識過皇後威望的沒幾個。”

“不曾見過風暴,哪裏知道大海的淵闊?尤其是如今大晉文風強盛,各地年輕學子聚集在京城,其中魚龍混雜,一丁點消息流傳出去,中途就能變成軒然大波,”唐鶴道:“周滿以女子的身份立在朝堂上,朝中諸公是已經沒多少意見了,但民間總有些不好的聲音,開辦女學的事若由她提出……”

白善微微一笑道:“總不能因為些不好的聲音便忽略了大多數好的聲音吧?”

他目光堅韌的看著唐鶴,“這是她想做的事,她想做便去做了,若是起了風波,我們再一起填平就是。”

唐鶴還能說什麼呢?只能道:“祝你們一切順意吧。”

白善點點頭,再一次問道:“有東西要帶去京城嗎?”

“有,”唐鶴起身道:“重要的東西就不讓你帶了,就幫我帶兩封信和一封折子吧。”

白善點頭。

等這些東西送到京城時,唐鶴的傷口也好了,他終於能夠出門。

他幾乎一天也不肯多留,當即叫人收拾了東西準備去萊州。

唐夫人自然要跟著他一起去,於是主動攬過收拾的東西,唐鶴就神清氣爽的在院子裏伸了一個懶腰,沖屋裏喊了一句,“我去醫署裏找周滿拿些備用的藥。”

“去吧,”唐夫人探頭出來道:“把錢帶上,可別再賒欠了,丟我的人。”

唐鶴滿口應下,帶了一個胖嘟嘟的錢袋出門。

周滿剛看完病人,正在藥房裏做成藥呢。

唐鶴自己背著手去找她。

“你這藥房可真齊全啊。”

周滿:“還行,一般一般吧。”

唐鶴拿著架子上的各種瓶瓶罐罐看,上面寫了藥名,他也只能看出其中一半的用處,但這裏面是藥液的很少,於是他問道:“你先前給我吃的那寶貝藥液是哪種?”

周滿搗藥的手一頓,擡起頭來看他,“你聽到了呀?”

唐鶴點頭,“迷迷糊糊吧,不過我還是有感覺的。”

周滿低頭繼續搗藥,不在意的道:“被你給喝光了。”

唐鶴很好奇,“那是什麼藥?你給我的藥單中似乎沒有。”

他也是唐夫人和醫署結過賬後才發現上面沒有的,所以才有此一問。

周滿道:“那不是醫署裏的藥,是我自己的藥,當時人情送你了,不過你若執意要給錢,我也是不攔著的。”

唐鶴:“……那算了,我記下你的人情了。”雖然當時很迷糊,但他也隱約聽到說一滴就很珍貴,灑出去一滴她都要心疼死的。

周滿生怕他再繼續問這是什麼藥,忙轉開話題,“其實我是有個忙讓您……父親幫的,算還這個人情咋樣?”

“……這要報恩要的也忒快了吧?”唐鶴道.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