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7章要錢

    石大爺一轉身臉色就陰沈了下來,他提著刀徑直去了酒樓。

  吳大爺正在酒樓裏呼朋喚友的喝酒吹牛呢,“那錢給了他也是送到賭場裏,還不如給了我,好歹還能進我肚子呢。”

  “這話不錯,我們可以一起幫著花,哈哈哈……”

  “話是這樣說,但石大娘子不也跟著受苦了?”酒桌上,一人忍了忍,還是沒忍住道:“而且我聽人說石小郎還吃著藥呢,這可是你外甥的藥錢。”

  吳大郎啪的一聲把酒杯砸在桌子上,“錢兄弟,我好心請你吃酒還請出錯來了?什麼藥錢,這錢要是到了他石大郎的手上,那還會是藥錢嗎?那就是賭資!”

  “我那妹妹和外甥反正都落不著,那誰花用了不是花用?在我手上,好歹還進了大家肚子,到他石大郎的手上,丟出去都不能聽見一聲響。”

  除了那位錢郎君,其他人都哈哈大笑起來,深以為然的點頭。

  正笑得歡,正對著門口坐的兩個人突然臉色一變,脖子好似被人掐住一般笑不出來了。

  見他們臉色驚恐的看著他身後,吳大郎就回頭,“怎麼了?”

  一回頭,一把刀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細細的,冰冷的刀刃壓在脖子上,吳大郎生生打了一個寒顫。

  他顫顫巍巍的擡頭,就對上石大爺冰冷的目光,他扯了扯嘴角,強笑道:“妹,妹夫,你這是幹什麼啊?這刀可不是玩笑的,你先讓開一下……”

  他伸手想將刀推開一點兒,石大爺突然往下一壓,正盯著他們看的人頓時一陣驚呼,大家都緊張的道:“出,出血了……”

  吳大郎本來沒什麼感覺的,但聽朋友們那麼一說,頓時覺得脖子生疼,他幾乎要哭出聲來,卻又不敢動脖子,只能和石大爺周旋,“妹夫,我們是一家人,你,你這是要幹什麼呀,要是鬧出事來,那可是要蹲監獄的。”

  石大爺陰森森的道:“你昧了我們的錢,小郎沒錢治病,他就快要死了,他一死,我和大娘子也活不了,既然這樣,不如在死前拉上大舅兄一起,到了陰間,也好一起做個伴兒。”

  “不,不是,”吳大郎忙道:“我那是和你們玩笑呢,我是大舅舅,怎麼可能昧小郎的藥錢呢?不就是錢嗎,你先把刀拿開,我這就拿給你。”

  見他要動,石大爺的刀就緊緊地壓著他的脖子,輕聲道:“別動,這刀磨過的,特別鋒利,動一下,把脖子裏的大血管割破了,那是神仙也救不回來。”

  吳大郎頓時一動也不敢動了。

  石大爺道:“我賣房子的錢,一百二十兩,大哥就是再豪爽也不可能隨身帶這麼多錢,讓人回去拿,也不用送到這裏來,送回我舊宅,我這時候住那裏,讓裏面的主人家收到錢來與我說一聲,真收到了呢,我放了你,沒收到,我們兄弟倆就一塊兒去陰間裏做伴兒。”

  吳大郎本來還想叫隨從偷偷去報官的,一聽這話,一股寒意從脊椎骨裏升起,他直覺石大爺說的是真的,他要是沒叫人去送錢,而是招來衙役,恐怕他真的會被抹脖子。

  於是吳大郎趕忙和呆在那裏的長隨道:“你回家去拿錢,直接去找大娘子要錢,先別告訴家裏這件事,聽到了沒有?”

  長隨回神,連連躬身應是,轉身便往外跑。

  吳家並沒有分家,吳大郎也不是什麼能耐人,不然也不會坑了妹妹外甥救命的錢。

  真要是告訴家裏,誰知道他幾個兄弟會不會從中作梗,老爺子會不會來找石大爺理論,反而激怒對方……

  所以吳大郎只能反復叮囑只找他娘子。

  吳大娘子本來不想理會的,“他們吃酒耍橫,我不信他真敢殺人!”

  小廝直接跪在地上哭道:“大娘子不知道大姑爺現在有多恐怖,他是真的走投無路了,我們要是不拿出錢來,大姑爺是真的敢下刀的。”

  吳大娘子這才臉色一變,略一思索,咬咬牙和身旁的心腹丫鬟道:“去開箱籠取銀子來。”

  她很生氣,“真是討債的冤家,賺錢看不到我的份兒,花錢倒是知道找我了。”

  一百二十兩可不輕,包了一包袱,長隨確認對數後就抱著包袱往以前石家的別院跑去。

  石大娘子正守著兒子哭呢,看到被周立重引進來的人她還有點兒楞,這不是大哥身邊的長隨嗎?怎麼到這兒來了?

  長隨上前來,直接跪在地上,把包袱打開,連連磕頭道:“姑奶奶,您點點,這就是之前大爺從您這兒拿走的一百二十兩,現在全都還給您了。”

  石大娘子一楞,然後驚喜不已,心中才湧起感動就聽長隨抹著眼睛道:“姑奶奶去求一求姑爺吧,我們大爺可把錢都還了,還請他刀下留情。”

  石大娘子:……

  最後還是周立重清點了一下錢,雖然這銀子不是他們周家給的那批,但對數就行。

  吳大娘子到底害怕石大爺真讓她成為寡婦,所以雖然心疼不已,但還是拿了足量的銀子出來。

  周立重便和長隨去了一趟酒樓。

  酒樓裏已經熱鬧得不行,大家都圍在包廂裏看石大爺挾持吳大郎,還有人在勸說他,“可別想不開,你要是出了事,讓他們孤兒寡母的更難過了。”

  石大爺卻咬牙道:“沒有錢,我兒子活不了,我和我娘子也就活不了了。”

  吳大郎是真的後悔了,早知道石大爺現在這麼瘋了,他拿到錢後就不該還留在縣城,直接出去玩一遭,等錢花完了再回來,想他石大郎也找不到他。

  石大爺單手握著刀,另一只手便去拿桌子上的酒壺,自己往嘴裏灌了一口,有人悄悄的靠近了一些,誰知道石大爺突然扭頭朝他看去,往前走了兩步的人便身子一僵。

  石大爺的刀動了動,吳大爺眼淚就流下來了,一動不敢動道:“別,別,別靠近,妹夫,他們不敢動,真的,您別沖動,別沖動。”

  周立重和隨從扒開人群進來,看了一眼吳大郎脖子上的血痕,沈默了一下後便笑道:“石大爺,您和吳大爺怎麼改喜歡玩這個了?才吳大爺已經讓人把您賣房子的錢還回來了,石大娘子這會兒正高興呢,您也回去看看。”

  他上前一步握住石大爺的手,往外一拉,笑道:“走吧,小郎君還在家中等著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