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0章 解毒

周滿將刀取出來看,聞了聞上面的味道,刀刃有些泛黑,她伸出指腹輕輕地一擦,黑色便粘在她的指腹上,她聞了聞,又伸出舌頭添了一下。

白善:……

他嚇得去捏住她的手,周滿轉頭呸呸兩聲,接過西餅遞過來的水漱了一下口,道:“這毒是從毒蟲身上取下來,應該是蜈蚣一類的毒蟲。”

周滿轉了一下刀柄,“但毒理……應該不止,還有別的毒草汁液與之混合,只不過主體一定是毒蟲汁液。”

周滿心裏瞬間翻過幾張藥方,把刀往白善手裏一塞,帶著鄭辜轉身就走,“走,我們試藥方去。”

周滿抓了三副藥遞給鄭辜,“讓他們馬上熬藥。”

“是。”

周滿原地轉了轉,沈浸意識裏看了一下郵箱,莫先生還沒回話,他多半做試驗去了,看來只能靠自己了。

從教學室裏分析出來的成分看,其中有一種成分很是霸道,可以快速的在血液中流通,使臟腑衰竭……

如果她有時間,可以慢慢的試一下三副藥哪一副藥最對癥,甚至還可以慢慢調整藥方。

但現在顯然沒這個時間。

於是周滿只能熬了藥後就拿唐鶴試藥,不過這樣做是有明顯後遺癥的,他體內遺留的藥毒會很多,對身體影響很大。

周滿坐在床前看著唐鶴沈思。

鄭辜端了一碗藥上來,“師父,你先前吩咐我熬的藥。”

周滿摸了一下唐鶴的脈,咬咬牙,“給他灌下去,灌三分之一。”

“是。”

周滿看著唐鶴艱難的喝下半碗藥,摸了摸他的咽喉,到底一跺腳,一咬牙,閉上眼睛和科科道:“買一管綠色的藥劑。”

科科冷靜的道:“藥劑不能解他的毒,只能慢慢恢復他衰竭的臟腑,減緩毒素蔓延的時間,但如果不解毒,藥劑也保不住他的命,而且掃描過他的身體,毒素蔓延的速度在增加,藥劑怕是搶不過毒素。”

“我知道,我心裏已經有解毒之法,但時間不夠,買藥劑就是搶時間的。”周滿道:“買吧。”

科科就問:“是從商城購買,還是百科館?”

“百科館有最新研究出來的,莫老師的實驗室做了優化,效果更好,顏色更綠,價格只是稍高。”

周滿都舍得買一整管藥劑了,還能在乎那多出來的一點價格嗎?

於是咬著牙在心裏道:“買吧。”

於是科科就爽快的扣了周滿一大筆積分,這是近年來周滿花費最大的一筆積分了。

落在鄭辜眼裏就是他老師一跺腳一咬牙,閉了閉眼睛後再睜開就一臉兇殘的道:“你去讓人催一下藥,這兒交給我。”

鄭辜應下。

周滿把施署令也支出去了,屋裏只有她一人。

周滿拿出那管綠油油的藥劑,打開往勺子裏倒了約三分之一,合上後收好,這才撬開唐鶴的嘴,見他不樂意吞咽便道:“我知道你現在咽喉腫痛難以下咽,但這可是寶貝,你要是不咽下去……哪怕只是灑出來一滴,我都得心疼死。”

也不知唐鶴是不是聽到了,一直沒動靜的舌頭動了動,周滿將藥劑灌進去,他慢慢吞咽了下去。

周滿松了一口氣。

將他的腦袋放下後便把他身上的針拔了,捏了捏手指,眼睛冒著綠光的看著他的赤裸的胸膛,“唐學兄,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把你的命搶回來的,本來我是不想用這套針法的,但藥還在熬,你體內毒素太多,喝了藥也未必能全解,所以還是應該先去一點毒素。”

周滿道:“雖然很疼,但你剛吃了藥,它可以保護你的臟腑,這套針法正適合。”

周滿對外面高聲道:“鄭辜,你進來。”

鄭辜老實的進來。

周滿道:“你不是一直想學三轉清血針法嗎,你現在看仔細了。”

鄭辜一楞,“師父,你不是說這針很疼嗎?”

周滿就低頭看著唐鶴道:“好歹活著,過來看著。”

鄭辜便過去。

周滿取了一枚針紮下去……

唐鶴一開始沒什麼反應,但紮到第五根針時,他的身體微微顫動,臉上也開始冒汗,便是在昏迷之中也疼得發顫。

鄭辜看得咽了咽口水。

周滿繼續紮針,一直到第九根針才停下,她拿起他的手,在他手臂上紮了幾根針,不一會兒他左手五根手指便有些泛黑。

周滿取出一根粗針來,紮破了他的指腹,黑色的血飆出,然後緩慢下來,血開始一滴一滴的往下滴。

鄭辜看得目瞪口呆,扭頭去看唐鶴,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他覺得唐大人的臉色更白了,額頭和臉上都是細細的汗,全身在微微發抖。

周滿道:“這針……一般用不上,太疼了,清醒的人受不了,昏迷的人呢,也有可能疼醒,人要是疼起來,五臟六腑也是會受損的,畢竟驚悸也能死人,所以將來你們用此針法要仔細斟酌。”

鄭辜:“那為什麼唐大人可以?”

周滿一臉欽佩的道:“因為唐大人意誌力超強,我認為他能忍受這個痛苦,而且……”

她頓了頓後道:“已經這樣了,死馬當活馬醫吧。”

有綠色的藥劑保住他的性命,加上他的確意誌力強大,她完全可以放心用這個針法。

鄭辜若有所思的點頭。

周滿仔細留意他的脈象和出血情況,找準時機將針拔了。

這一套針法極耗心神,周滿將針拔了以後也有些困倦。

藥很快熬好,三碗藥端了上來,周滿權衡了一下,挑了一碗給他灌下。

等了兩刻鐘後,看效果一般,便又斟酌著選了另一碗灌下去。

鄭辜和施署令站在一旁看,驚喜起來,“師父(先生),傷口上的血有變化了。”

周滿俯身去看,大松一口氣,摸了摸他的脈象後道:“拿刀來,給他處理傷口。”

“是。”

鄭辜立即去給刀重新消一遍毒。

周滿烤了烤刀刃後將他胸膛上的剩余的毒肉和毒血清理出來,這才縫合上藥包紮。

此時天早就黑了,屋裏點著蠟燭,這是很細致的活兒,周滿一直忙到半夜才好。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