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1章 都病了

魏大人的確生病了,但病的不只是魏大人,皇帝也病了。

一大早起來他就覺得喉嚨不舒服,侍衛伺候他洗漱時一摸,發現他額頭滾燙,便立即稟報給了殷禮。

從莆村趕回京城,快馬需要一個多時辰,皇帝現在顯然是不能快馬回去的,坐馬車最少要兩個時辰。

他可不敢讓皇帝高熱時在路上奔波兩個時辰,所以他讓人去請了大夫來,開了藥熬了喝下去後,便立即帶著大夫一同護送皇帝和魏大人回京。

殷禮沒有告訴莊先生皇帝生病的事,與他道:“陛下心急新稻種的事,莊先生還是協助周家將關於新稻種的培育寫成折子呈上去吧。”

莊先生心領神會,拱手應道:“是,那下官留在別院裏整理資料。”

殷禮點點頭,讓人將魏大人扶出來。

皇帝雖然發熱,但除了臉色微青外基本看不出來,他笑吟吟的走出來,大踏步走向馬車,和莊洵道:“朕給你多放幾日假,將折子寫好一些。”

莊先生應下,目送他們一行人離開。

周大郎和周五郎跟著站在一旁,見車隊都走沒影兒了,莊先生還看著,倆人便也探著腦袋往路上看了又看,“先生,皇帝他們都走遠了。”

莊先生這才轉身回去,“大郎,套上騾車,我們也回京城。”

“啊,皇帝不是讓我們寫什麼折子嗎?”

莊先生微微一笑道:“折子可以遲一些日子再上,這是你們周家的大事,可以等滿寶和立重回來後由他們整理成冊上交陛下。”

周大郎:“可殷大人剛剛說讓您上折子,萬一皇帝見您遲遲不上折,怪罪您怎麼辦?”

莊先生嘆氣道:“只怕接下來一段時間陛下沒功夫關心此事了,還是等周滿他們回來再說吧。”

雖然殷禮說生病的是魏大人,但他又不是傻子瞎子,何況周滿是他弟子,他多少也會些醫理的,陛下一看就是身體不舒服。

莊先生頭疼起來,昨日皇帝臉色就不是很好,莫不是中暑了?

殷禮也懷疑是中暑了,所以上車後一直灌皇帝喝水。

皇帝都快煩死了,一早上不僅只能喝粥,還得喝藥,喝完藥又得喝水,每隔一刻鐘就要被勸著喝一碗水,好煩啊。

皇帝下車解放了一下自己,回到車上,看到殷禮又拿著水囊上來,頓時臉都青了,“守節啊,你也別光盯著朕,你看看魏卿,他可比朕病重,你也關心關心他。”

靠在車壁上的魏知掀起眼皮來看了皇帝一眼,又垂下眼皮去,並不太想與他說話。

殷禮道:“臣已經關心過魏大人了,陛下,您該喝水了。”

皇帝盯著遞到眼前的水囊沒接,道:“水喝多了還得停車,有這功夫不如早些回宮。”

他道:“雖然有些發熱,但朕並不覺得很嚴重,你們也太大驚小怪了。”

魏知慢悠悠的道:“陛下,你身上有舊疾,而且前些年便因為咽喉疼痛差點兒危及性命,此次豈能兒戲?”

“可朕現在精力旺盛,精神也好,不管遠看近看,你看朕像是生病的樣子嗎?”皇帝道:“倒是魏卿你,你臉色都發白了,唉,早知道你會受累生病,做題朕就不該叫上你一起來。”

殷禮繼續舉著水囊,提醒道:“陛下,蕭院正和周太醫都說過,咽喉疼痛,多飲溫水有緩解之效,臣不指望這水能治好您,但至少不能讓您加重了病情,不就是路上多停幾趟車嗎?臣停!”

而且馬跑累了也得歇一歇不是?

皇帝見拗不過倆人,只能默默地接過水囊,早知道就不把古忠留在宮裏了,應該把他帶著。

一行人終於趕在午時前後進宮,蕭院正和劉太醫被緊急召進宮中。

皇帝一看見他們就指著偏殿道:“先去看魏卿,快去!”

一頭霧水的倆人便又轉身去了偏殿,一旁的殷禮欲言又止,古忠已經上前伸手扶住皇帝,一臉憂心的道:“陛下,您也要保重身體才是,怎麼才出去一日就都生病了?”

魏知是受了寒氣,加上他本來就生病,這一受寒,病癥就更重了,被送到偏殿時,整個人都有些神誌不清了。

蕭院正和劉太醫忙給他紮針用藥,只是他身體很不好,給他開藥是一件很麻煩的事,禁忌太多,有些藥是適合病情,卻又不適合他的身體。

便是都適合,藥效也比用在一般人身上要小很多。

等魏知病情穩定,蕭院正嘆息著收回針,還沒來得及把那口氣嘆完,古忠已經連忙拉著他道:“蕭院正,快去給陛下看看吧,陛下這會兒又燒起來了。”

“又?”蕭院正瞪眼,“陛下也生病了?”

他還以為他就是進宮給魏知看病的呢。

蕭院正忙帶著劉太醫去看皇帝,一邊走一邊道:“太醫院裏這麼多太醫,您怎麼不請其他太醫前來?竟然一直等著?”

“陛下更信服蕭院正和劉太醫的醫術。”

“那為何不早點兒將我們其中一人召過去?”

古忠道:“陛下說此時魏大人更要緊。”

蕭院正沒話說了,去給皇帝問診。

皇帝的病癥則正好和魏知相反,他是熱著了。

殷禮呼出一口氣,問道:“是中暑了嗎?”

“不是單純的中暑,”蕭院正摸著皇帝的脈,眉頭微微攏起,道:“體內痰濕嚴重,又著酷熱,加之過喜,不免損傷心氣,而且……”

蕭院正擡頭看了一眼皇帝的臉色道:“陛下昨晚一夜未眠吧?”

那就更傷身體了。

皇帝:“……朕就是一時高興睡不著。”

這個一時持續時間也太長了。

蕭院正斟酌了一下後去開方,知道皇帝此時咽喉難受,於是讓人去太醫院裏取了西瓜霜來給皇帝服用,先緩解一下。

古忠亦步亦趨的跟著,等他開完方子便問,“陛下沒事兒吧?”

蕭院正斟酌的道:“這幾日要好生靜養,不可食葷腥,清淡些,先看用藥的情況吧。”

因為皇帝有過病情惡化的先例,所以蕭院正也不敢下定論,他道:“這幾日要多留意一下陛下的舊傷。”

古忠應下。

有醫助配好藥拿過來,蕭院正檢查過後拉著劉太醫就一起去煎藥,“不知是不是我把錯了,我總覺得陛下陽過盛,但氣虛,燥熱過重,加之體內痰濕,又中暑,這才發了這場病。”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