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6章 小孩的離別

周滿聞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大手一揮道:“我給你做!你娘我別的手藝拿不出來,蒸牡蠣還是可以的。”

她扭頭和唐鶴道:“唐學兄,我們今天中午吃牡蠣吧,這東西主傷寒寒熱,溫瘧灑灑,驚恚怒氣,除拘緩鼠瘺,久服可以強骨節,還可以延年益壽。”

唐鶴:“你說了算。”

周滿就繼續在船上挑起來,“那條黃花魚也不錯,取了……”

遠處來了一艘船,快速靠岸後,一個渾身濕漉漉的漁民提著木桶就朝他們跑過來,“大人,大人……”

隨行的護衛連忙攔住他。

他也不沖,直接在外面跪下,抱著懷中的木桶,眼睛發亮的道:“大人,我摸到了鮑魚,特別大的鮑魚,我自己估量了一下,四頭就有一斤了。”

周滿一聽,立即上前看,驚喜,“還真不錯呢,我們都要了。”

等他們買了東西離開,立即有人圍上那個漁民,“老趙,你運氣可真好啊,就正好撞上了白大人和周大人來買海貨。”

老趙也特別高興,眼睛都笑得看不見了,“運氣好,運氣好。”

“直接賣給周大人他們,可比拿到集市上賣多賺了三成吧?傳出去也不會惹惱了那些掌櫃東家和二道販子。”

畢竟能把東西賣給別院的貴人是他們這一片所有人的榮耀。

拎著木桶的西餅也很高興,和周滿道:“比我們在縣城買的可便宜太多了,果然要吃海鮮還是得來海邊,娘子,明天我們還來嗎?”

唐鶴豎起耳朵聽。

周滿就扭頭問唐鶴,“學兄明日走?”

唐鶴一臉惋惜的點頭,“明日一早。”

“那傍晚讓下人出來采買,明天一早我們吃海鮮粥。”

唐鶴忍不住笑,“盛情難卻。”

這一次出遊,正事只有唐鶴和白善在談,其他人都是放寬了心吃吃喝喝玩玩,因為白若瑜小朋友快走了,明達還破天荒的同意他下海撲騰了一圈。

惹得白景行心動不已,於是突破五月的嚴防死守,也啪嘰一聲撲到了海裏。

白善見狀,便脫了衣裳拎著她下海,在淺水區陪她玩了好一會兒,一直到兩個孩子都精疲力盡。

不過他們被拎起來時還有些意猶未盡,一同決定把玩沙子排在了後面,在海裏玩更好玩。

回到北海縣,殷或和白二郎便開始準備回京事宜。

明達將幾本賬目交到周滿手裏,道:“這是紙坊的賬目,雖然那邊有管事管著,但你也要偶爾去巡視一二。”

這些事之前都是明達管著的,不過她要離開了,那此事便只能周滿接手,畢竟紙坊也有他們的一部分。

周滿接過賬簿,一口應下。

劉將軍上任,白善一早便去青州城見劉將軍了,所以周滿帶著家人將他們一路送到青州,打算在青州住一晚,第二天再送人離開。

明達不打算驚動青州的官員,因此沒有宣揚,連北海縣的人都不知道公主和駙馬要回京呢。

這幾年公主都住在北海縣,青州和北海縣都已經適應北海縣裏有一位公主的事實。

白善也出來送行,一路將人送到十裏長亭才停下,“你們一路保重。”

周滿叮囑,“給你們的藥收好,路上若有不適,還是應該找大夫問過再用藥。”

殷或道:“此時秋高氣爽,趕路並不辛苦,你們不必太擔心。”

白二郎則道:“你們也要盡早把這邊的事情昨晚,爭取早點兒回京與我們團聚啊。”

明達瞥了他一眼沒說話,和滿寶道:“你們也多保重。”

大人們面對面站著告別,他們腳邊的兩個小豆丁也面對面站著,你看我,我看你,偶爾還要擡起頭來看一下大人。

白景行把自己的小木馬遞給白若瑜,“我娘說你要回家去看外祖父和外祖母,我的馬就先送你玩吧,別弄壞了。”

白若瑜接過,一臉的糾結,“我沒給你準備禮物。”

白景行大方的揮著小手道:“不要緊,等以後我也去看我外祖父外祖母,到時候你也來送我,再給我準備禮物就可以了。”

她還給人想好了禮物,“你送我那個彩色的繡球。”

“不行,那是我外祖父送我的,我也很喜歡。”

“又不是不還給你,等我從我外祖父家裏回來就還給你,你就給我玩一玩唄,”白景行道:“你也要記得還給我木馬呀,不許搞壞了。”

等白景行回家好幾日不見白若瑜回來,一問祖母才知道,白若瑜很可能不會回來了,她立即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往外跑,被抱住了身子還用力的往外伸。“我的木馬,我的木馬,大寶兒,大寶兒,哇,哇,你們騙人,啊——”

周滿和白善被她的哭聲一震,跑出來一看,就見她一屁股坐在地上,仰著小臉哇哇大哭,雖然朝著天空,但眼淚卻跟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嘩嘩往下落。

周滿瞬間心疼不已,上前抱住她,撫著她的後背問,“怎麼了,怎麼了,怎麼哭得這麼慘?”

白善也是一臉的心疼,拿出帕子給她擦眼淚,看向一旁無奈的鄭氏,“母親,她這是怎麼了?”

鄭氏無奈的道:“她不知道大寶兒不回來了,還以為和以前一樣,他和父母出去玩個兩三天就回來。”

周滿和白善連忙勸慰她,“別哭了,你要實在想大寶兒,那就給他寫信吧。”

周滿哄著她道:“你不是認識很多字了嗎,寫信和說話是一樣的,只是他聽到的時候晚些,你聽到回復也晚些而已,其實是和人在你身邊差不多的。”

白景行已經不是三歲的小朋友了,她四歲了,所以抽泣的道:“娘親騙人。”

“胡說,娘親從不騙人的,”周滿道:“不信你寫封信,我讓人給大寶送去,看大寶會不會回你,是不是跟在你面前說話一樣的?”

白景行打著哭嗝,一抽一抽的應下了。

周滿就抱著她去寫信,但她畢竟是第一次跟小夥伴分開這麼久,還是很不適應,因此便是寫好了信,躺在了床上也是一抽一抽的。

鄭氏看得心疼不已,摸著她的腦袋道:“不然讓你爹娘再給你生個弟弟妹妹,到時候你帶著玩兒好不好?”

白景行立即眼睛一亮,“我還有弟弟妹妹?”

白善和周滿:……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