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3章 一塊肉

施署令垂頭去寫他的藥單,越寫越傷心,同是醫署,他連免費的藥材都湊不齊,先生這邊卻已經富得能支援他的醫署了。

想到這兩年的艱難,施署令眼圈都紅了,想哭。

周滿去藥房晃了一圈,回來看見施署令眼睛鼻子都通紅,似乎才哭過,以為他是感動的,不由嘆氣。

雖然不是親傳弟子,但到底是自己帶了三四年的學生,周滿還是很憐惜的,於是想了好一會兒道:“你要不要試一下做成藥售賣,給醫署開源?”

施署令一怔,擡起頭來道:“先生,我們醫署沒有制青黴素之權。”

“除了青黴素,其他成藥效用也不錯,尤其是治療風寒風熱咳疾,以及一些治療痘疹的藥膏。”這是周滿這些年總結的經驗,其實從成交量來看,這些成藥的數量還在青黴素之上。

施署令坐直了些,“我們醫署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周滿道:“這些成藥你們醫署也要做一些以備不時之需,既然可以做,自然可以放在醫署中售賣,也可以出售給其他醫館藥鋪。”

施署令道:“先生,太醫署下發的成藥方子並沒有多少。”

鄭辜微微皺眉,截斷周滿的話,“師父,此事得上報院正吧?”

周滿想了想後點頭,“我會和蕭院正提一提的。”

施署令有些惋惜,看了鄭辜一眼繼續耷拉著腦袋繼續去寫藥單。

他將藥單奉給周滿,周滿看過以後交給鄭辜,“按照我們醫署的用量撥給他兩個月的,算一下價錢,讓他打欠條。”

鄭辜應下,接過藥單掃視了一眼,道:“桔梗我們藥房也不多了,我明日去百草堂問問他們能不能勻我們一些。”

周滿頷首,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對施署令點點頭道:“天色已晚,你休息吧。”

鄭辜也和施署令點了點頭,忙追著周滿出去。

“師父——”

“嗯?”周滿回頭看他。

鄭辜道:“師父,太醫署不願將太多成藥方子給地方醫署,是因為擔心成藥方子泄露。”

畢竟醫署裏的醫者過了當初進太醫署時簽約的年限後是可以辭官的。

十年,二十年以後,第一批醫者離開醫署,他們勢必會帶走這些藥方。

成藥方子流出對太醫署不是好事,青州醫署之所以能在各地醫署中例外,是因為其中有不少方子是周滿拿出來或者她改良過的。

雖然她交到了太醫署,但大家依舊默認她是所有者,所以她可以自己制作、使用、售賣,但別的醫署就不可以了。

周滿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知道,你怕我吃虧,但這事兒吧……”

她自己琢磨一下後找了一個比喻,“我手中這塊肉本來就是要舍出去的,是全都舍給太醫署,還是舍出去後又從那塊肉上割出一塊來給別的醫署,經年之後,這塊被割出去的肉又被分割出去無數塊,於我來說並沒有太大的變化,因為我給出去的那塊肉一直就是這麼大。”

“並不會因為吃到的人多了它就會變得無限大,所以此事對我來說其實影響不大。”

鄭辜一呆,琢磨了好一會兒才明白師父的意思,他在腦海中假設了一下那塊被割來割去的肉,恍然大悟,“現在那塊肉是太醫署的了!”

周滿點頭,“不錯。”

鄭辜又迷茫了,“先生這樣做不是割太醫署的肉嗎?您……”

“我為何不為太醫署考慮?”

鄭辜點頭。

周滿微微一笑道:“因為現在太醫署還太小了,你別看那塊肉也很小,但太醫署的胃卻吃不下去,所以很多肉是浪費的,只能暫時保存起來,等待太醫署足夠大。”

“但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周滿道:“把多余的肉,太醫署吃不下的那些分給各地醫署,讓他們自己去經營不是更好嗎?”

“不過,”周滿嘆氣道:“我也不知道這樣做對太醫署和地方醫署的未來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所以還得和蕭院正他們商量一下。”

“也多虧了你,有些藥方可以放給地方醫署,有些卻不能,我得好好的琢磨琢磨,把什麼藥方放給地方醫署比較好。”

周滿想了想後道:“你也想一想,回頭寫封公文交給我。”

鄭辜:“我?”

周滿頷首,“對,你。”

周滿道:“你是青州醫署下一任署令,不能只專註醫術,朝堂上的一些事也該用些心,特別是太醫署的事,嗯,這件事就交給你來想吧。”

鄭辜呆呆的看著周滿離開,他就說了一句話,這差事怎麼就落到他頭上來了?

鄭辜撓了撓腦袋,有些頭疼的轉身回屋去。

周滿回到家中,白善剛從唐鶴屋裏出來,她便問道:“怎麼樣了?”

白善道:“人睡著了,燒好像退了。”

周滿便進去摸脈,松了一口氣,和明理道:“晚上多註意溫度,隨時叫我。”

明理應下。

白善見她疲憊,便伸手扶住她,“你這一天一夜都沒這麼睡,還是先睡一覺吧。”

周滿點了點頭,也覺得很困。

但洗漱好後躺在床上,她又怎麼都睡不著了,明明眼睛已經困得要睜不開了。

白善躺在她身側,伸手拍了拍她,“嚇到了?”

周滿卻是記掛還留在教學室裏的樣本,想要繼續研究,莫老師到現在都沒回她,據科科說,他一直沒上線,看來他的實驗一時離不開人,記憶中,他失聯時間最長也就五天。

他總要休息的,休息的時候都會登陸一下郵箱。

聽到白善的聲音,她沒怎麼過腦子就“嗯”了一聲。

白善其實也嚇得不輕,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道:“好在有驚無險,不過萊州青州和京城又要熱鬧一陣了,你最近便留在北海縣吧,不要出去巡察了。”

周滿是青州醫署署令,治下三個縣醫署都歸她管,所以每隔一段時間她就要去各縣看一看情況的。

周滿沒應聲,白善擡起身子看了她一眼,見她已經微張著嘴巴睡著了,整個人蜷在他懷裏,乖巧得不行。

白善忍不住一笑,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將被子拉好,也閉上眼睛睡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