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2章 龍池別院

話是這麼說了,但皇帝還是找了殷禮。

於是殷禮的書信便到了北海縣。

此時,郭刺史已經離任回京,劉將軍還沒到任,青州這邊又是底下的長史和路縣令暫時主持。

殷或收到父親召他回京的信,想了想,收起信去找白善,“我手上的事都和你交接完了。”

白善問:“打算何時啟程?”

“還得問白二和公主,不過我們不急,”殷或道:“我會先寫一封信回去,說明交接事情需要時間,八月正是海鮮最豐美的時候,我帶上一些回京,趕在中秋前回去就行。”

“你們弱的弱,小的小,路上不能太趕,還是得早些啟程,留足時間在路上才好。”

殷或點頭,問道:“唐學兄現在何處?這一走不知何時能碰面,不知他可有時間來北海縣聚一聚。”

白善道:“在萊州吧,上個月是第二季度出鹽的日子,萊州運送官鹽的官船沈了一艘,本來此案已經切結,是海上的海寇所為,但事情報到京城,陛下震怒,下令讓學兄前去復查,他半個月前特意從臨淄縣趕過去的。”

因為北海縣就在萊州邊上,正巧北海縣也有鹽場,一半的官鹽也是通過官船運輸出去,對海上的情況很了解,所以唐鶴專門來信問他海上的情況。

白善的官船偶爾也被海寇騷擾,但還未被對方擊沈過,歸根結底,是因為當初官船是和劉將軍借的,如今管著這三艘官船的就是劉將軍的兒子。

也是因為劉小將軍,白善才和劉將軍認識,一來二往的來往起來。

不過這兩年因為海運很繁茂,海上的強盜的確多了起來。

白善道:“我去信問問吧,從萊州到北海縣也不遠,嗯,直接請他去龍池吧,你們不是想吃海鮮?讓滿寶請兩日假,算上休沐一起,我們去龍池住幾日。”

周滿現在是青州醫署署令,加北海縣醫署署令,她的官兒最大,所以請假也是和自己請。

她算了一下最近的事情,發現不是很多,主要是大家開始收豆子,農忙起來看病的人就少了。

於是她很大方的應下,自己給自己批了假條,然後把事情交給副手鄭辜,她帶著家人就先去龍池。

白善和殷或白二郎反而落後一步,他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等處理好了才過去。

白善去龍池更方便,連假條都不用,直接就能去。

龍池已經大變樣。

馬車從寬敞的官道上繞過來,一擡眼便是一個大牌坊,上書“龍池碼頭”四個大字,過了牌坊便是一條直通到底的寬敞街道,騎在馬上可以隱約看到盡頭處的碼頭和大海。

整座碼頭城鎮是整體向大海傾斜的趨勢,兩邊是相似的商鋪房屋,這是一座繁華成都不下於北海縣縣城的大鎮了,街道小巷將這些房屋連接起來。

雖然才建起來不到三年,但所有的商鋪都開張了,來往的商旅百姓特別多,才進入便是熱鬧的叫賣聲。

但他們沒有順著街道往下,而是向左一拐,順著另一條路向山坡上去。

半山腰處獨有一個院子在那裏,有一條寬敞的大路連接到門口。

別院裏的下人早收到主人家要來的消息,早早便將大門處的路和空地灑水打掃一遍。

看到車馬上來,一個面白無須,身量較小的管事立即帶著下人們小跑著上前,馬和馬車一停下,他便帶著大家跪在車旁,磕下頭道:“奴才恭迎公主殿下,郡主殿下。”

一個大宮女道:“起來吧。”

他立即爬起來,卻是跑上前去幫周滿拉住馬,一臉討好的笑,“郡主娘娘,這風沙大,您怎麼不坐車?”

周滿打了一個抖,跳下馬,“別叫我娘娘,我有點兒寒,還是叫我周大人吧。”

“奴才不敢。”他笑吟吟的將周滿的馬拉到一旁交給下人,又忙碌的去車旁候著,簾子撩開,一個大宮女先踩著凳子下來,這才轉身將明達扶下來……

明達笑道:“你有什麼不敢的?不過郡主叫得好,以後就這麼叫她。”

得了明達的誇獎,他高興的笑起來,連聲應“是”。

明達一下車,車門那裏就探出兩個小腦袋,白景行和白若瑜手腳並用,自己快速的爬出來。

內侍看見,忍不住“哎喲”一聲,伸手小心的去車旁接著,生怕倆人滾下來。

周滿伸手一手一個把兩個拎下來,“都多大了還爬,不會走嗎?”

明達瞥了她一眼,“你倒是會躲清閑,自己騎馬,不知道他們在車裏的時候有多鬧騰。”

周滿沖她討好的一笑,把兩個孩子放到地上後就去後面車上接上鄭氏和小錢氏。

兩個孩子雖然是鄭氏和小錢氏帶的多,但不知為何就喜歡纏著周滿和明達玩兒,只要出門就賴在倆人身邊,怎麼撕都撕不開。

白景行和白若瑜常來龍池別院,都不用人帶著,自己熟門熟路的就往裏跑,身後跟著一串宮女下人。

山上的別院大門一開,下面大鎮的不少人便知道縣城裏的貴人又來了。

“這次來的人似乎比較多,三輛馬車呢。”

“我看到周大人了,她騎著馬呢,你們說我要是送她一桶海參,她會不會送我一些藥?”

“嘖,周大人是缺一桶海參的人嗎?她不會自己買?要想請周大人看病,要麼去醫署裏碰運氣,要麼就拿她沒見過的東西去求她。”

“對了,聽說去年登州來了一位吳老爺,他給了周大人一尾海魚,沒人見過的,周大人收了以後特別高興,然後把那位吳老爺給治好了。”

“什麼病啊,竟然千裏迢迢的從登州找過來?”

“不育呀,他是帶著妻子來的,聽說倆人都年過而立了,一個孩子都沒有,在北海縣住了四個月就懷上了,算算時間,現在應該生了吧?”

議論的人不少,卻沒人真的敢上別院去打攪,因為他們知道,別院的人肯定會下來的。

果然,不多會兒,別院的大門又重新打開,這一次鄭氏和小錢氏沒出門,她們趕了半日的路,有些疲累,所以留在別院休息。

兩個孩子卻是精力旺盛,加上在車上睡過一段,所以根本坐不住,才喝了一口水便各自拽著自己的母親往外走。

下人牽了馬來,周滿和明達將孩子抱到馬上,自己也上馬,帶著他們便往山下去。

坐在馬上,白景行小朋友高興得不行,拍著小手沖前面喊,“沖鴨——”

周滿便一踢馬肚子沖起來,風和土就灌了她一走,白景行小朋友瞬間閉上嘴巴,但還是沒忍住咳嗽起來。

周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明達忍俊不禁,打馬走在她邊上,“你都多大了還這樣鬧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