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4章 請教

白景行和白若瑜小朋友被強制帶到酒樓時,正好在樓下和白善白二郎他們碰上。

白善看到渾身臟兮兮的女兒,已經習以為常,只是拿出帕子給她擦了擦臉上的沙子和眼淚,問她,“怎麼哭成這樣?”

白景行立即告狀,“五月姑姑不許我玩沙子。”

五月連忙稟道:“娘子派人來說該用飯了。”

白善便說她,“不就是玩沙子嗎,值得你哭成這樣?”

“你這兩日必定沒少玩兒,玩樂也該有個度,總是玩沙子,以後厭煩了,你豈不是少了一件樂事?”

“我不會厭煩的。”

“這就跟你以前說不會厭煩吃肥肉一樣不可信。”

白景行立即不說話了。

她剛滿周歲的時候特別喜歡吃肥肉,一直持續到半年前,最喜歡的食物就是七分肥三分瘦剁碎了做成肉羹,拌著飯吃特別好吃。

但半年前,她突然就不喜歡吃肥肉了,一點肥的都見不得,一定要全瘦才行。

白景行小大人一樣的嘆了一口氣。

白二郎已經一臉嫌棄的吩咐宮人把他兒子抱下去清洗。

這家酒樓不小,一些大包間裏是有盥洗室的,巧了,今天周滿定的就是豪華大包間。

所以倆人就被帶到隔間裏去清洗了。

唐鶴看得目瞪口呆,“這兩孩子這麼調皮?”

這也太臟了吧?

他自覺他兒子夠調皮的了,但也少有弄得這麼臟的時候。

白善不在意的道:“小孩子哪有不調皮的?”

周滿深以為然的點頭,“守規矩就行。”

唐鶴:“……調皮和守規矩還能放在一起嗎?”

“當然可以,”倆人道:“玩樂並不犯規矩。”

“好吧,”唐鶴揮揮手,決定略過此事,談起正事來,“殷學弟,你們何時啟程回京?”

殷或道:“我算過,八月初一是個好日子。”

唐鶴挑眉,“的確是個好日子,你們路上慢慢走,回到京城正好過中秋。”

白善問道:“萊州的案子破了?唐學兄是要在我這兒留一段時間,還是……”

“我還得回萊州呢,”唐鶴道:“案子還沒破。”

他轉了轉茶杯,目光在屋內一掃。

白善便讓屋裏伺候的下人護衛全都退出去了,只有隔間留著照看孩子的五月和大宮女。

她們兩個都是絕對信得過的。

唐鶴這才道:“至善,你見過海寇嗎?”

白善:“屍體算嗎?”

唐鶴看向他。

白善便解釋,“去年有海寇襲擊商船,消息傳回北海縣,我便請劉將軍派兵出海剿寇,將商船帶回來,當時除了商船和船上的人外,劉將軍還帶回來兩艘有些破爛的船,還有十幾具屍體,那都是海寇。”

唐鶴坐直了身體,問道:“查過他們是什麼人嗎?”

“百濟那邊的流民,”白善頓了頓後道:“不過海上的盜賊不止有百濟人,還有倭國,甚至還有新羅過來的漁民。”

“當然,目前我知道的,勢力最大的,其實是平州和登州一帶出去的海寇,他們多是島民。”

唐鶴驚訝,“晉人?”

白善無奈的點頭,“對,這些人裏有相當一部分是流放過來的罪人或罪人後代,他們與當地的漁民下海為寇,原因各種各樣,但最原始的目的便是為了利益。”

他道:“我和劉將軍都很頭疼,因為兩地都不在青州治下,我們只能在他們出現時反擊,管不到他們老巢那裏去。”

唐鶴手指敲了敲桌子,“這就很有意思了。”

“怎麼,官船沈沒與他們有關?”

“不止,”唐鶴微微一笑道:“不過此時案情,我暫不能告訴你們詳情。”

唐鶴思考許久,湊近白善問道:“至善,你對鹽政了解得多,這曬鹽法又是你琢磨出來的,你來說說,現在一石鹽的收益是多少?”

白善道:“現在鹽由鹽運司專運專賣,價格比三年前降了近一半去,收益其實不大,除去所有成本後一石也就賺個五文到十文之間。”

畢竟現在賣鹽已經算是國家公益性質的了。

唐鶴摸著下巴思考,“聽著不是很多啊。”

白善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後道:“學兄,你問的這個問題得是在鹽有成本的情況下,或者說,有完整成本程序的情況下。”

唐鶴挑眉,“什麼意思?”

白善道:“官鹽被劫,也就是說,他們是平白拿到的鹽,沒有時間、人工和材料的費用,只有部分運輸成本,這樣算下來極其低廉了,再以正常鹽價出售,那他們賺的可就不止一石五文十文的錢了。”

唐鶴輕拍了一下桌子,“對啊,他們要是再運到別的地方,鹽價不止這點,那賺的就更多了。”

周滿剛和明達說完百濟新羅呢,聞言敏感的問道:“什麼叫別的地方?”

殷或道:“番邦?”

唐鶴點頭,“不錯,我查了一下,那艘沈沒的官船一點兒也不簡單,按說,海船難造,特別珍貴,他們就算想搶鹽也不會把船沈沒了。”

這也是一開始沒人想是監守自盜,而是海寇橫行,搶劫官船的原因。

畢竟一艘官船並不比船上的鹽便宜。

“在官船沈沒前,萊州鹽場的官鹽損耗就很嚴重,單看或許沒留意,但我對比過你們北海縣鹽運司裏的賬目,他們的損耗,從生產到下船,是你們的十倍之上。”

白善聞言嘖嘖兩聲,“萊州的柳刺史看著挺精明的,為何會這麼想不開呢?”

唐鶴就一臉怪異的道:“我也是到了萊州才知道,和陛下密折告發萊州鹽場有異的人是柳刺史。”

這下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白善最先反應過來,問道:“萊州鹽運司?”

唐鶴點頭,瞥了一眼白善後道:“當年北海縣鹽場太過矚目,鹽運司官職雖不高,但牽扯的利益極大,所以當時北海縣鹽運司是陛下太子和朝臣們精挑細選出來的人選,為人正直剛強,其他地方的鹽運司就要差一些。”

白善揉了揉額頭,有些氣惱,“鹽運司才成立三年吧?”

怎麼就那麼快鬧出這種事來?

殷或卻是很理解,“即便鹽專賣了,價格往下調了一半,它依舊是最賺錢的行業之一,畢竟,這世上的人可以不喝茶,可以不用鐵,卻不能不吃鹽。”

明達突然道:“斷人錢財如殺人父母,唐大人,你要小心些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