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6章 總結經驗教訓

唐夫人橫了他一眼,但也沒勉強他,待回屋看到那道從左胸劃到腰腹的刀傷後,她又忍不住眼睛泛紅了。

唐大人忙道:“你別看它長,其實不深,刀劃來的時候我雖然沒躲過,但我往後仰了,所以傷口不深,真的!”

“不信你去問周滿。”

唐夫人:“那怎麼萊州的折子把你寫得好似重傷不愈的樣子?”

她沒看到折子,甚至不知道折子上具體寫了什麼,但也聽人說唐鶴被刺殺,傷重,恐不治。

唐大人頓了一下後道:“那是我們為了讓敵人放松放出的假消息。”

唐夫人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起身出去,“明理——”

唐大人就縮了脖子靠在床上,他就知道!

看到唐夫人,明理就好似看到了主心骨,忍不住哭著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說了。

唐夫人臉色越來越難看,“竟敢在刀上塗毒,好歹毒的心思。”

明理連連點頭,就是啊,不然只是刀傷,唐大人何至於如此危急?

唐夫人轉身回屋,站在床邊盯著唐鶴看,唐鶴看得出她在運氣,手就悄咪咪的挪到胸前,捂著胸口道:“疼,疼啊——”

唐夫人就哼了一聲,卻伸手扶著人躺下,“傷好之前不許出屋門。”

“不出,不出,我一定不出。”

先把人哄住再說。

唐大人見逃過一劫,立即松了一口氣,這才拉著她的手問,“你一路趕來一定累壞了吧?快去用飯休息,嗯,為夫陪你。”

“不用你陪,躺你的。”唐夫人起身出去,鄭氏在院門外,看到她便微微一笑,“見到唐大人了?”

唐夫人有些抱歉和羞澀的行禮,“小輩驚擾了夫人,還請夫人見諒。”

鄭氏不在意的笑道:“不算什麼,唐夫人一路勞頓,我已叫廚房備好了熱水熱飯,你先洗漱休息,再過一個多時辰滿寶他們就下衙回來了。”

唐夫人應下。

鄭氏:“那我就不打攪你們夫妻兩個了,若有什麼缺的,告訴家中的下人。”

唐夫人本來是想去找周滿的,此時想了想便轉身回去。

不甘寂寞重新下床,正在門口探頭探腦的唐大人立即轉身回床上躺好。

唐夫人風風火火的進屋,瞥了他一眼後道:“老實躺著,待我見過周滿再說。”

跟著唐夫人來的侍女將包袱拿進來,服侍唐夫人沐浴洗頭。

唐大人就靠在枕頭上長出一口氣,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和耳朵。

白善和白善下衙回來看見唐夫人都嚇了一跳,然後周滿就沖著唐夫人豎起一個大拇指,“學嫂厲害!”

唐夫人就上前拉住她的手,“走,我們到一邊談去。”

唐大人目送她們兩個走遠,扭頭問白善,“現今萊州情況如何?”

白善看了他一眼,“我以為學兄會問我京城情況如何,怎麼,學嫂來了學兄急著要去公辦?”

唐大人擠眉弄眼暗示道:“我這不是快好了嗎?”

“好不好的,我說了可不算,得大夫說了才算。”

唐大人發現後門走不通,只能躺著了。

白善安慰他道:“學嫂明理,學兄身上又受傷,不會動手的。”

“你不懂,”唐大人道:“我不怕她動手,我就怕她不動手,憋著。”

白善歪頭,“秋後算賬?”

唐大人嘆氣。

唐夫人果然沒動手,在和周滿了解過他的傷勢後,她還算溫柔的照顧他,只是在照顧的時候念叨了幾句,“我看你就是懈怠了,身邊帶了這麼多官兵竟然還能被刺客傷到,你以前可是能親上抓賊的,等你傷好了,還是把功夫學起來。”

唐大人脊背一緊,心也有點兒緊,他小聲道:“並不是我的功夫不好,而是對方功夫太好了。”

“那你就練得再好一些,”唐夫人道:“我看就是懈怠了,之前辦江南鹽稅案的時候,要殺你的人也不少,刺客的功夫也好,但他們哪一次得手過?”

“這才三年不到的時間,你就能在這麼多官兵的保護下被刺客砍了,分明就是懈怠了。”

唐鶴:“我這不是一直在各地巡察嗎?沒有固定的住址,不好習武啊。”

“借口!”唐夫人道:“是驛站的院子不夠大,還是外面露天席地時的空地不夠廣闊?”

她道:“手中只要有劍,隨時都能練,打拳也可強身,你說說,你多久沒習武了?”

唐大人越發氣弱,說不過她。

唐夫人一語定下,“傷好以後立即給我練起來。”

“是是是,我聽夫人的。”

因為此事,周滿入睡前便盤腿坐在床上盯著白善看。

白善進屋出去了三趟,回來發現她還是盯著他看,不免緊張,“怎麼了?”

周滿問道:“你知道我要說什麼,特意躲著我?”

白善立即否認:“沒有,我不知道。”

周滿就沖他招手,等人坐到床邊後就雙手拉住他道:“今天唐學嫂和我總結了一下唐學兄受傷的原因。”

白善一頭霧水,“原因不就是遇到了刺客嗎?”

“不,”周滿一臉嚴肅的道:“這只是其中一個小原因而已,用唐學嫂的話說是,這世上恨不得他死的人太多,刺客經常有,但很少有得手的,這一次刺客能得手,最主要還是唐學兄自己的原因。”

白善有了點兒不好的預感,“什麼原因?”

周滿一字一頓的道:“唐學兄荒廢了功夫。”

白善盤腿坐在周滿對面,猶豫的問道:“所以?”

“我猛然想起,算起來,你得罪的人也不少,雖然你好似很少遇到刺客,但你現在還太年輕了,等你到了唐學兄這個歲數,說不定恨你的人比恨他的還要多,所以你也得保護好自己啊。”

白善點頭,“我一定保護好自己,你放心,夫人,你看夜深了,我們快睡吧。”

周滿卻拉住他道:“急什麼,我話還沒說完呢。”

她道:“我想起來,這段時間,你早上都不打拳也不練劍了。”

白善:“……我帶大姐兒去花園散步了。”

“以後讓她自己去散,你還是練劍和打拳吧,保持住功夫,別和唐學兄一樣懈怠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