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4章 齊名

顧淮只能松口,但這公函怎麼填卻是一個問題。

不能填有鹽,有就須得交出來,但填無……

那被他們藏在鹽場裏的鹽要麼不被發現,要麼就只能轉移地方,另尋藏匿的地點了。

楊和書預判了他們的預判,特意逼他們做出選擇,鉆進他結的套子裏,他們才一動,楊和書便收到了消息。

上次太子離開給他留了不少人,他將一些人放在明面上,一些人則藏在了暗中,此時就全都用上了。

各鹽場動作還沒停,一直賴在驛站裏不肯走的采購官員收到了長官送來的信,一看是讓他們回去,不必在江南采購官鹽,他們立刻把行李一收,帶上人就走,都沒和江南這邊的鹽運司言語一聲。

還沒收到信的其他采購官員羨慕的看著他們離開。

結果,沒兩天,又送來了兩封信,又一天,又來了一封……

采購官員們一個接著一個的離開,鹽運司正忙著悄咪咪轉移官鹽,根本沒註意到,最後還是顧陸兩家覺得最近很安靜,一直想要走通他們的關系和鹽運司要鹽的人竟然許久不上門了。

陸炳華沒在意,顧淮卻忍不住多問了一句,下人便去驛站看了一眼,不由面色大變,跑回來和顧淮道:“郎君,驛站裏的大人們大多走了,現在裏頭就只剩下三位大人。”

顧淮一聽,面色一沈,不由坐直了身體,“可說去了何處?”

“聽說是回去了。”

顧淮心底有些不太好的預感,“你去問一問留下來的人,他們同住在一起,必定知道原因。”

“是。”

留下來的三人還真知道,便是他們不說,同來購鹽的走了一個又一個,好些個走的時候臉上還一片輕松,他們三個也能猜出來一些。

他們三個之所以不走,兩個是沒收到信,他們的官衙距離江南太遠了,要收到信估計還得一段時間;

另一個則是收到了信,卻是讓他繼續留在江南,不必高價買鹽,就呆著,不把關系惡化就行。

他一聽就明白了,上司這是有了靠山啊,就是靠山還沒定的樣子。

再從別的已經走了的采購員那裏打聽一些消息,三人便猜出朝廷正從別的地方給他們調鹽呢,而且似乎鹽量還不少,完全可以代替江南的官鹽,已經走的那些采購員是州府已經收到鹽了。

不過他們為什麼要把這些告訴顧淮呢?

真當他們這段時間求爺爺告奶奶的求人心中很樂意嗎?

所以顧家的下人來打聽,還是那樣一副倨傲的模樣,三人根本不鳥他。

顧家下人:……

他們只能轉換態度,彎下腰去討好的笑道:“小子無狀,讓大人們見笑了,只是小子實在是好奇,那些大人不是來買鹽的嗎?鹽沒有買到,怎麼就走了?”

三人都不理他。

顧家下人:……

他運了運氣,只能道:“聽說三位大人想要采購兩車鹽,小的雖是下人,卻是吳郡土生土長的人,倒也有些人脈……”

三人繼續不理他,哼,當誰稀罕呢?好吧,他們的確稀罕,但他不過是個下人,消息給出去了,人家轉頭就能把你忘在腦後。

他們要真原因給鹽,之前他們鬧得這麼大的時候早給了。

他們官位卑下,下州九品,中州和上州也才八品,就是被氣狠了,也得先告訴上官,再由上官上書彈劾,一來一去,耗去了多少時間。

而這段時間,最受氣的還是他們,幾乎每一天都在受氣,哼,他們是只有八品、九品,但他們就沒脾氣嗎?

三人成功將顧家的下人氣走,總算出了一口惡氣。

其中一人不無惡意的譏諷道:“那顧家大郎,還妄想和楊氏宗子齊名呢,也不想想他配不配得上。”

“就是,差不多的年紀,楊大人都建功立業了,他卻連科舉都不敢參加,還號稱世家子呢,”另一人道:“真是好人,就算不入仕為君為民,至少也不會把持鹽政侵害天下萬民。”

他咬牙切齒的道:“現在正是春忙的時候,各地都忙碌了起來,百姓都要耗費力氣,要是沒鹽吃,下地沒幾天就要無力,更不要說不吃鹽還會生病,這樣把持鹽政只為私欲的人也配和敢與天花拼命的楊大人比?”

這是揚州的驛站,就算顧淮不特意探聽,他的耳目也會將這番話傳到他耳邊。

顧淮臉上閃過難堪,不過很快就收斂了神色,面無表情的吩咐道:“讓人再去問,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法子,我一定要知道那些人離開的原因。”

下人應下,躬身退了下去。

這一番話,自然不會只傳到顧淮臉上,其他家的主人也聽到了,陸炳華忍不住譏笑,和左右道:“不知道顧淮聽到這話是什麼表情?”

這裏是陸炳華的書房,左右也都是心腹,並不怕人傳出去,所以左右也跟著嘲笑了一聲,然後問道:“郎君覺得那些人為什麼會走?”

“還能為什麼,”陸炳華冷笑道:“人不能不吃鹽,鹽就和糧食一樣,缺一樣都不行,他們現在走了,說明他們有鹽了。”

“他們哪來的鹽?朝廷提前囤的?”

陸炳華目光幽深,心中也是這麼懷疑的,“看來朝廷早有準備,肯定是提前從別處囤了鹽,但天下的鹽場是有數的,他們要囤鹽,必定要委屈另外的人少食鹽,或者不食鹽。”

“哼,說我們把持鹽政侵害百姓,他們又能好到哪裏去?”

“那這事兒……”

“我們不管,”陸炳華道:“江南鹽場最多,我不信他們可以囤一個季度的鹽來代替江南的產鹽,還能囤兩個季度,三個季度,甚至是一年不成?比的就是誰心更狠,更沈得住氣。”

“這麼簡單的道理你當顧淮不知?他卻還是鍥而不舍的派人去問話,不過是想知道朝廷的鹽從哪裏來,想辦法斷了他們的後路才能逼得他們盡早做決定。”

畢竟這事兒拖得久了,對他們也不利。

正當他們思緒萬千時,楊和書直接派人去驛站裏把三個采購官給接進了自己的府邸。

他對三人道:“你們要想等信就在這兒等吧,驛站那邊就暫時不要住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