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8章 猜測

  在他當縣丞前,他是租房子住,當縣丞以後,按照慣例,他要麼搬進縣衙後院的側院,要麼繼續在外面租房子居住,不過這部分錢得縣衙出。

  其實就是變相的路縣令出。

  不過路縣令當時也窮,而且為了表示和方縣丞的親近,所以他把縣衙後院隔出一部分來給方家。

  地方倒是不小,中間也隔著一道墻,但到底隔壁就住著縣令和縣令夫人,方家的人都不敢過於吵鬧,幾年來都很註意,不敢大小聲的說話。

  而且縣衙後院到底不是屬於他們的房子,將來他要是不當縣丞,或是換一個縣令不喜歡他住在隔壁,讓他出去租房子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兒。

  哪有自己有房子來得自在?

  所以白善的這個獎勵真正撓在了方縣丞的心上,他連家也不回,直接給妻兒寫信,讓他們自己打理新家,選個好日子搬過去,他要留在龍池碼頭繼續奮鬥。

  方縣丞覺得他今天晚上還能再加加班。

  白善非常熱情的幫他們搬家,見他們缺少許多東西,便讓他們挑選著從現在的後院裏搬過去,還出錢給他們定制了博古架和屏風,以及其他家私送去。

  方家人都感激不已,選了個好日子後就高高興興的搬過去了。

  他們搬走後,白善便讓人將左右兩個院子重新打通,收拾了一下,讓白二郎他們從自家裏拿了自己習慣的東西過來,便可以入住了。

  殷或則是住進了剛來北海縣時住的小院客房,每日一大早便看著白若瑜嗯嗯啊啊的從西邊過來,白景行嘰嘰哇哇的從東邊過來,倆人成功的在他住的小院不遠處成功匯合。

  然後轉身去他房間後面的園子裏逛花園,頓時滿耳朵都是他們嘰嘰哇哇的聲音,抱著他們的丫鬟下人偶爾還跟著附和一句,也不知道是真的能聽懂,還是假的。

  已經養成每日早起看書習慣的殷或不得不改變,每天起床後就等著倆小孩過來匯合,然後他跟著一起滿園子的溜達。

  閉關五天回來的周滿看到他的臉色,再摸一摸脈,肯定的道:“不錯,不錯,脈象比之前還要好一些。”

  她仔細打量了一下殷或,再一扭頭去看被抱在丫鬟懷裏的兩個孩子,肯定的點頭道:“你們搬過來還真搬對了。”

  殷或忍不住道:“就是太吵了。”

  兩個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聽懂了,在丫鬟懷裏沖著殷或就嘰裏呱啦的好一通說。

  周滿也當沒聽見,叮囑他道:“天氣漸熱,以後早晚逛園子的時間要變一變了,早上提前一刻鐘,傍晚推後兩刻鐘吧。”

  殷或指著丫鬟懷裏的兩個孩子道:“你和他們說吧。”

  周滿就轉身看他們,點了他們的鼻子笑嘻嘻道:“聽到了沒有啊?”

  白景行一把抓住了母親的手指,緊緊地攥住,用力拉到嘴邊就想咬,

  周滿就握住她的手,歪著腦袋看了一下她嘴裏的牙床,“怎麼總是想咬東西,你想長牙齒了?”

  周滿也是第一次當娘,從沒想過原來養一個孩子有這麼多需要註意的地方,她研究了一下兩個孩子,發現他們就是想咬東西,還沒有要長牙齒就松了一口氣。

  殷或見她研究完了便問,“你的牛痘種出來了?”

  周滿“嗯”了一聲後道:“已經出痘了,現在就等結痂呢,現在鄭辜盯著呢,我回來休息兩日。”

  周滿由著兩個孩子抓住她的手,她就用手搖著他們的手玩,“你們呢?最近沒遇到什麼危險吧?”

  “沒有,”殷或有些郁悶,“風平浪靜,什麼都沒有。”

  這算是好事,但他們做了這麼多準備,對方卻一點兒反應也沒有,即便是好事也讓他們有些郁悶。

  周滿歪了歪頭,“江南離得遠,他們不會還不知道吧?”

  殷或遲疑,“不至於吧,都這麼久了。”

  江南的確收到消息了,廢話,京城那裏都快要吵翻天了,他們還能不知道嗎?

  只是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而已,因為他們想過那些人有各種應對的方法,而相應的,他們也有對應的回擊,可是……

  青州橫空出世,直接取代了江南的鹽政……

  一間暗室裏,陸炳華見大家都沈默,便垂下眼眸嗤笑道:“怎麼,都無話可說了?之前不是都信誓旦旦的說這是他們的假消息,大晉缺了江南的鹽會活不下去嗎?”

  “閉嘴吧你,這話當初你也有份兒。”

  “行了,別吵了,”一個中年人攔住要吵起來的倆人,看向一直沈默的顧淮和朱鴻儒,問道:“顧兄弟和朱兄弟有什麼好的辦法?”

  朱鴻儒,“諸位都想不出來辦法,朱某人能有什麼辦法?”

  眾人沈默了一下,有人道:“斷了他們的鹽路……”

  顧淮臉皮抽了抽道:“楊和書還在揚州,別說我們未必能全都瞞住,就算可以,有腦子的人都能猜得出是我們幹的。”

  他意味深長的道:“有些事是必須要證據才能做的,但有些事不需要,只要有人認定了是我們幹的,那就是我們幹的。”

  比如打仗。

  他們真斷了新開出來的鹽路,惹惱了皇帝和朝廷,對方只怕也不需要證據,直接發兵來江南了。

  去年太子帶著禁軍來江南,已經順手接過不少兵權,他們就是想反,勝率也低了不少,更不要說大家心氣都被一而再,再而三的磨掉了。

  “那你說怎麼辦?”對方不客氣的問道:“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們就坐以待斃嗎?”

  這下連一直嘲諷的陸炳華都嚴肅了起來,半晌後扭頭看向沈默的顧淮,問道:“你在想什麼?”

  “我在想,僅憑青州一地,怎麼能制出這麼多鹽來?”

  “不是說他們找到了新的制鹽法,不用柴薪,用太陽曬就可以?”陸炳華道:“這地上的樹木有限,但天上的陽光卻無限,雖不知他們是怎麼做的。”

  “但青州也不大,臨海的地方就兩個縣,就憑兩個縣就能取代整個江南的鹽場?”

  其他人聽著心中一動,又振奮起來,“所以他們在騙人?那什麼青州替代江南的流言是他們故意放出來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