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4章 進擊小朝會

周滿看到內侍一臉焦急的等著,哪裏還敢帶上餅啃?

她搶過西餅手裏的兩包裝了點心的紙袋往袖子裏一塞,跑出去,接過大吉手裏的韁繩就上馬。

“陛下怎麼突然召我小朝會?”

來的內侍是古忠的人,因此他詳細的解釋道:“陛下一早就召見諸位大人開小朝會,大人當時便在名單上,但通知的內侍去了太醫院不見人,又去了崇文館,還是沒人,最後去了太醫署……”

周滿心都涼了,她就睡了一次懶覺……

打馬往皇城去,她還不敢快馬加鞭,壓著速度跑到宮門口,一下馬就把韁繩扔給大吉,一進宮門撒腿就往太極殿跑。

巡邏的侍衛和路過的內侍:……

在他們跟前這樣跑,他們到底是抓,還是不抓?

就這麼一楞神的功夫,周滿已經跑到太極殿下的臺階,開始往上跑,侍衛們便睜只眼閉著眼的當看不見。

哼,以為太極殿那臺階是好跑的?

周滿上到太極殿時,氣都喘不勻了,她拿出帕子擦了擦汗,靠在大柱子上沖看著她的侍衛揮了揮手,指了指書房的門口。

侍衛好心告訴她,“小朝會已經快一個時辰了,您進去吧。”

周滿搖頭,一邊調勻呼吸,一邊咽口水潤嗓子,“還是進去稟報一聲吧。”

萬一皇帝不想她參加小朝會了呢?

侍衛見她就是不肯挪步,也不敢勉強她,轉身進去稟報。

古忠很快出來,看到周滿靠在大柱上的樣子,不由一樂,然後壓低了聲音道:“大人這樣進去豈不是殿前失儀,還是到偏殿梳洗一下吧。”

周滿連連點頭,求之不得。

古忠就帶了周滿去偏殿,讓人打一盆溫水來。

周滿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去後才感覺好些,她往外看了一眼,小聲問道:“古大人,陛下為何突然想起召我開小朝會?”

古忠笑道:“周大人忘記昨日和陛下說的太醫署的事了?”

周滿一拍額頭,“我以為這些事只要和蕭院正、羅署丞談就好,怎麼還要找我?”

畢竟她現在太醫署中只是青州醫署署令而已。

古忠壓低了聲音道:“還有些別的政務,陛下說不定也要問政的。”

周滿若有所思,“不是太醫署的事情,與我問政,朝中大臣不會反對嗎?”

古忠沒說話,熱水上來後親自擰了布巾給她,周滿立即回神,連忙接過,“多謝古大人,我自己來就好。”

古忠微微一笑,退後一步。

朝中上下文武百官,會叫他古大人的沒幾個,周滿算其中一個。

周滿擦了擦臉,將頭發重新攏了攏,把官帽帶好,又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這才挺直了腰背和古忠進去面見皇帝。

皇帝掀起眼皮看她,“周大人,這一大早你去了何處?朕派了三路人馬去找你都沒找到。”

周滿老實的跪下認錯,“回陛下,臣犯了懶性,沒有到衙門點卯,請陛下降罪。”

底下坐著的大臣們都沒說話,有人知道老唐大人和周滿關系不錯,尤其最近私底下有流言,覺得老唐大人肯定是在周滿那裏聽到了些風聲才能在皇帝問策時更強一頭,從而摘得左相這顆果實。

當時魏府吊唁,不少人都看到倆人一起走了,雖然只是在路上走了一段,但誰知道他們說了什麼?

老唐大人不動如山的坐著,不過作為前禦史臺大夫,他也沒參周滿怠政。

坐在劉尚書旁邊的楊和書就躬身笑道:“陛下,周大人自回京後便一直忙於政務,今日難得偷得半日閑,她素來只參加大朝會,不知道小朝會召見也是情有可原,何況,她還是外放官。”

外放官回京不用點卯也是規矩。

周滿老實的跪著。

刑部左侍郎道:“我記得周大人還是崇文館編撰,這可不是外放官。”

他道:“周大人平時在青州也就算了,管不到崇文館編撰的事,好容易回一趟京城,怎麼也要打理一下崇文館的政務吧?”

周滿誠實的道:“陛下,崇文館修撰醫書的事臣從不敢懈怠的,今年的稿子都已經上交。”

蕭院正立即道:“不錯,崇文館已經將稿子交到我們太醫院,由太醫們共審,沒有問題便可印刷,今年周大人已經上交有兩冊,上冊醫書已經印刷出來給學生們用了。”

皇帝本來就不是很生氣,因為周滿的確是他臨時叫來的,於是擡手道:“平身吧,坐下聽一聽,一會兒要談地方醫署改制之事。”

太子突然道:“父皇,周大人是外放歸京,沒有約束,下次小朝會再想找她還不知道要去哪兒找呢,太過費事,不如下令讓她每日進宮小朝會議政,倒省了不少人力。”

周滿:……

皇帝點了點頭,覺得這個主意不錯,於是當場下令。

周滿只能低頭應下,然後起身走到楊和書旁邊的席位上盤腿坐下。

老唐大人和劉尚書勾了勾嘴角,對此事並沒有意見。

李尚書看了周滿一眼,欲言又止,皇帝已經道:“繼續吧,說到哪兒了?”

老唐大人道:“鹽運司進江南,改變制鹽之措的事。”

周滿眉頭便是一跳,垂下眼眸老實的聽著,心裏卻不由冒出剛才古忠說的話。

問政嗎?

她當官好多年了,但大朝會上她基本不參與其他政務,除非皇帝點名問到,不然除了醫藥的事外,她基本不開口。

因為她知道,對於女子參政,朝中是有不少人有意見的,她之所以能安穩站在大朝會上,就是因為不涉及到醫藥之事,她基本不主動開口。

周滿習慣性的聽他們議政,她就坐在位置上一邊聽著,一邊走神思索。

她知道太子的意思,明為訓她,實際上卻是讓她進了小朝會。

皇帝的小朝會可不是誰都能進的,就連蕭院正,十次裏也有三四次是不在列的。

這是讓她也參與別的政事?

不知道白善知道後什麼感覺,嘿嘿嘿,她好似又先他一步了呢。

正胡思亂想,周滿聽到皇帝說起了地方醫署改制之事,她立即端正坐好,擡起頭來看向斜對面的蕭院正和羅大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