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3章 先後

一直乖乖站在一旁的嬤嬤和宮女立即上前,但她們手伸了伸又沒敢抱,還是穩婆上前擠開她們,拿了剪刀上前,手腳麻利的剪了臍帶,把孩子接過去。

周滿將孩子交給她們,轉身就開始收拾累極了的明達,與她笑道:“是個男孩兒。”

明達幾乎哭出聲來,聲音有些哽咽的道:“我知道,四個月前你便告訴我了。”

周滿笑瞇了眼。

恰在此時,穩婆拍了一下孩子,他突然吃痛,聲音嘹亮的哭了起來,外面候著的人頓時熱鬧起來,“生了,生了——”

嬤嬤和宮女們也興奮的停下手上的活兒,齊齊蹲下行禮,高興的喊道:“恭喜公主,小郎君平安健康。”

“是啊,是啊,聽這聲音多亮,中氣十足,一聽就是康健的。”

嬤嬤高興得合不攏嘴,見周滿在給公主把脈,便讓眾人安靜下來,她一收手便問道:“公主怎麼樣?”

周滿笑道:“母子平安。”

嬤嬤徹底放下心來,連忙扶住周滿道:“周大人,您快去歇息,今晚真是勞累您了。”

她讓宮女留下照顧公主,她則親自扶著周滿往外走。

白二郎正站在門口看他兒子,一臉傻兮兮的笑。

看到周滿便沖她招手,“你快過來看,我家孩子是不是特別好看?白善和殷或還楞說不好看。”

一左一右站著,把整扇門都給堵上,不讓一絲風進來的白善和殷或:……他們什麼時候說過這話了?

他們只是實事求是的不肯附和他說的這孩子長得又白又好看而已。

才出生的孩子,怎麼可能又白又好看?

周滿也探頭去看,她剛才都沒仔細看呢,此時再看便覺得這孩子很乖,這麼吵,竟然還乖乖的攥著拳頭睡得香甜,嗯,這一點兒有點兒像白二郎。

周滿想到這裏微微皺眉,睡覺的時候香,不會睜開眼的時候也像吧?

白二郎覺得周滿看著他的目光有些威脅,便抱了孩子擠到屋裏去,嬤嬤立即驚叫,“駙馬爺,您可不能進產房,不吉利的。”

“什麼不吉利呀,我不信這個,不過我身上說不定臟,為了公主的安全我也不進,我就在外室等著,放心吧。”

白二郎抱著孩子一屁股坐在外室的椅子上,手還有些僵硬,不敢放下來一絲,問道:“公主睡了嗎?要不要吃東西?她現在還痛不痛?要不要吃藥?”

周滿轉身便走,和白善道:“我們回去吧,我累了。”

“好。”白善扶住她。

出去後看到候在外面的鄭辜和曹一萱韋蔓,她點了點頭道:“留下一個來,等公主醒來進去把把脈,確認沒事你們就去醫署吧。”

三人同時行禮應下,“是。”

此時天已經微微亮,外面已經有人起早攤,周滿幹脆和白善走著回去,倆人路上還吃了一碗餛飩。

一進家門,周滿便腳步一頓,扶著她的白善見她不動,便疑惑的看過來,“怎麼了?”

周滿扶著腰道:“我,我要生了。”

白善表情空白了一瞬間,回過神來便扭頭平靜的叫了一聲大吉。

大吉連忙上前。

“去公主府叫兩個穩婆過來,還有母親和大嫂,讓她們回來,嗯,別驚動了公主。”白善吩咐完發現還不夠,道:“把鄭辜也叫回來。”

大吉應聲而去,白善這才吩咐西餅和九蘭,“去準備起來,讓廚房燒熱水。”

白善扶著周滿,發現她臉色發白,便穩了穩神後將她打橫抱起,一步一步往他們準備的產房去。

西餅連忙跟上,把被子掀開讓白善將人放下。

周滿也回過神來,調整著自己的呼吸,忍住痛道:“沒什麼大不了的,我胎位也正的,你先出去吧,等穩婆過來。”

白善卻坐在一旁,手微微發抖的去摸她的肚子,“我陪你等等。”

兩府距離不遠,何況那邊人都是現成的,大家很快呼啦啦的到了。

小錢氏和鄭氏帶著穩婆闖進來,立即把白二郎拽起來推出去,然後開始對著周滿忙活。

周滿自己便是大夫,理論知識極豐富,自己也是做過產前訓練的,因此只是慌張了一下,在看到小錢氏和這麼多人以後她的心瞬間安定了下來。

穩婆還來不及開口,她就問道:“宮口開了多少了?”

知道還早以後便道:“我覺得有些心慌沒力氣,讓人給我煮完紅糖水來,應該是累著了,我歇歇。”

穩婆連忙問道:“大人沒吃東西嗎?沒有力氣可不行啊。”

“才吃了一碗餛飩,並不餓的,只是要化做力氣還需要一段時間,我剛剛應該是被嚇住了,待我緩一緩心神。”

不等穩婆指揮,她自己就有序的深呼吸起來。

小錢氏去廚房裏給她煮了一碗紅糖水,周滿喝下去後還自己找了一個最適宜生產的姿勢,然後一邊忍著痛,一邊深呼吸放松。

穩婆們:……可太省心了,她們瞬間沒了用武之地。

周滿這一胎也生得極為順利,雖然她覺得這痛苦超過了自己的認知,但在眾人的眼中,她還是生得很順利,都沒怎麼用他們操心,她自己就給生下來了。

就是生下來後她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小錢氏和鄭氏早知道她懷的是個女兒,孩子一生出來立即清洗幹凈,鄭氏沒舍得打她屁股,所以就輕輕地拍了一下,孩子沒吭聲……

嚇了小錢氏一跳,連忙補拍了一下,等孩子哼哼起來,這才放下心來,“健康的健康的。”

打孩子的屁股,當然不是為了聽她那一聲哭,而是為了確認她嗓門沒問題,是健康的。

穩婆將孩子洗幹凈包好,遞給鄭氏。

鄭氏有些生疏的抱著孩子,眼睛都笑彎了,“我當祖母了!”

白善趴在窗口上,想透過窗的縫隙往裏看,“娘,娘,滿寶和孩子沒事吧?”

“沒事,沒事,母女平安,都好呢。”

白善一聽,嘴巴也不由的咧開來,整個人都快貼在窗戶上了,叫道:“娘,我想看看孩子,您抱出來給我看一看吧?”

抱出去是不可能抱出去的,雖然現在天大亮了,但外面還是有些涼,孩子怎麼可能出去吹風呢?

所以他只能在外室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