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0章 親疏有別

鄭辜他們傍晚時才到,直接往縣衙去,周滿已經沈浸在石小郎的脈象裏,對縣衙前突然而起的喧嘩一點兒不感興趣。

還是九蘭高興的跑來道:“娘子,鄭少爺來了!”

周滿心神還在手上才打印出來的資料上,聞言擡頭,一臉迷茫,“誰?”

“鄭辜鄭少爺呀。”

因為鄭辜幾個是周滿的弟子,所以下人們比對著他們也是不一樣的,都是叫的少爺娘子。

周滿這才回神,連忙問道:“他一個人來的嗎?人在哪兒?快讓他進來……”

九蘭笑著應下,轉身就去請人,“郎主正招待呢,我這就去請人過來。”

等人一走,周滿忙將手上的資料丟到科科的空間裏,這是莫老師給她找的有關心衰的資料,肚子越大,她越不喜歡沈浸心神進去看郵箱,更喜歡打印出來看。

雖然需要花費積分,但這點積分周滿還是舍得付的。

把桌子上會露餡的東西都收了起來,她這才扶著腰起身。

鄭辜帶著兩個師妹大踏步走來,看到站在門口的周滿,他立即撩起袍子跪下,“學生拜見師父。”

曹一萱和韋蔓楞了一下,連忙也要跪下行禮,周滿已經高興的要去扶他們,“快起來,這是從哪兒興起的?”

曹一萱和韋蔓被拉住,跪不下去,只能屈膝行禮。

師徒見面有許多的話要說,但有曹一萱和韋蔓在,許多話都不好問出口,周滿只能先介紹起青州醫署的情況,然後以看金子的目光看著曹一萱和韋蔓,“我特意和蕭院正請求多派幾個女學生過來,但蕭院正說現在各地最缺的就是女醫,因此給不了我,我還以為這次就沒有了呢,沒想到會派了你們兩個過來,實在是太驚喜了。”

曹一萱和韋蔓不好意思的低頭。

周滿道:“你們來的正好,我就快要生產了,短時間不能再坐堂,有些女病人不願意看男大夫,過來看見只有男大夫時轉頭便走,有了你們,我就不擔心局勢變壞了。”

曹一萱和韋蔓相視一眼,低頭道:“學生都聽老師的。”

周滿微微點頭,和倆人道:“回頭你們商量一下,一個留在北海縣,一個到青州城去,兩個醫署都需要一個女醫。”

曹一萱和韋蔓瞪圓了眼睛,她們還以為來了以後就是跟著周滿呢,沒想到一來就被分開,還要走馬上任直接坐堂?

倆人都有些緊張,而且……

倆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升起了鬥誌,“老師,您覺得我們誰留在北海縣比較好?”

倆人都目光炯炯的盯著周滿。

倆人都不想去青州城,她們之所以搶著來青州,就是想跟在周滿身邊多學習的,而且現在凡是太醫署的人都知道青州是試驗太醫署的地方,地位不一般。

周滿似乎知道她們在顧慮什麼,道:“不管是青州城還是北海縣,我都是署令,我會在兩地之間流轉,你們不論在哪個地方都能與我學到東西的。”

那怎麼一樣?

倆人心想,白大人在北海縣當縣令,老師住在北海縣,肯定在北海縣的時間更長,在這裏更近水樓臺。

周滿見她們互不相讓,幹脆道:“那就抓鬮吧。”

倆人都一楞。

周滿已經扭頭和鄭辜道:“去寫兩張紙來,嗯,再來幾個空的紙團。”

鄭辜去寫。

一張紙被他裁成了五份,在其中兩張上寫上北海縣和青州城,剩下的三張都團了起來,放在一起後交給周滿。

周滿就接過,還合上手搖了搖,打開後撒在桌子上,很好,這下連親自寫了團起來的鄭辜都分不出來了。

“抓吧。”

倆人對視一眼,一起伸手抓了一個,打開來,運氣都不錯,竟然都是空的。

倆人更加緊張了,連周滿和鄭辜都興致勃勃的看著。

倆人又同時伸手抓了一個,然後看向彼此,他們知道,這一次就分了勝負了,倆人手中的紙團,必定有一人手上的有字的。

倆人都慢慢打開了紙團,韋蔓一呆,說不出話來。

曹一萱則是看著自己手上的空紙團一臉緊張,然後盯著韋蔓看。

韋蔓看了她一眼,將手中的紙條面向她,嘆息道:“青州城,我輸了。”

周滿便伸手將桌子上的剩下的紙團打開給他們看,上面三個小字——北海縣。

她笑道:“行了,那這事兒就這麼定下了,今天很晚了,大家先住下,明日我會帶你們去看一下醫署。韋蔓,雖說你要去青州城的醫署,但你是第一次坐堂,沒有經驗,所以要留在這裏學習一段時間,也不必要很久,半個月左右便可以。”

韋蔓連忙道:“久一些也沒事的。”

周滿搖頭失笑,“文天冬要是知道會傷心的。”

倆人都低下頭不好意思的笑。

“對了,你們是自己來的嗎,還是帶上了家人?”

韋蔓連忙道:“我兄嫂跟著來的,他們是來照顧我的。”

曹一萱則是父母跟著來的。

倆人的家境都還可以,從小跟著父兄讀過書的,所以她們才可以跳過認字的階段開始學醫。

而沒有認字的女學生,她們進太醫署後都要先花費兩年到三年的時間認字,順便熟悉一些藥典,然後才開始正式學醫,這段時間大概需要八年。

現在太醫署裏越發細分,開的班也越來越多,有些才七八歲便開始入學,完全是從小時候學起。

太醫署對這些學生也放寬了要求,由原來的八年學制改成了十年,十年以後,要是還不合格,那就不能畢業,也不能再學,只能留在醫署裏做學徒打工了。

做學徒很累的,工錢少,還沒有地位。

所以能畢業的,還能分到青州來,可見倆人的能力。

同時他們家裏也很看重他們,以前家裏是將光宗耀祖的希望放在她們的兄弟身上,現在則轉移了一些到她們身上。

所以她們也和家中父兄當官一樣,可以得到家裏的支持和幫助。

他們的父母和兄嫂跟來便是來幫忙照顧她們的。

周滿點了點頭,和倆人道:“醫署後面的院子還有幾間房,都是專門留出來給大夫和家屬住的,你們可以住進去。”

又扭頭對鄭辜道:“沒你的份兒了,你只能在外頭租房子住。”

鄭辜:“……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