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0章 開始

周四郎住進了別院,讓人把貨物都理好了,然後就帶著大家一塊兒去看海。

站在海邊,吹著兇猛的海風,海浪一下又一下的沖上來拍在岸邊的巖石上,潮水退去的一瞬間,不知打哪兒來的妖風,直接把他們的頭發反著吹起來,啪的一下就糊在了他們臉上。

周四郎努力把頭發從臉上扒拉下來,這才合上大張的嘴巴,“這,這風一直這麼大嗎?這要怎麼行船?”

劉貴道:“沒有,平時沒這麼大,”他頓了頓後又道:“但有時候也有比現在還大的海浪。”

周四郎一聽,緊張的咽了咽口水,“那要在海裏翻船……”

劉貴一臉沈痛的道:“那多半是不能活了。”

周四郎:……

海上果然比陸上危險多了。

龍池碼頭外停了幾條船,除了三條是萊州給的外,其他的,還有兩條,不知白善給出了什麼條件,將船從萊州碼頭那裏搶了過來;

剩下的則是官船了。

劉貴領著周四郎去看了一下碼頭,又晃悠到海司,這才小聲和他道:“官船有三艘,是太子殿下從青州抽調下來給郎主的,他們主要北去滄州、平州一帶,南邊則要去到潮州一帶,所以四舅爺要是想去江南,就得找商號的海船。”

“船資貴嗎?”

“得看您帶的貨物和人,占的地方大價錢自然要高一些,”劉貴已經從青州來龍池,把青州的鋪子交給了底下的人,他現在雖不往外走商,卻是打算把白善買下的鋪子用起來的,所以這方面都打聽好了。

他將各家的價格,去的地方,耗費的時間都一一報給周四郎聽。

周四郎直接省去了打探的功夫。

“這樣一算,走海路的確要比陸路便宜呀。”

“可不是,”劉貴笑道:“不僅便宜,速度也要快一些,而且在床上還省了路上住店的錢,全部花銷都算上,同是江南,走海路能便宜一大半去。”

劉貴問:“四舅爺,您想好去哪兒了嗎?”

周四郎一臉糾結,“有白善和滿寶的關系,走官船自然最好,但……我想去江南看看。”

聽說江南繁華著呢,也就僅次於中原,他已經見識過中原一帶的繁華,卻還沒見識過江南的。

而且聽說那邊的綢緞錦綾也不同於他們這邊使用的,別有一股風情。

劉貴便笑道:“這有什麼,您速度要是快,一年可以進出兩趟,先走商號的海船,以後再走官船也是可以的。”

周四郎這才想起來問,“那官船走的是官家的生意?”

劉貴搖頭笑道:“這個小的就不知了,小的只知道,官船得聽郎主的調遣,有資格上官船的客商都需要郎主親自審批,但我想四舅爺應該是沒問題的。”

倒不是周四郎的能力,而是因為他天然的屬性,他們是一夥兒的。

上官船的商隊,那一定得是自己人,不然,白善寧願不賺那份額外的錢。

目前為止白善就沒找到可以合作的客商,不過,他也不急就是了,船上的空間並不空。

他們需要運出大量的鹽去。

春暖花開,春回大地,這會兒春忙已經開始,正是各地需要賣力氣的時候,接下來的半年時間都是鹽巴高消耗的時候。

而這時候,江南毫無預兆的和各地前來采購的衙門說,江南鹽場欠收,暫時提供不了他們所需的鹽了。

消息傳回各地,各地衙門都有些焦急,只能一邊寫信給采購官員,讓他們盡量斡旋,一邊上書朝廷,彈劾江南官鹽和江南的鹽政。

禦史臺看過折子,轉手交給了中書省,中書省便壓下,轉手交給了皇帝。

皇帝冷笑一聲,交給太子,道:“讓白善出船吧。”

“是。”

皇帝叮囑道:“事要機密,在鹽到前,不能泄露了風聲。”

太子應下,便給白善寫了一封密信,夾在了給明達的禮物裏。

皇帝這才想起來,“明達和駙馬怎麼還不回來?”

太子面不改色的道:“孩子才兩個月呢,那麼小,怎麼好在路上奔波?我看就讓他們留在青州吧。”

也好幫著白善鎮一下牛鬼蛇神。

皇帝卻皺眉,“北海縣的鹽一出去,白善怕是會成為不少人的眼中釘,肉中刺,他們在那裏萬一被誤傷怎麼辦?”

太子想了想後道:“讓殷大人再派些禁軍過去?殷或也在那裏,畢竟是殷大人獨子,他應該也挺擔心的。”

皇帝想了想,最後還是嘆息了一聲,覺得孩子大了,翅膀一硬就要飛離家。

兒子也就算了,不得不就藩,留在京城怕朝臣想多說閑話,現在連女兒都留不住。

皇帝悵惘了一下,還是同意了。

不過太子沒有調遣禁軍的權力,所以得皇帝自己找殷大人來說。

信快速的送到北海縣,這段時間一直在準備的白善收到信後立即去了一趟大家窪。

周立威因為媳婦不在身邊,比三個月前更邋遢了,胡子都不刮,整個人顯得很狂放,看到小姑父,他就沒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臉。

白善抽了抽眼角,感覺太過傷眼,揮手道:“快去梳洗一下,讓人開始裝車,我們明日就啟程。”

周立威立即應下。

一輛又一輛車被拖了出來,拉到庫房那裏放好,由士兵們親自裝車。

等所有的四輪車子都裝滿了,士兵們還推出了不少手推車,將鹽裝了上去綁好……

第二天一早,他們便浩浩蕩蕩從大家窪出去往龍池去,走的是去年征役丁修的一條道兒,可以節省不少時間,但這條路因為岔開了官道,所以走的人不多,除了沿途幾個村莊的村民會走外,其余時候基本上都沒人。

白善和聶參軍親自押隊,倆人走了一天,特意在半下午時停下休息,入夜後繼續走,最後淩晨摸著黑到了龍池。

龍池這邊的人早就收到消息準備好,看到有火光過來,方縣丞便帶人迎接上來,“大人,官船已經在外面等著了。”

白善微微點頭,左右看了看後問,“沒有驚動人吧?”

“沒有,這幾月都照大人的吩咐,讓人聽鐘聲而歇,聽鐘聲而起,其余時候隨意走動,就按盜賊處置。”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