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4章 好轉

唐鶴的余毒在緩慢的清理中,毒素一去,他身體恢復會很快了。

只是臉色已經蒼白,且神色懨懨的,一看到那黑乎乎的藥汁就反胃。

周滿知道原因,於是在把過脈,確定他的毒素已經都清除後便重新開了一副藥方,熬好了藥以後她親自端著,先回了自己屋裏一下。

她取出那管綠色的藥劑,裏面還剩下三分之二,大半管,她權衡了一下便倒了一半進去。

剩下的一半她仔細收著,決定以後有用的時候再用,最好沒用,到時候她可以嘗一嘗味道。

周滿將藥端給唐鶴,“喝了吧。”

唐鶴聞到藥味,臉苦了一下,但還是接過一飲而盡。

周滿打開藥箱,招呼他道:“把衣裳脫了,我給你上藥。”

唐鶴解開衣裳,問道:“我何時能下床?”

周滿:“你想幹嘛?”

唐鶴道:“萊州那邊抓了不少人,我得親自去看看。”

“你現在外面是傷重瀕死。”

“所以我有一日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才能嚇他們一跳,”唐鶴道:“這也佐證了周大人醫術高超不是?”

周滿解開了繃帶,看了看傷口後道:“聽上去是不錯,不過你這傷口,要想辦公最少還得半月。”

唐鶴:“太久了,周大人這麼厲害,肯定還有別的辦法。”

周滿嘖了一聲道:“沒有。”

話是這麼說,上過藥後周滿還是琢磨了一下配給他的藥膏。

鄭辜路過藥房聞到一股很香的味道,忍不住推門進去看,“師父,您幹嘛呢?”

周滿守著一個爐子沈思,“我在做生肌膏,不知道能不能改一下方子。”

鄭辜便上前看,聞了聞後道:“好香啊,您是不是放多了白芷?”

周滿道:“我改了一下藥量,先看看情況。”

“……”鄭辜無話可說,只能道:“給萊州醫署的藥都送去了,師父,這幾日萊州的吏員還是不肯走,一直在醫署裏徘徊打聽。”

周滿很同情對方,想到唐鶴的打算,她道:“告訴他,人已經救活了,只是傷得不輕,一時不能見人,讓他回去吧,繼續留在這兒也沒用。”

鄭辜松了一口氣,點頭道:“我一會兒就去。”

他是可以自由出入縣衙後院的,昨天傍晚還去看過唐鶴,自然知道他已經在好轉,毒素都清了。

萊州的吏員得到了確切的消息,雖然聽著情況依舊不好,但人活著就行,至於其他的,不是他能考慮的。

於是他遲疑了一下後便先趕回萊州匯報。

柳刺史聽說唐鶴救過來了,大松一口氣,“活過來就好,活過來就好。”

不然他真的沒法應對朝廷和唐左相啊。

“牢裏那些人要看牢了,凡能接觸到監獄的全都換成我們的人。”

“大人,要不要提審?”

柳刺史揉了揉額頭道:“你沒回來前本官已經提審過了,嘴硬得很,動了大刑也不招,先留著吧,很多證據都在唐大人手上,我不好越過他提審,等他病情穩定一些,我去北海縣見他,到時候從他那裏拿了主意再說。”

一旁的師爺道:“青州刺史又派了人過來傳話,大人……”

柳刺史臉上的肉動了動,顯得很不開心,但還是道:“就請劉刺史幫忙巡視海上,近來有些不死心的海寇滋擾海岸,使商船和漁民受驚。”

其實就是一些被打散的零星海寇,似乎是知道近來萊州沒空管他們,為了錢財,也為了報復,近來一直在萊州的海域徘徊。

比起以前海寇的規模,這只能算是撓癢癢,但也讓柳刺史煩躁不已。

他現在內憂外患,的確沒空去清理他們,青州刺史既然想從他這裏奪走更多的功勞,那就讓他去剿匪吧。

唐鶴一心養傷,對這些事全然不知,但白善知道啊。

有路縣令在,這些消息他還是能收到的,於是他轉身就告訴了唐鶴。

唐鶴摸了摸胸口道:“不用管他們。”

他道:“讓他們爭去,再過不久我就能回去了。”

白善也看向他的胸口,“滿寶的新藥研究出來了?”

“沒有,”唐鶴有些郁悶,“但她換了一種藥膏,聽說是太醫院祖傳的藥膏,不僅好用,還貴,裏面有幾味上好的藥材,不僅能讓傷口快速好轉,還能去掉一些疤痕。”

白善恍然大悟,“她和學兄你要錢了?”

“沒有,但讓我還她藥,”唐鶴道:“還她藥材也行,回頭她自己做,我看了一下,那藥方是真貴呀。”

白善忍不住笑出聲來。

“不過效果也是真好,”唐鶴低頭看了一眼胸口上的傷,感受了一下後道:“換了這個藥膏之後,我覺得胸口都不是很疼了,而且也沒那麼反胃,再喝藥都感覺好受了許多。”

那是藥劑的功勞,周滿端了一碗藥進來,“唐學兄,你該喝藥了。”

雖然藥苦,但現在唐鶴看它們已經不惡心,於是更幹脆的接過一口幹了,再次問道:“我能出去散散心嗎?總躺在床上,我覺得都發黴了。”

周滿便折了袖子道:“我把傷口包起來,你可以出去坐坐,動作別太大,傷口要是扯開了……”

“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呵護它,絕對不會扯開。”

唐鶴終於出屋,躺在了院子裏的躺椅上,仰頭看著樹葉間隙落下的光點,他總覺得自己忘了什麼事,但只要一凝神想又想不起來。

既然想不起來,那應該不是多重要的事吧?

唐鶴躺在躺椅上一晃一晃的,秋風一吹,他便昏昏欲睡起來。

一個小腦袋從院門那裏伸進來,左右看了看,發現院子裏只有一個人再,她便躡手躡腳往裏走。

跟在她身後的五月沈默的看著她,擡腳正要跟上,她就扭頭過來看她,揮著小手讓她出去。

五月能聽她的嗎?

那當然是不能啊。

白景行小朋友見揮不動她,只能嘆息一身,轉身繼續小心翼翼的靠近躺椅。

白景行小朋友認識這個伯伯,前不久他們還在龍池那裏見過呢,還知道他生病了,所以最近爹娘都特別關心他,陪她的時間都少了。

白景行小朋友站在躺椅邊認真的看著他,小心翼翼的伸出自己的爪子,才伸出去就被唐鶴一把抓住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