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5章 召見

周滿坐在榻邊,朝她招了招手,“我和明達給你帶了些東西回來,只是還需要幾天才能到京城,到時候你去我家拿。”

長豫走過去坐在她身邊,嘆著氣點頭,“好。”

周滿伸手握住她的手,“你別太傷心了,魏府這邊還要你主持吧?”

長豫點頭,“婆母和駙馬都憂傷,現在這邊是我在管事。”

她嘆氣道:“其實家裏人都早有心理準備了,我也不瞞你,早前你說公爹身體不好,已經是強弩之末,那時候家裏就開始做準備,只是拖了三年,我們便覺得說不定能拖更久,但年前他病倒,到現在已經半年多了,身體時好時壞,好的時候能處理公務,壞的時候連下床也不能夠,所以家裏該做的準備都做了。”

“但有準備,心裏還是不太能接受。”長豫覺得自己還好,雖然有些傷感,但已經能接受,但魏玉和魏夫人顯然不能。

長豫緊緊握住周滿的手,雙眼緊盯著她問道:“滿寶,他的病真治不好了?”

周滿對著魏知的脈象分析了一下藥液的作用後搖頭,“我們大夫有能治的病,但也有不能治的病,魏大人現在就屬於不能治的那一種,別說我們了,便是神仙,只怕也救不回來。”

她道:“三年前,魏大人要是肯聽我的,放下公事,能夠全身心的放松下來養身體,那說不定還能拖延個五六七八年,但這三年他忙於國事,殫精竭慮,損耗極大,我就是有回天之術也救不了呀。”

長豫沈默了一下,“接下來幾日要有勞你了,你剛回京,肯定累了,現在就先休息吧,對了,要不要派人回你家裏取些東西過來?怕你用不慣這裏的東西,或者缺什麼告訴我,我讓人開了庫房給你添上。”

周滿驚奇不已,“天啊長豫,你竟如此周到了。”

長豫:“……我都做母親了。”

“那你幫我把西餅叫來吧,她知道應該帶什麼東西。”

長豫應下,派人去周宅裏叫西餅。

魏大人這裏離不得人,周滿還得抽空進宮回話,因此基本不能回家,所以周滿雖然回家了,但周家人還見不到周滿。

到魏知行針的第四天,魏家的另外兩個兒子帶著妻兒趕到,同時,周立重也進京了。

他一進京便被帶到了皇宮,連家都沒能回。

他有些緊張的站在太極殿前,用力的撫了撫袖子,想要將褶皺撫平。只是他這幾天一直在趕路,風塵仆仆的,這衣服都穿三天了。

周立重心裏有些後悔,進京後應該要求先回家洗漱換衣裳的,他記得以前小姑出外差回來,只要不是特別緊迫的差事,她都會先洗漱再進宮……

周立重正低著腦袋懊悔時,突然聽到一個內侍小聲提醒道:“周大人來了。”

周立重立即扭頭朝下看去,就見遠遠的,小姑正拎著官袍拾階而上,陽光照在她身上,讓她整個人都發著光,連陽光都成了碎片一樣。

周滿走上臺階,一擡頭就看到候在門口的周立重,笑了笑,上前問道:“何時進京的?”

周立重心中大安,呼出一口氣道:“一個時辰前?我一進京就被帶進宮來了。”

周立重可沒進過皇宮,所以從頭到尾都很緊張,以至於留意不到時間的流逝。

周滿點了點頭,和內侍道:“還請稟報陛下我們來了。”

內侍應下,連忙進去稟報,不一會兒古忠親自出來,躬身笑道:“周大人,陛下請您二人進去。”

周滿就帶周立重跟上,低聲問古忠,“屋裏人多嗎?”

古忠也壓低了聲音,“諸位大人都在呢。”

周滿心中就有數了,回頭和周立重道:“一會兒陛下問什麼就答什麼,多聽少說。”

周立重:“是。”

皇帝正在開小朝會,因此朝中重要的大臣都在,此時議事剛告一段落。

周滿領著周立重上前拜見皇帝。

皇帝揮了揮手道:“平身吧。”

“你就是周立重?擡起頭來讓朕看一看。”

他仔細打量了一下周立重,人雖然有些黑,卻很精神,臉有棱有角,倒不失俊朗。

他看了看周立重,再扭頭去看一旁忍不住好奇擡起頭來看向他的周滿,忍不住笑起來來,“你們姑侄眉眼間還是有相似之處的,朕聽人說,你們祖上就有長得極好看的人?”

周滿想了想後道:“我太祖母和祖母?”

皇帝揮了揮手,並不太在意這個,不過他還是喜歡長得好看的人,於是攛掇周立重,“以你的相貌,可以讀書考學,只要能考中明經,未來必有一番前程。”

老唐大人見皇帝這麼光明正大的顏控,忍不住重重咳嗽了一聲。

周滿見周立重一臉的為難,臉色都漲紅了也不知怎麼回話,便代他道:“陛下,他無心科舉,您還是別為難他了。”

“讀書雖好,但其他行業也不差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嘛,種地種得好,不同樣可以為國為民做貢獻嗎?”

皇帝垂眸思考,“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這話倒是新鮮。”

這話沒有嗎?

那是她在哪本話本上看到的?

周滿咽了咽口水,忙轉開話題道:“陛下召見我們是為新稻種之事?”

“對,”皇帝回神,頷首道:“此事重大,朕聽莊少傅說周家手裏記錄有試驗的數據?”

周立重連連點頭,從袖子裏掏出兩本冊子,又從後腰處掏出兩本,再從靴子裏掏出兩本……

周滿:……

皇帝和眾臣:……

周立重把掏出來的六本書舉過頭頂奉上。

古忠也就楞了一下便上前接過,奉給皇帝。

周滿沒忍住,悄聲問周立重,“你怎麼塞在靴子裏?”

大家都豎起了耳朵聽。

周立重小聲道:“他們說進宮不能攜帶外物,我就只好揣身上了。”

眾人:……揣身上就不是外物了嗎?

皇帝額頭抽了抽,開始翻開冊子,半晌後問,“哪一本是最新的?”

周立重忙回話,“標了數字八的那一本。”

皇帝便抽出來,問道:“這裏只有六本,為何要標註數字八?”

“因為還有兩本沒帶上。”

是因為揣不上了嗎?皇帝腹誹,沒有問出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