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8章 收管

刀一拿開,吳大爺便往旁邊一撲,離他們遠遠的,他手軟腳軟使不上力,幹脆就四肢著地的往前爬,他的狐朋狗友們也立即去拉他,離石大爺遠遠的……

見吳大爺如此狼狽,圍觀的人群笑起來,吳大爺臉色更紅,指著石大爺正要罵,周立重已經快步上前,一把拉住他關切的道:“吳大爺,您脖子都出血了。”

吳大爺便下意識的伸手摸了一把脖子,一手的濕潤,拿出來一看,手掌裏都是血,他眼皮一翻就要暈倒。

周立重卻拉住他的手,拇指狠狠地摁著他的虎口,讓他堅持住了,一下沒暈過去。

他湊近了些,壓低聲音道:“吳大爺放心,這不是什麼重要的傷,別看出的血不少,其實只是割到了皮肉,去藥鋪裏抹些藥一包,過兩天就結痂了。只是……”

他聲音更低,湊在了他耳邊說話,除了倆人外幾乎沒人聽見,“吳大爺何必跟石大爺這樣的人較勁兒?他是賭徒,又家徒四壁的,已是走到絕路,您這時候逼他,就不怕他來個魚死網破?要知道賭錢賭到家業敗光的人本來就是亡命之徒……”

吳大爺臉色一變,沈著臉沒說話。

站在邊上的狐朋狗友見他們湊在一起嘀咕,有些不耐,問道:“吳兄,到底還報不報縣衙了?我讓人去報衙門?”

一直躲在人群之後的酒樓掌櫃有些著急,他一直攔著大家不讓報衙門,因為一報上去,他這邊就不好交代了,連酒樓怕是都要封幾天。

在他看來,兩家是親家,有什麼不能商量的呢?何必鬧得兵戈相見,又鬧到衙門上呢?

吳大郎悄悄看了一眼石大爺,到底不敢惹他,眼前的人說得對,現在的石大郎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對方不怕死,他卻是惜命的。

“不報了,讓他走!”

狐朋狗友們一楞,沒想到他會放過石大爺。

石大爺提著刀擡起眼眸掃了他們一眼,轉身就走。

周立重便跟上,還對圍觀的人道:“別看了,別看了,不過是和大舅子鬧了些矛盾,沒什麼大不了的。”

石大爺提著刀回到家,石大娘子已經把錢都收起來了,石小郎只看了一眼便移開目光。

這錢能不能守住還不一定呢。

因為吳大郎的欺騙,石大娘子此時對石大爺也氣弱得很,他要是要錢,她是守不住的。

石大爺卻只是看了一眼錢就艱難的扭開頭去,半晌後回過頭來摸出一錠塞給妻子,剩下的一卷提了出去。

石大娘子一楞,連忙追上去,“你拿這麼多錢去幹嘛?”

她是氣弱,但不代表石大爺可以拿這麼多錢去賭呀。

石大爺將錢提到周立重面前,把一整個包袱都塞給他,“我會盡快找到房子搬出去的,你放心,這錢……”

他頓了頓後道:“這錢只能托你先幫忙拿著。”

他攏著眉頭道:“我管不住自己的心思,也管不住自己的手腳,只能如此了。”

周立重微楞,“石大爺信我?”

石大爺苦笑道:“我當然信你,如今全縣城能讓我相信的也就你們周家人了。”

他道:“我知道你小姑,叫滿寶是吧,她可是我們縣城的名人,官居四品,除了白家的駙馬外,她是全縣官兒最高的一個了。”

石大爺這幾年雖然不幹人事,但記性還不錯,他把家業敗光了,回頭看的時候總是會不可避免的想起老是勸他戒賭的那個小娘子。

“這次誰都把我當笑話看,只有你肯伸一把手,我信得過你,也信得過周滿的侄子。”

周立重本不想接的,很是麻煩,但看到後面倚在門口木木看著他的石大娘子,他頓了一下便頷首道:“行吧,那我就幫你收著,等你需要用的時候讓石大娘子來找我要。”

石大爺松了一口氣,立即點頭。

周立重清點了一下包袱裏的銀子,幹脆給他們寫了一張收據,表明他代替石大爺夫婦收管一百一十兩。

不管是奶奶、她娘還是小姑,遇到困難的人都願意幫扶一把,只是麻煩一些而已,耗費一些精力,並沒有太大的損失,若是連這都不願意幫,他將來又怎麼做大事呢?

周立重這麼想,更加心甘情願了些,將收據遞給石大爺,道:“我把石小郎的脈案和藥方給我小姑送去了,看我小姑有沒有好的方子救他,石大爺,我看石小郎的病要治好怕是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你不如先找些別的活兒幹?”

他斟酌的道:“您既然不想再賭,那就讓自己忙碌起來,累了就睡,醒了就幹活兒掙錢,人一忙起來也就沒心思再想著賭錢的事了。”

石大爺身子微僵,搖頭道:“除非把我兩只手砍了,不然我怕是改不過來了。”

這麼多年,他不斷的賭博,不斷的輸,把這麼大的家業都輸光了,自然也想過戒的,只是每一次戒過後就更加的渴望。

最長的一次,他有八個月的時間沒有再賭,他也自覺可以控制自己時,不知為何,稀裏糊塗又跟著朋友進了賭場……

然後一發不可收拾。

靠在門上的石大娘子臉上一陣扭曲,臉上滿是怨恨的盯著他的後背,忍不住惡聲惡氣的道:“那就把手砍了吧!”

周立重:……

石大爺沈默,有些蠢蠢欲動的看向剛被他扔在桌子上的刀。

周立重嚇了一跳,連忙道:“不至於如此,賭博而已,也沒那麼難戒吧?要不你去開荒吧,當初我四叔賭錢就是被罰去開荒,每天天才亮就出門,天快黑了才回來,回來後直接累癱,別說賭博了,他連吃什麼喝什麼都沒空想了。”

石大娘子一臉麻木的道:“他改不了的,多少年了,每次一改好就有人引著他去賭,要我說,他那些朋友就應該全都殺死,他們都死了,他或許才能改好。”

周立重被她濃重的怨氣嚇了一跳,半晌說不出話來。

石大爺也沈默的沒說話。

屋裏屋外一時安靜不已。

石大娘子倒是最先回過神來的,走上前將手中的銀子攤開,道:“十兩太多了,周郎君,還請給我換成五兩的,那五兩也拜托你收著吧。”

這是擔心石大爺忍不住賭癮從她手裏搶錢呢。

周立重看了石大爺一眼,點頭應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