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9章 想加封

皇帝一下抓緊了莊先生的手,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道:“莊先生,以後太子要托付與你了,那孩子脾氣急,又大,朕最怕的就是將來他聽不進去人的勸誡。”

莊先生有些感動,也握緊了皇帝的手,“陛下,勸誡太子本就是臣的本分。”

“先生,啊,那個陛下,”周五郎滿頭大汗的跑過來,見皇帝和莊先生手握著手,院子裏的二十來號人全都扭頭看向他,他一時有些緊張,磕巴道:“那個,飯煮好了,我就想問問你們吃啥菜,我去摘。”

莊先生瞬間回神,立即想起周滿還有個罪名,他忙道:“去抓兩只雞,再撿幾個雞蛋,抓幾條魚,村裏也沒什麼肉,便先這麼準備著吧,你們倆人做不來,可到村裏找人幫忙。”

莊先生吩咐完,扭頭和皇帝笑道:“陛下,村子偏僻,基本上都是自給自足,水果也不少,您要不要去看看?就在那池塘邊上,種了好些瓜果,現在正是收獲的時候。”

皇帝:……莊先生什麼都好,就是公正奉公這一點兒上比不上魏知。

不過皇帝還是點頭了,帶著人去逛了一下周滿他們的果園子。

說是果園,其實並沒有分界線,就是圍著池塘種了好幾圈果樹而已,最外面還種有麻。

皇帝看了一眼,問道:“你們不種桑嗎?”

周五郎搖頭道:“養蠶太費功夫,村子裏人手不足,所以不種。”

皇帝停下腳步,算了一下這片職田的大小,平均到每戶的田畝數,他微微瞇眼,“比朝廷分的永業田還要少,就這樣都湊不出人力來嗎?”

莊先生道:“陛下,他們田畝少,但精耕細作,每一畝地耗費的時間都很多,收成也要高些,”

皇帝微微頷首,沒有再問。

這裏種有桃樹、梨樹、蘋果樹,還有石榴,這會兒正是吃石榴的時候,他們一進去就正好看到三棵石榴樹,上面結了不少的果子。

樹不是很高,皇帝擡手就能摘到一些,他伸手摘了一個,低頭踢了踢腳下的土,挑眉道:“這土……”

莊先生就等著他問呢,立即道:“這一片是旱地,地薄,之前一直是種豆子的,頭年還能租出去,第二年村裏的佃戶都知道周滿脾氣好,所以都不願意再租種這一塊地。”

他笑道:“每個大人名下的職田總會有幾畝下等的田,這也是為了公平,這幾畝地不耕浪費,要耕卻又沒人種,周滿便讓周家人在這兒挖了一個大池糖,可以供村裏人浣洗衣物,也能夠養一些魚和蓮藕。”

“挖出來的泥堆在四周,土厚了些,周滿便讓人種了果樹,為了讓果樹,又讓人在這裏面養了雞,雞糞可以養土,如此五六年,這才有了現下的樣子。”

皇帝便笑了一聲道:“朕早聽太子和魏大人提起過,周滿這職田經營得有聲有色,比戶部經營的可好多了。”

莊先生微微放下心來,雖然占用職田挖了一個池塘不算大錯,但此時正值論功之時,莊先生還是不希望這件事影響到她。

皇帝拋著一個石榴去看周五郎撈魚,看著,看著,他擡頭看向天色。

魏知瞥了一眼後道:“已經晚了,今晚想要趕回京城是不可能了。”

殷禮也道:“陛下,夜裏趕路太危險,我們今晚留下吧。”

皇帝:“……不是你們說的不能在外過夜嗎?”

魏知和殷禮:……那也得安全為上啊,要不是你又是要親自數稻谷,又到田裏轉悠了這麼久,他們現在肯定已經在半路上了。

皇帝也不需要他們作答,搖了搖頭後道:“走吧,我們回去再看看稻田,那別院四周的試驗田朕還沒看完呢。”

回到別院,莊先生便去安排皇帝晚上的住處。

周大郎聽說皇帝晚上要住在這兒,一下就驚住了,“皇帝老爺子要住在我家?”

莊先生安撫他,“別怕,皇帝的女兒也沒少來別院裏住,現在做父親的來女兒住過的院子裏住一晚也沒什麼。”

周大郎聽莊先生這麼一解說,緊張的情緒瞬間解了。

而此時,皇帝正帶著魏知和殷禮在田埂上晃悠,侍衛們遠遠的跟著。

“此稻種既然能在綿州和青州同時播種,那劍南道、和河東道一帶都不會有太大問題,”皇帝道:“又是我們這裏培育的,應該也能適應中原一帶的氣候。”

他長出一口氣道:“魏卿啊,說心裏話,朕心裏是真高興啊,有了這一株稻種,中原和朝廷現在的危機能解一大半。”

魏知也贊同的點點頭。

“但中原的人還是太多了,地少糧少,長此以往不是辦法,”皇帝嘆氣道:“朕本想問計莊洵,看他想不想動土地,可聽他的意思,他竟是想要順其自然。”

魏知道:“陛下不是誇他了嗎?”都那麼誇他了,顯然是贊同他的觀點的。

皇帝微微頷首道:“朕自是希望太子能如朕一般,最好將中原上人和地的矛盾解決掉,可朕也知道,太子不是朕,他要是做了朕現在想做的事,大晉只怕危矣。”

“他是對的,”皇帝道:“對於太子來說,順其自然,潤物無聲的進行細微改變才是上策。”

魏知也點頭,“此次因為鹽政,江南動蕩,其實不僅江南損失慘重,朝廷也損失良多。”

雖然沒打仗死人,但損失的東西也不少,那些因為沒有完成交易而消失的價值,那些被他們貪墨掉的賦稅,這些都是損失。

“若不是陛下威望甚重,只怕江南真的會生變。”但凡坐在這個位置上的不是當今,沒有當今的威望和權勢,江南都不能這麼平息下來。

皇帝扭頭看了一眼魏知,見他臉色疲憊,臉上的病容到現在都未曾消失,忍不住嘆息一聲。

蕭院正早和他打過招呼,魏知的身體撐不了多久了。

所以他得給太子留下些人。

皇帝一直不曾考慮莊洵,一是因為他沒有外放的經歷,教書育人還行,其他的,恐怕不行;

二是因為他年紀太大了。

雖然他精神頭看著不錯,但年紀這麼大,誰知道啥時候就病了,就沒了呢?

但現在,皇帝在考慮了。

莊洵對於他的問政,回答得極對他的心思,最主要的是,聽他說讓太子守成,順應時勢,他一點兒也不反感,和在朝中聽別人說讓太子收斂銳意舒服太多了。

皇帝摸著胡子思考半天,最後道:“朕想加封莊洵為太子少傅。”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