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1章 活過來

白善低頭看著臉色依舊慘白的唐鶴,低聲問道:“怎麼樣了?”

周滿將用過的工具放進盆裏,洗幹凈手後道:“暫時沒事了,等著吧,明日看情況。”

白善松了一口氣,見她一臉疲憊,便低聲道:“我讓人煮了面,你去吃一些吧,晚上我來守著。”

周滿搖頭,“你又不是大夫,守著沒用,回去吧,我和鄭辜輪著來。”

白善也沒走,和她一起睡在辦公房裏。

施署令早去睡了,鄭辜一人守著,到淩晨周滿來換他,唐鶴有些發熱,但周滿沒再給他灌藥,而是紮針和用溫水給他降溫。

是藥三分毒,尤其是解毒的藥,它們能解毒,但本身也是有毒性的。

唐鶴一天便吃了三天的藥量,此事過後還得好好調理才行,所以周滿能不用藥,就不給他用藥。

退熱的藥不用,但解毒的藥卻還是要吃的,周滿已經找到解毒的藥方,接下來就好辦了。

她又根據他的脈象改了一下藥方,減輕藥性後讓人去抓藥熬藥。

閑著沒事兒她便拿了那把大刀研究,她對這種毒很感興趣,這麼霸道的毒很少見。

若是入口,豈不是一滴便能立即要了人的命去?

唐鶴醒來,艱難的一偏頭就看見周滿正眼睛發亮的盯著一把沾了血的大刀看,唐鶴記性好,一眼就認出那是傷了自己的大刀,忍不住發出些動靜吸引人註意。

周滿連忙轉頭去看,“唐學兄,你醒了?”

唐鶴喉嚨沒那麼腫痛了,艱難的道:“醒了,畢竟我意誌力強嘛。”

周滿瞪圓了眼睛,“唐學兄,你有意識啊?”

唐鶴喉嚨幹癢,還疼,忍不住咳了兩聲,便覺得胸膛也疼,渾身都疼,“有一些,周大人啊,能否舍一口水喝?”

周滿連忙去給他倒水。

唐鶴喝了一杯水才感覺好些,轉著眼珠子打量他住的地方,問道:“這是北海縣醫署?”

周滿點頭,“這邊東西齊全,所以就送到這裏來了。”

她轉身出去,沖著空無一人的院子喊道:“明理,你家主子醒了!”

合衣睡下,也不知睡在哪個屋的明理一個激靈清醒過來,立即跳下床跑出去。

“周大人,我們大爺醒了?”

周滿頷首,給他讓開位置,他就沖進去。

周滿進去便見他跪在床邊握著唐鶴的手哭。

唐鶴一臉難言的看著他,“你哭什麼?太丟人了,快去擦一擦,還有,去準備些飯菜,我餓了要吃東西。”

周滿道:“讓廚房給他煮粥,不能放肉和葷腥,就吃白粥。”

唐鶴:“……好歹放點兒菜?”

周滿搖頭。

“那放點鹽總可以吧?”

周滿繼續搖頭,“吃白的。”

明理一抹臉,從地上爬起來,“大爺您等著,我這就去給您準備吃食。”

嚴格按照周滿的來,就一碗白粥。

唐鶴:……

明理將他扶起來餵粥,唐鶴艱難的咽了一口,一旁的周滿笑問,“怎麼樣,知道為什麼只能吃白的了吧?”

她盯著他的喉嚨看,“在它沒消腫前,除了藥和白粥,你什麼都不能吃。”

唐鶴虛弱的擡起手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蹙眉問,“這是為何?”

“毒上湧而致,”周滿道:“你體內現在還有殘留的毒素,所以得繼續服藥,中毒只是一瞬間的事,但要想把毒都拔幹凈卻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

說到這裏,周滿皺起眉頭,“你的傷太長,要是不註意,將來傷口很容易惡化。”

並不是傷口收斂結痂便算徹底好了,已經受過的傷總會在身上留下印跡,而既然有印跡,那就是和原先不一樣。

遇到身體不適或者環境惡劣,已經好的傷口也是會發生病竈的,它就是比正常的皮肉更容易生病。

比如皇帝身上的傷。

他腰腹上有一道舊傷很深,當年沒治好,後來看著治好了,可一旦他身體嚴重不好,或者環境惡劣,舊傷就會復發,會重新腫脹發膿,甚至會長惡瘡。

這是很難根治的。

唐鶴就低頭看了一眼胸前包著的布,打了一個抖後道:“來,餵我一口粥。”

明理忙餵他一口。

周滿見他聽話,這才滿意的轉身出去,“我去讓人給你熬藥。”

白善上午去衙門公辦了,聽說唐鶴醒來,忙和劉刺史一起過來看唐鶴。

唐鶴沒想到劉刺史也在此處,微微挑了挑眉,作勢要坐起來,劉刺史連忙上前攔住,“唐大人快躺著,這時候可不能多動。”

他坐在床邊關切的問道:“唐大人此時覺得如何?”

唐鶴虛弱的道:“撿回一條命已是萬幸,多虧了周大人。”

劉刺史也嘆氣,問道:“可知道是何人所為?竟如此膽大妄為,膽敢當街刺殺朝廷命官。”

唐鶴搖頭嘆息道:“事情發生的太快,本官昏厥,來不及調查,此事應該已經交給柳刺史。”

劉刺史點頭,“唐大人放心,柳刺史必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周滿往後看了一眼,鄭辜悄悄的退下,不一會兒端了一碗藥進來,“唐大人,您該用藥了。”

白善立即笑道:“唐大人先休息,我們改日再來看您。”

“對,”劉刺史也起身,笑道:“唐大人只管安心在這兒住著,周大人,醫署中缺什麼藥與刺史府說一聲,務必要把唐大人治好。”

周滿笑著應下,將倆人送出去。

人一走,唐鶴就盯著鄭辜手裏的藥看,“這還是我的?我不是剛吃了一碗嗎?”

鄭辜端了藥轉身就走,“哦,我記錯了,是另外一個病人的。”

唐鶴:……

不到兩刻鐘,白善也回來了,唐鶴放松的躺在床上,只瞥了他一眼便繼續望著帳子頂看,問道:“你不去陪劉刺史?”

“他回青州城了,剛把人送出城門口。”

唐鶴便呼出一口氣,問道:“萊州那邊有消息嗎?”

白善看向周滿。

周滿道:“今天一早柳刺史便派了人過來,求我務必把你治好,現在人應該住在客棧裏,對了,他給你送來了不少藥,其中還有人參呢。”

唐鶴:“我要那東西有什麼用?”

周滿笑道:“現在是沒用,之後卻是可以用來養身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