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7章 梳頭發

終於把白景行小朋友哄睡,白善牽著周滿的手回屋,一路上不住眼的去偷看她。

周滿就掐了他一下,“你偷偷看什麼?”

白善抓住她的手,牢牢地握在手心裏,湊到她耳邊小聲道:“你想再要個孩子嗎?”

周滿臉頰微紅,沈默了好一會兒後小聲道:“我近來不是很忙。”

白善就明白了,拉了她就快步回房。

周滿臉色越發紅,拉住他問,“你不是要和劉刺史計劃剿匪嗎?”

白善:“不耽誤。”

劉刺史手中有海軍,兵馬和戰船都不少,他早看海上的匪寇不順眼了,尤其他兒子替鹽運司押運官鹽,一年官船要往返八趟,時不時的就碰見從邊上晃悠過去的海寇。

當了青州刺史後,因為海寇,從龍池碼頭進出的商船偶爾會受到騷擾,這算他治下,更不能容忍了。

所以白善代替唐鶴與他說項,他立即就答應了。

唐鶴幫他聯動平州和登州刺史,向朝廷申請共同剿匪,劉刺史則保證抓到那群和萊州裏應外合的海寇交給他。

事情進行得還算順利,在白景行小朋友終於從悲傷中出來,已經暫時忘記白若瑜小朋友時,白善一身疲憊的從海上回來,眼睛亮晶晶的道:“我們贏了,平州和登州一帶的匪寇被剿滅打散,窩在海上島嶼裏的百濟流寇和倭寇也被打散了。”

此時正是深夜,周滿被驚醒,此時正坐在床上一臉懵的看著他,見他滔滔不絕,便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臉。

手感特別真實,“是真人啊。”

白善停住話,“……自然是真人。”

他忙起身,將她按進被子裏,把被子給她蓋好,“是我不好,太過激動了,你繼續睡。”

周滿哪裏還睡得著,她徹底清醒過來,正要拉著白善問詳情,他已經跑去洗澡洗頭。

這段時間他一直呆在龍池,還出海了,在船上的時候十天半個月不洗澡都是正常的,此時正渾身臟兮兮的。

等他披著濕頭發輕手輕腳進屋時,便看到周滿已經盤腿坐在外室的榻上。

他瞬間站直了走進去,“醒了?”

周滿頷首,拿起一條大巾子,招手道:“過來,幫你擦頭發。”

白善上前,直接坐在腳踏上。

周滿覺得天有點兒冷,遞給他一個墊子,這才幫他擦頭發,“抓到唐學兄要的人了?”

“嗯,”白善道:“人已經送去萊州,你知道他們偷搶了鹽後賣去何處嗎?”

“何處?”

白善道:“百濟、新羅,還有遼東。”

周滿一楞,“遼東的鹽不是從這邊過去的嗎?”

白善搖頭,“朝廷的鹽運司現在管不到那邊,那邊的鹽現在是自給自足,鹽價甚至比鹽政改革前還要高,大概在一百二十文上下間起伏,百濟和新羅亦是差不多價格。”

雖然他們的錢幣不一樣,但物品的價值換算一下就知道了。

兩國交易一般是以黃金白銀做貨幣,倒是不難換算。

周滿:“敢向番邦走私鹽,他們膽子可真大。”

白善頷首,“是很大,本來他們打的是潤物細無聲的主意,每次都是直接從鹽場裏運出一部分鹽,在運輸時再損耗一部分,每個月通過出海的商船向海寇輸送。”

“海寇把鹽送到各地去私下售賣,得的錢便兩方瓜分,倒也算合作無間,”白善道:“但萊州刺史察覺到了異常,開始讓人盯著鹽場和鹽運司。”

“萊州鹽場一開始就是萊州刺史主持,就算鹽運司接手,他也有自己的人手在裏面,察覺到不對,他便派人嚴防死守,結果他們連著三個月沒能運出私鹽去,買方催促得急,他們一昏頭就把運送官鹽的官船給鑿沈了。”

“鹽袋裏還有一層防水的油布袋,捆緊了,便是落進海裏也能防水。事後等人一走,他們找水性好的人潛下,綁了鹽袋便可拉起來。”

周滿嘖嘖稱奇,“為了錢,他們可真是太有想法了,無所不用其極呀。”

她很不解,“都這麼聰明,用在正途上不好嗎?正途上賺來的錢不香嗎?”

白善想了想後道:“正途上來的錢少吧。”

周滿搖頭,“可作奸犯科需要花費的心力更多,還心驚膽戰的,加上觸犯法律帶來的後果,得不償失啊。”

“將這些聰明才智放在正途上,同樣能賺來不菲的金錢,錢嘛,夠用便可,何必執著於此?”

白善笑著回頭看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道:“那是你心正,容易滿足,但這天下人心,最難滿足的便是貪欲了。”

周滿伸手將他的腦袋推回去,讓他坐正來,繼續給他擦頭發,“拿住了海寇,唐學兄這案子便算了了吧?不知道他願不願意來北海縣住一段時間呢?”

白善道:“回頭問問他,不過他已經來巡察過一次,再來,不是顯得他偷懶,便是顯得我北海縣有問題了。”

周滿一想也是,他的身份擺在那裏,雖然可以自己選擇去哪兒巡察,卻也不能夠完全隨心所欲。

周滿將他的頭發擦幹,摸了摸他柔順的長發,高興起來,轉身爬過去拿了一把梳子過來,興致勃勃的要給他梳頭發。

白善一把握住她的手,耳朵尖都紅了,“我自己來。”

“不要,我幫你梳。”

白善捏住她的手,強調道:“我自己來就好。”

“你都幫我梳過,我卻還未幫你梳過呢。”說罷擡手就朝他腦袋伸去。

白善忙抓住她的手,臉都紅了,“不行,我自己來!”

周滿就靜靜地看著他。

白善脖子都成紅的了,他本就長得白,這一紅便特別顯眼,周滿上下掃視他,若有所思,“原來你害羞啊~”

白善默默地看著她,半晌後松開手,重新坐回了腳踏,一副任君施為的模樣。

周滿瞬間高興起來,摸了摸他的頭發後細細地梳起來。

白善耳朵尖都紅透了。

西餅打了一個哈欠回屋,對一臉困頓的九月道:“還不睡啊?”

九月努力睜開眼睛,“郎主和娘子還沒睡呢。”

西餅便也和她一起坐在床邊,半天後道:“我們先睡吧,郎主和娘子他們又不喜歡我們在跟前伺候,今晚應該不會叫人。”

九月沒動靜,西餅就扭頭去看她,就見她已經低著腦袋睡著了,她伸手戳了一下她腦袋,她就往另一頭偏去,啪嘰一聲倒在了床上。

西餅打了一個哈欠,也倒在了另一頭床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