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5章 唐夫人親至

唐鶴扭頭看她,“哪裏來的妖怪?看本官不除了你!”

白景行小朋友眼睛大亮,配合的“啊——”的一聲大叫,然後就往地上躺。

想要嚇一下她的唐鶴反倒驚呆了,“你你你……誰教你的?”

白景行小朋友順溜的從地上爬起來,指揮他道:“你要站起來施法。”

唐鶴扶額,問道:“你堂伯教你的?”

他記得這兩年白二郎寫了不少誌怪神鬼話本,裏面沒少有道士捉鬼的戲碼。

“還有我爹娘,我爹會跳儺戲除祟,等我再長大一點兒我就和我爹學儺戲,也去捉鬼。”

唐鶴這才想起白善的興趣愛好來,半晌無言。

白景行小朋友還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唐伯伯,我是妖怪,要抓住我你得施法才行。”

唐鶴沒動彈,“我受傷了,不能動彈,只能嘴上叫著除妖。”

白景行小朋友就眼珠子一轉,“那我是不是能打敗你?”

“我都這麼疼了,你還舍得打敗我嗎?”

白景行小朋友自然是鬥不過老奸巨猾的唐鶴,因此她很快心疼起來,隔空亂吹了兩口氣,“吹一吹就不疼了,唐伯伯,你哪裏疼啊?”

唐鶴隨便伸出一只手道:“手疼。”

白景行小朋友就握住他的手給他吹手,看她這麼乖巧,唐鶴便難得的想念起來,“我有兩個兒子跟你就差了幾歲……”

唐鶴說到這裏一頓,總算是想起自己忘記了什麼。

他一下坐起來,叫道:“明理,明理——”

明理忙從外面跑進來,“大爺,怎麼了?”

唐鶴臉色有點兒白,“我受傷的事傳回京城了?”

明理點頭,“您傷得重,柳刺史不敢隱瞞,早就傳回京城了。”

“那我救過來了你給家裏去信了嗎?”

明理瞪眼:……

唐鶴就一拍扶手道:“你還楞著幹嘛,去傳信啊。”

一掌下去,唐鶴胸口巨疼,但他都來不及擔心自己的傷口。

從他受傷到現在,已經過去八天,快馬加鞭,信應該兩天前就到京城了,也不知道京裏怎麼樣了。

他倒是不怎麼擔心他爹,但他擔心他媳婦,以他媳婦的脾氣……

實際上,信到達京城的時間比唐鶴認為的還要早。

唐鶴不僅是刑部右侍郎、巡按禦史,還是左相的獨子,柳刺史也怕他有個好歹唐左相遷怒他,所以他想著快點把消息送到京城,讓京城看到他的誠意,事後算起賬來可以少算他一些。

所以他簽了加急的公文,一路換馬不換人,快馬加鞭送去京城。

雖不能和加急軍報相比,但速度也很快,第五天就送到京城了。

皇帝收到消息,震怒,“什麼海寇,竟敢在我大晉土地上當街行刺朝廷命官,縣衙刺史府都是擺設不成?”

那是唐鶴的一條命而已,還是大晉的臉面。

連海寇都敢當街行刺朝廷命官,以後大晉的官員還能剿匪辦公嗎?

於是皇帝立即調了刑部、大理寺和禦史臺一起嚴查此案。

等選出人派往萊州,皇帝這才把老唐大人留下安慰他,“看信中所說,唐鶴已緊急送往北海縣,有周滿在,救治的希望還是很大的,唐卿不要過於著急。”

老唐大人雖然著急,但面上不顯,恭敬的應下後便趕緊出宮安排去了。

人是死是活,總要去了才知道。

“選兩個護衛出來,讓他們雙馬連夜出城,盡快趕到青州北海縣去。”

結果兩個護衛還沒出城,唐夫人先打包了包袱過來找他,直接跪下道:“父親,兒媳想要親自去看看。”

老唐大人滿腹的話在看到她身側的包袱時一頓,沈默了一會兒後點頭,“去吧,三個孩子留在家中,我會看好他們的。”

唐夫人便給老唐大人恭恭敬敬磕了一個頭,起身拎起包袱就走。

她的侍女也換了衣裳在外面等著,護衛也都選好了,一行人牽了馬出府,連夜出城。

所以唐鶴想起來要給家裏報個平安時,唐夫人已經在半路上了。

而且為了趕路,兩邊都加快速度,有近路抄近路,沒有近路就在驛站上換馬後連夜趕路,於是非常成功的錯過了。

唐鶴的身體恢復得不錯,傷口結痂後周滿就不再攔著他下床,只要他不做大的動作,縣衙後院隨便他逛。

不過他胸前有傷,需要穿寬松的衣裳,也不好到處亂逛,基本上只在住的客院裏走一走。

不過他也不無聊,因為最近他交了一個新朋友。

唐鶴早早讓人準備好了點心瓜果,只等白景行小朋友找過來,結果院門“砰”的一聲被撞開,嚇了他一個激靈,擡頭看去就看到一個特別眼熟卻不應該出現在這裏的人出現在了院門口。

唐鶴坐在椅子上呆呆的看著門口狼狽的人;

唐夫人倚靠在門口怔怔的看著唐鶴,目光將他從頭掃到尾,確定他似乎真的活著以後便靠在門上哭了起來。

唐鶴回神,忙起身走過去,給她擦眼淚,“你怎麼來了?別哭啊,你看我不是沒事兒嗎?”

唐夫人不理他,自顧自靠在門上哭得很傷心。

唐鶴沒法,只能虛虛的抱住她,“行了,行了,你看孩子都笑話你呢。”

“什麼孩子?”

唐鶴示意她往後面看。

唐夫人就哭著回頭,見五月一臉不好意思的看著她。

唐鶴:“眼睛往下一點兒。”

唐夫人就垂下眼眸,就正對上一個仰著頭看她的小豆丁,看這圓圓的小臉蛋,還有那雙晶亮的大眼睛,她一下就猜出了這小孩兒是誰。

“白景行?”

白景行小朋友擡手就要和她打招呼,五月已經一把將人抱起來,捂住了她的嘴巴,不好意思的和唐夫人道:“唐夫人,奴婢先把小娘子帶下去了。”

說罷抱了孩子就走。

白景行小朋友很不服氣,終於把五月的手拽下來,問道:“為什麼不讓我說話?”

“我的小姐,唐大人和唐夫人久別重逢,有許多的話要說,您這麼多問題,留在那裏不是打擾人嗎?”

白景行一走,唐夫人也緩了過來,總算是不哭了,她回頭看唐鶴,伸手就扒他的衣服,“你哪兒受傷了?”

唐鶴嚇得連忙捂住衣服,“回屋看,回屋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