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2章 發動

白善拿出一條長布巾,前後看了看後不解的問,“這是做什麼用的?洗澡?”

小錢氏忙接過,疊起來道:“這是給孩子洗完澡包了擦身子用的。”

她道:“現在天還冷,等滿寶生產,要熱起來還需要好長一段時間呢,從水裏出來可要包好了,不然吹了風,一下就風寒了。”

周滿也覺得驚奇,她是沒少看新生兒,但自己手把手的帶是沒有過的,她最多湊個熱鬧,再從大夫的角度上給一些建議,哪裏考慮得到這些小細節?

“那一條夠用嗎?不得換洗什麼的?”

鄭氏也找出了不少好東西,聞言和她笑道:“你不用擔心,這些我和你大嫂都準備好了,這樣的布巾我們就準備了三條,顏色都不一樣,到時候看孩子喜歡哪一條我們就給她用哪一條。”

周滿“哇”的一聲,好奇的問,“都有什麼顏色?”

他們正說得熱鬧,院門口就被人砰的一聲推開,一個侍衛跑進來道:“周大人,公主肚子疼,要生了!”

周滿眼睛一亮,轉身就要去,“可派人去叫穩婆了?”

“已經有人去了。”

小錢氏嚇了一跳,拉住她道:“你自己都快要生產了,還要去啊?”

周滿笑著安撫她道:“大嫂你放心,別的孕婦不能去看人生產是怕她嚇著,但我接生過這麼多孩子,連開腹取子都做過,不會被嚇到的。”

小錢氏這才松手,不過卻改扶著她,“我與你一起去看看。”

鄭氏焦急了一下,連忙道:“我,我也去。”

白善已經扭頭對人道:“去驛站裏將兩位女醫也請來幫忙。”

人多力量大嘛,萬一周滿不好上手,還有她們可以用。

下人應下,朝驛站飛奔而去。

兩家住的地方不遠,周滿很快就到了,殷或就住隔壁,所以他已經到了,此時正坐在客廳裏用茶,白二郎在一旁急得團團轉,但明達公主竟然面色不變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吃面。

白善和小錢氏一左一右的扶著周滿進來,看到這個場景便忍不住去看著急的白二郎,“不是說要生了嗎?總不會是你生吧?”

白二郎一頭的汗,抹了一把後道:“明達是肚子疼的,嬤嬤說就是要生了,但她一點兒也不著急。”

殷或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道:“都說了只是陣痛,離生產還久著呢。”

白善便笑問他,“那你怎麼過來了?”

殷或就嘆氣,“他叫得太淒慘了,我在隔壁聽見嚇了一跳,趕忙過來看,然後他就拉著我不讓我走了。”

明達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巴後抿嘴一笑,歉意道:“嚇到你們了。”

周滿便坐下,問她,“現在還疼嗎?”

“其實還是有些疼的,只是不太嚴重了,可以忍受。”

周滿便呼出一口氣,“那應該有的等了,讓他們收拾房間,晚上我住在這裏吧。”

她還是給她摸了摸脈,又摸了摸肚子,確認只是陣痛便放下心來,於是和宮女們道:“晚上多留意,要是羊水破了便趕緊來叫。”

“是。”

晚上大家幹脆就都住在了這邊,白二郎最坐立難安,他晚上睡在榻上,半個時辰就起來一次進屋裏看一眼。

明達本來就被陣痛鬧得不想睡覺,這會兒更睡不著了,倆人大眼瞪小眼。

白善則和周滿睡在客房裏,她現在只能側著睡,但腰背也疼,白善便給她按了按,輕聲哄道:“快睡吧,明天可能要早起,你可不能缺覺。”

周滿便在他的輕聲安撫中慢慢沈睡過去,她一覺睡到後半夜,輕輕地起身要去方便,白善一下驚醒,起身扶住她道:“這不是家裏,我點燈,你等一等,以免撞到東西。”

夜裏還有些冷,周滿披著衣服出來時,白善靠在屏風上差點兒睡著,他迷迷糊糊的扶著周滿要回去,才走到床邊,一片寂靜中突然Duang的一聲響,倆人都嚇了一跳,差點兒就摔到床上。

白善雙手緊緊地掐住周滿的手臂,這才沒讓她往後仰。

外面安靜了一瞬,然後各種聲音都起來了,有跪地請罪的聲音,也有喝罵聲,還有人正往這邊跑來……

周滿一聽這動靜就猜出來了,忙道:“可能是明達要生了。”

白善拿起外衣給她穿上,倆人才穿好衣服,便聽見九蘭和西餅在外面道:“郎主,娘子,公主那邊來人了。”

白善開門,扶著滿寶出去,“去準備一杯溫水,娘子要暖暖胃,讓廚房的人準備些面食和粥。”

九蘭應下,趕忙去了,西餅則扶著周滿去了正院。

穩婆已經到了,見了周滿便道:“羊水破了,要生了。”

白二郎站在一旁探頭探腦,緊張的咽了咽口水問,“嚴重嗎?不是,我是說順利嗎?也不對……”

他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重新問道:“現在就要生嗎?”

明達正疼得厲害,勉強扭過頭來看向他,指揮宮女嬤嬤道:“讓他出去。”

嬤嬤一聽,立即伸手把他推出去。

周滿看了一下,安撫她道:“不急,我們慢慢來。”

然後讓人將針袋拿來,她給她紮止痛針,還和她說閑話,“為什麼把他趕出去?”

“太醜了,我不要他看見。”

周滿笑了笑,扭頭就對宮女道:“把外頭的窗也關上,免得他在外面探頭探腦的。”

宮女便去了,斷了白二郎的最後一條路。

周滿紮了針,等她感覺不是那麼疼了便收針,此時她宮口也打開了,她這才後退一步讓穩婆上前。

穩婆才上前看了一眼便“哎呦”一聲,“公主,您別緊張呀,這一緊張,之前的痛就白受了,放輕松,放輕松呀。”

明達有些慌張的看向周滿,目露祈望。

嬤嬤和大宮女在一旁也著急不已。

“我來。”周滿便扶著腰上前,讓穩婆退後一些,見她羊水已經在減少,周滿便在她身上按了幾下,疼得她痛呼出聲,但身體很快放松下來。

周滿又安撫她,“別怕,我就在這兒呢,來,照著我們以前私底下練習的來,先深呼吸……”

“憋氣,憋著,用力,對,往下沈……”

周滿一直看著,鼓勵她道:“很好,你最聰明了,力氣用對了,我們再來一次……”

“我看見孩子的頭來,你看我沒摸錯吧,你胎位很正的,我們再來一次……”

周滿用手托著,慢慢將孩子扶了出來,她高興的道:“生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