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8章 告別

魏知也早有心理準備,道:“唐明輝克己公正。”

皇帝想了想道:“河間郡王亦敏慧。”

魏知搖頭,“李尚書雖然忠心,但私心過重,怕是不能進門下省。唐明輝外便是趙國公,還有劍南道節度使張明德……”

魏知推薦了幾個人,喘了一口氣後道:“臣所知有限,人是否得用還請陛下仔細斟酌鑒別。”

之前魏知推薦的人才裏有好幾個出了問題,雖然人心易變,人也會隨著時間改變,但變得那麼面目全非還是讓魏知吃驚,所以他並不敢和皇帝保證這些人一定能做得好。

皇帝就問道:“唐明輝去了門下省,那禦史臺怎麼辦?”

“可交給劉會或封良。”

周滿眼皮跳了跳,封尚書也就算了,他好歹是刑部尚書,但劉尚書一個戶部尚書怎麼也去禦史臺?

以他的圓滑,他能幹好禦史的活兒嗎?

皇帝卻點了點頭,笑道:“朕也是如此想的。”

他點了點自己的手指問道:“魏卿覺得楊和書此人如何?”

魏知挑著嘴唇笑道:“品如其貌,才更甚之。”

皇帝也是這麼認為的,點了點頭,沒有就這個話題深論下去,而是指著太子道:“愛卿覺得朕以後要把這孩子交到誰手裏才好?”

魏知也看向太子,輕聲道:“孔祭酒才高禮重,莊少傅平和有才,朝中有才有德者不少,陛下都可以為殿下請為師。”

習慣使然,魏知說完便勸誡起來,卻是勸皇帝的,“陛下要嚴格要求儲君,但也不能過於寵愛別的皇子。尊卑有別,歷朝歷代,有多少野心就是因為尊卑不分引起的……”

太子低著頭聽著,老實得不得了,皇帝則是額頭青筋跳了跳,但想到魏知都這樣了,他今天便不與他爭。

君臣兩個談了不少,最後周滿幾個還和太子一起被遣出門外,連古忠都退了出來,君臣兩個在裏面說悄悄話。

周滿站在廊下回想著剛才聽到的話,心中稍稍激動,楊學兄這是苦盡甘來,要被召回京城了。

可惜了,這是從皇帝嘴裏聽到的機密,只能爛在肚子裏了,等回到青州才能悄悄和白善說一說。

太子也在想剛才那場談話,回神過來便見周滿正百無聊賴的點著腳下的泥土玩,他便問道:“一直忘了問你,聽聞你四哥都從青州回來了,怎麼明達他們不跟著一起回來?”

周滿道:“孩子還小呢,不好出遠門,公主估計還得在青州住兩年。”

太子就毫不客氣的翻了一個白眼,“我看是你們夫妻兩個特意留了他們兩個在那裏給你們做白工吧?”

周滿心中一虛,小聲道:“那要不您和陛下說說,在青州給他們找個官職?”

“青州有什麼官職能給白二?”太子道:“連個縣令空缺都沒有,孤總不能為了他就讓別人給他騰位置吧?”

“這倒不至於,別的也可以嘛,”周滿道:“不在官職高低,讓他有事情做就行了。”

太子:“他現在沒事情做嗎?”

周滿心虛了一會兒,小聲道:“等我回去,我和白縣令提議提議,給白駙馬開一份工錢?”

太子揮手道:“孤不管你們這些事。”

“孤問你,新稻種一事果然有白二郎的功勞?”

周滿連連點頭,“當然是真的了,雖然很少很少,但其實我的功勞也不大,最大的還是我大哥大嫂和大侄子的,我莊子裏的試驗田一直是他們在打理。”

太子瞥了她一眼,見她還在熱情的推薦自己的侄子,便問道:“你不會不知道吧?”

周滿一楞,“什麼?”

“新稻種一事,你們還有封賞,只是現在未曾下旨而已。”畢竟魏知病重,皇帝現在不太有心情封賞。

雖然他沒心情,但太子是知道內情的,畢竟父子兩個討論過。

對上太子的目光,周滿搖了搖頭,太子便揮手道:“罷了,過一段時間你也就知道了。”

太子和魏知在屋裏聊了許久,周滿他們腿都要站僵住的時候,皇帝終於高聲讓人進去。

魏夫人收到消息,立即將面下了,不一會兒就端了一碗面過來。

魏知此時精神還不錯,雖然臉色看著有些白,但還能坐著,笑吟吟的和眾人說話。

魏知接過面,和皇帝道:“陛下,臣就不留您了,您和太子回去吧。”

皇帝卻搖頭,“朕聞著這味兒不錯,便帶著他在你這裏討一碗面吃。”

雖然今天來,問政是一個主要原因,但最重要的還是送別魏知,皇帝自然是不可能就此離開的。

魏知卻是真心希望他能走的,雖然他心底有很多話,可有些話也就只能在心裏想想,是不能訴之於口的,皇帝再留在此處,他怕臨死前會忍不住說出來。

他死了,自然可以一了百了,但他還有兒孫呢,皇帝是大氣,但有時候也極小心眼,萬一他那些心裏話真的讓他犯了左性,以後怕是要算在他兒孫頭上。

所以魏知極力勸誡皇帝離開,“陛下不能在宮外久留,您能來看臣這一趟,臣已是萬分感動……”

皇帝也很感動的握著魏知的手,然後表示他就是不走。

魏知:……

他不由看向站在人群之後的周滿。

周滿接觸到他的目光,想了想後道:“陛下,您的身體也才好,不能過了病氣,還是回宮去吧。”

周滿扯了扯蕭院正的袖子,蕭院正領悟,立即應和道:“是啊陛下,您的身體才剛剛好,可得註意一些。”

太子一聽,便也跟著勸,“父皇實在憂心,就由兒臣留下代父皇送魏大人吧。”

皇帝被勸出門,回頭看了一眼魏府,到底嘆息一聲上車離去。

魏知精神超級好,不僅單獨用了一碗面,傍晚的時候還和家人一同用了晚膳。

就在他們以為魏知可以熬到第二天時,魏知含著嘴角的笑意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蕭院正上前探脈,嘆息一聲後道:“魏大人薨了。”

魏家頓時哭聲一片。

周滿嘆息一聲,和蕭院正退後一步,沖著魏知行了一禮後退下,帶上自己的藥箱便告辭離開了。

魏府的管家將他們送出門,拿出兩個錢袋子要給他們,周滿和蕭院正都推了回去,“我等是奉命而來,這是我等職責。”

“大人誤會了,這是車馬費。”

周滿搖了搖頭,拎著藥箱便轉身離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