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5章 啃腳腳

三人後背冷汗直冒,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他們這是在鬼門關上走了一遭?

一人反應過來,驚叫一聲道:“大人,我們的人還留在外面呢。”

楊和書不在意的揮手道:“放心,他們什麼都不知道,那些人也不會為難他們的。”

三人便松了一口氣。

其中鄆州的采購官憂傷的道:“我們上官讓我不要得罪了人,我這算是得罪人了吧?”

另外兩個點頭,同情的看他。

鄆州的采購官想哭,“距上次收到信已經過去三天了,我們大人為什麼不讓我回去,而是留在這裏啊?”

因為他們的上官也才把鹽運回鄆州,還沒得及給他寫信呢。

鄆州刺史看到他帶回來三車鹽,檢查了一下質量,發現比以前從江南采購的還要細一點點,滿意不已,“怎麼樣,看到北海縣的鹽場了嗎?產鹽量如何?下一季度還能不能買到?”

“回大人,下官特意去看了一下北海縣的鹽場,超級超級大,還看到人收鹽了,我覺得不僅下一季度,下一年,甚至下下一年都應該沒問題。”他又道:“不過我們這批鹽不是在北海縣鹽場買的。”

鄆州刺史皺眉,“那是在哪兒買的?你還過二道手?”

“沒過手,這是青州壽光縣所產,”他驚嘆道:“下官到了青州才知道,原來現在產鹽的不僅是北海縣而已,不過鹽場最大的還是北海縣。”

他們跟著北海縣的士兵到青州時,並沒有立即往北海縣去,對方直接把他們帶到了青州刺史府,然後和裏面的官吏說,他們是來買鹽的。

於是就亂了。

接下來的事太過混亂、嘈雜,讓他許久沒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們稀裏糊塗的在青州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就見到了風塵仆仆趕來的壽光縣縣令,同時一起來的還有幾車鹽。

他一臉復雜的道:“聽人說,以前青州只有北海縣產鹽,所產海鹽除了供應本縣外就只供給青州刺史府,再由刺史府下發各縣,偶爾有多的便供應給最近的齊州。”

鄆州刺史端著茶翹著腿坐在椅子上,一晃一晃的閑適問道:“然後呢?”

其他人也好奇的豎起耳朵聽故事。

“然後今年年初,北海縣已經一口氣把上半年他們該上交的鹽都上交了,刺史府就按照慣例下放鹽,偏壽光縣去年從北海縣那裏學到了新的制鹽法,也制出了不少鹽,他們沒經驗,這一下子,他們的鹽暫時賣不出去不說,還得按照慣例從刺史府裏花錢買鹽呢。”

鄆州刺史:“……這是因為春耕忙碌,所以把腦子也給忙掉了?”

官員也嘿嘿一笑,然後道:“所以他們一聽說卑職是去買鹽的,立即就把鹽運過來了。”

鄆州刺史微微坐直了身體,嚴肅的問道:“他們既然這麼著急賣,那你就沒壓一壓價錢?”

官員:“……我壓了,可沒壓住呀。”

他道:“當時領著我去的士兵也去,那就是個楞頭青,我還給他塞了一串錢呢,結果他一轉身全禿嚕出來了,說我們早商量好了價錢……”

官員一臉悲傷的道:“當時青州的郭刺史也在,卑職不好過於無賴,所以……”

鄆州刺史惋惜的撇撇嘴,“無賴怕什麼,那又不是鄆州,丟臉不到親朋面前。”

官員只當沒聽見,繼續道:“不過下官還是擔心下一季度的鹽,所以便去了北海縣一趟。”

他壓低了聲音道:“大人,您知道北海縣的鹽是怎麼制出來的嗎?”

見他如此神秘,鄆州刺史就掀起眼皮問,“田裏種出來的?”

他一拍大腿道:“雖不對,卻也不遠矣。”

鄆州刺史眼睛一亮,將翹著的腿放了下來,其他人也好奇起來,“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了,我親眼所見的,他們開出了一塊塊田,引海水入田,聽說就是暴曬,中間再加上幾道工序,鹽就出來了。”

鄆州刺史:“什麼工序?”

“不知道,我當時只能粗略一看,看到有長工在鏟鹽便跟著看了一下,但那畢竟是人家的機密,吃飯的本事,我便是問了那鹽場的周管事也是但笑不語。”他道:“不過我也可以確定了,青州的鹽很充足,而且聽說,現在不僅青州在制鹽,萊州和登州也都在制鹽,全是用的北海縣的制鹽法。”

“他們管那方法叫曬鹽法。”

鄆州刺史回過味兒來,“白善好膽,為了給太子挑擔,給江南找麻煩,這是把吃飯的本事都交出去了呀。”

“還有什麼?你都一口氣說了吧?”

“北海縣新建了一個碼頭,我聽人說,北海縣的官鹽就是從碼頭那裏出去的,往北,往南,凡是之前需要仰仗江南官鹽的地方全部被北海縣替代了。”

鄆州刺史聽得心緒起伏,激動的狠狠拍了一下椅子扶手,大樂道:“江南要完啊!”

官員也咧開嘴笑,“下官也是這麼想的。”

“那還楞著幹什麼,寫信讓我們的人回來,不用伺候那群大爺了。”

“是。”

而此時,通過官船出去的鹽,在通過陸路轉運之後,終於到了他們該到的地方。

鹽一到地方,各地長官便拆開來看質量,確認質量不差後,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然後上書,一邊是感謝陛下,感謝太子,感謝北海縣縣令;另一邊則是彈劾江南鹽政……

白善靜等著各方反應時,府裏變化最大的便是兩個孩子了,那是迎風就長,蹭蹭的,只是七八天不見,等他從大家窪鹽場和龍池碼頭回來時,白景行已經會翻身了。

而且她還找到了自己的愛好——吃自己的腳。

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最近很沈迷於啃自己的腳,一個不註意,她就擡起自己的小腳腳,兩只手抓住,然後掰到自己面前,張嘴就啃……

本來文靜穩重的白若瑜和她相處了一段時間後,也跟著學會掰自己的腳吃了……

但他肢體似乎不是很協調,很多時候需要很費勁才能吃到,於是在努力了幾次發現還是吃不到後,他很幹脆的翻了半邊,側對著白景行,然後張嘴就啃她的腳,就當是自己吃到了……

白善進屋時,白景行張嘴就哭,白善正好目睹,堅持認為是白若瑜嚇哭了他閨女,於是上前去把倆人分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