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9章 打晃

周四郎回去找石大爺,和他們道:“我們在這兒有鋪子,東西都先送到鋪子後頭的庫房裏,鋪子都還沒開,你們隨便開個門,把東西擺出來,價錢按照我們之前定好的,合適的就出手,不合適我們就帶回京城。”

“我有事兒先回北海縣城,你們先住在山上別院側邊的小院子裏,就跟上次住的一樣。”周四郎給了周三柱一筆錢,叮囑他道:“大家跑了一路,這兩天好好歇歇,吃個好的,這是吃飯的錢,你拿著,回頭記好賬目給我。”

周三柱雖然不太會寫字,但認字,畢竟他家侄子和兒子都在學堂裏讀書的,而他也有自己的記賬方式,因此點頭應下。

周四郎便要去找劉貴,而劉貴聽說周四郎回來,已經提前找過來了,“四舅爺,我已經讓廚房燒水做飯了……”

周四郎打斷他的話,問道:“有馬嗎?我先回縣城看看滿寶。”

劉貴楞了一下後點頭,“有啊,但四舅爺要一個人走嗎?怕是不太安全,不然把店裏的兩個夥計帶上?他們經常往返北海縣和龍池,對路熟。”

周四郎直接點頭,擡腳就走,“走吧,人和馬在哪兒?”

劉貴見周四郎空著手就走,竟然連個禮物都不帶,立即將一個夥計安排到碼頭,“你去石大爺他們領路,這兩天就領著他們在龍池走走,聽他們吩咐就行。”

說罷親自牽了一輛車過來,和周四郎道:“四舅爺,小的給您駕車吧,我們家在這兒也就一匹馬,它拉車慣了,單跑可能還不習慣。”

周四郎應下。

三人立即啟程,中途只是歇了片刻便繼續,傍晚落日前便到了衙門。

周四郎下車時身子都打擺了,他坐了這麼多天的船,剛開始不覺,這會兒坐了半天車後再踩在地上,他覺得房子都是搖晃的。

劉貴連忙扶住他,“四舅爺,您沒事吧?”

周四郎搖搖手,“沒事,沒事,走,去敲門。”

周滿五人正要帶著白景行和白若瑜兩個小屁孩出門溜達呢,一開門就看到劉貴擡手要敲門。

但周滿沒看他,而是先看到了他身後被扶著的周四郎,“四哥?”

白善也嚇了一跳,“四哥,你病了?”

“你們怎麼不念我點兒好?沒病,就是這車太晃了,我這會兒有點兒惡心,還有看你們有點兒搖晃,你們先不要晃,站直來。”

周滿和白善就下意識的先看了一眼自己,再看一眼彼此,確定他們自己沒問題,便立即把白景行塞身後殷或懷裏,上前扶住他,“走,我們回屋去,四哥,我先給你摸摸脈。”

白二郎抱著他家白若瑜立即讓開。

兩個小胖孩兒見白善和周滿轉身回去,不樂意了,立即伸手抱緊了白二郎和殷或的脖子,伸出一根手指指著門外啊啊的叫著,屁股一上一下的顛著,做出一副死也不回去的姿態。

周滿就揮手,“去吧,去吧,今天你們帶他們去玩兒,早點兒回來。”

兩個孩子聽懂了,不再啊啊叫,身子卻還是偏向大門用力傾斜,白二郎還能抱住白若瑜,殷或卻有些勉強了,候在一旁的長壽連忙伸手去抱,五月也伸手。

白景行看了看長壽,又看看五月,果斷的撲向五月的懷抱。

知道可以出去玩兒,她也不鬧著要爹娘了,興奮的在五月懷裏跳了跳,咯咯笑著就往門口偏。

五月只能帶著她出去。

白二郎和周四郎打聲招呼便趕忙抱著白若瑜去追白景行,兩個孩子非要一起走才樂意。

周滿和白善扶著周四郎回到房間,先摸了摸他的脈,沒什麼太大的毛病,“憂懼過甚?”

周滿覺得很神奇,“四哥,你憂懼啥?”

白善:“路上不安定,碰上打劫的了?可你們不是走海路嗎?難道海上還有海盜?”

周四郎沒覺得自己有毛病,“我這就是坐船坐久了,回頭睡上一覺就好了。”

他往外看了一眼,見沒人才小聲道:“我是想趕緊告訴你們,楊大人好像出事了。”

白善和周滿臉色一變,“你見到楊學兄了?”

“見到了,”周四郎將他們的見面,還有揚州的傳聞一五一十和他們說了,他摸著自己的腦袋道:“以前楊大人在夏州的時候,我每次回京他都要托我送些東西回來給親朋,就是沒東西,信件也是不少的。”

“但這次不說東西,連信都沒有了,就一句平平常常的口信,”周四郎道:“我當時就覺得不好,後來我們上船後清點貨物,就發現我們的貨物被人翻過,連行李也被人悄悄翻過。”

周四郎常年走商,早就在各種磨難中養成了謹慎細心的習慣,就算自己離開船艙也會讓其他人留意他們的行李和貨物的。

尤其是他們住的船艙,至少每次都有人看守。

但就是這樣都能被人找到空子去翻找,可見對方有多厲害。

周四郎不傻,已經隱約猜到他們要找的東西,“他們是不是怕楊大人經我的手往外帶東西?”

白善頷首,也覺得心驚和慶幸,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平安回來就好,到了青州,他們就不會再盯著你了。”

幸虧對方還有顧忌,沒有因為一點懷疑就下死手。同時也對楊和書的處境更加擔憂起來,“現在唐學兄應該早到揚州了吧?”

周滿算了算時間道:“應該到了。”

白善呼出一口氣,“第二批鹽也要出海了。”

周四郎:“什麼鹽?”

“對了,鹽!”周四郎瞪眼,“我記得立威過來就是給你管鹽場的,江南現在鹽場沒鹽,你們北海縣有鹽,是不是賺了許多?今年少了這麼多鹽,外頭的鹽價豈不是要瘋漲?”

白善正要解釋,周四郎已經拉住白善道:“你們這裏的鹽貴嗎?一人一戶最多能買多少?我打算多買一點兒送回去,家裏這麼多人要吃鹽呢,還有一個飯館,消耗可不少。”

白善:……

周滿忙截斷他的話道:“四哥,外面不缺鹽。”

“不是說江南一粒鹽都沒賣嗎,怎麼會不缺鹽?”

周滿道:“我們青州把缺口都補上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