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6章 心病

馮氏一想也是,便不再反對,“行吧,不過話可先說好,主屋得我們家的人住,不然外人看著不像樣子。”

“哎呀,石大娘子住在此處,立重不好住進來,以後再說吧。前頭有石大娘子,你趕緊和弟妹去招呼。”

馮氏只能拉上何氏去招待客人。

等周立重領著大夫回來時,石大娘子正坐在椅子上哭得傷心,聲音幾乎肝腸寸斷,馮氏和何氏一左一右的安慰她,給她遞帕子擦眼淚,而石大爺坐在門檻上伸手抱頭。

他忍不住腳步一頓,問道:“怎麼了?”

石大爺擡起頭來,撐著門檻勉強起身,“沒什麼,有勞鄭大夫了。”

鄭大夫微微一嘆,搖頭道:“不必客氣,我們去看病人吧。”

石大娘子也收了淚,只是還忍不住抽噎,身子一抖一抖的,卻很快速的跟上他們,一起進屋去看石小郎。

鄭大夫對少年的病早就熟得不得了,但他還是伸手搭住脈,仔細的聽了聽後搖頭道:“還是得養著。”

石大爺和石大娘子面色失望,不過他們有心理準備,沒說什麼,一個和鄭大夫一起出去,一個則留下照顧石小郎。

石大娘子將被子給他蓋好,坐在床邊楞楞的看著他。

少年也楞楞的看著她,他忍了許久,最後還是強壓住恐懼,和她輕聲道:“母親,我不治了吧?”

“不!”石大娘子聲音有些尖銳的道:“你必須得治,怎麼能不治呢?你別擔心錢,明天我就去找你舅舅要錢,那可是你救命的錢……”

“娘,”石小郎突然親昵的輕輕喚了一聲,輕聲道:“別要了,你,你和他和離吧,也別回娘家了,自己再找個人嫁了,這次找個老實的,不要賭錢的……”

石大娘子捂著胸口痛哭出聲,只覺得胸腔裏的心臟似乎被人握住擰了一把,痛得她幾乎呼吸不過來。

石大爺聞聲跑進來,見她整個人都跪在了床邊,連忙將人抱起來放到外室的榻上,紅著眼眶和她道:“你別急,我明天就去和大舅兄要錢,一定能把錢要回來。”

石大娘子心口生疼,很想推開他的手,但又氣弱,覺得自己沒資格,只能靠在榻上一言不發。

周立重就往裏看了一眼,然後好奇的問鄭大夫,“這是什麼病?”

“心病。”

周立重:“……那開解開解?什麼心病竟這麼厲害?”

鄭大夫:“……我說的心病不是那個心病,而是真的心病。”

他道:“陽虛心衰,如今只能靠養著,我醫術不精,也只能暫時吊住人命而已。”

周立重想了想便問道:“您能把脈象和藥方寫下來嗎?我讓人給我小姑送一封信去?”

鄭大夫一聽,眉頭一揚,“自然可以,不過周太醫的藥方回來……”

“我第一時間給您看。”

鄭大夫便滿意不已,和周立重去大廳裏開藥方寫脈案。

“他這是病多久了?”

鄭大夫想了想後道:“其實他從小便體弱,不過那時候他家裏有錢,吃得好、住得好,生活順遂,這點兒體弱不值一提。”

“真正惡化起來是四年前,唉,石大爺把家業基本敗光了,他們從石家大宅裏搬出來後他身體就越來越不好,從去年開始,基本上就臥床休息了。”

要鄭大夫說,石家要是一直富貴,這病就不值一提,他完全可以安安穩穩的度過一生,偏家道中落,各種刺激之下,本來還算可以的身體就急劇變壞。

鄭大夫搖搖頭,覺得石小郎攤上這樣的爹娘也實在是倒黴。

對,其中還包括石大娘子。

送走鄭大夫,付了診費和藥費,約定好一會兒由藥鋪的夥計來送藥便去見周二郎四人,便聽何氏嘆息道:“石大娘子也真是倒黴,攤上了這樣的娘家。”

馮氏惡狠狠的道:“這世上又不是所有的娘家都是家,要我說就是她自己立不住,不然何至於此。”

何氏便替她說話,“她也是沒想到家中兄長會這樣吧?”

“放屁,自己娘家什麼人心裏能沒數嗎?”馮氏道:“更何況錢這東西就得握在自己手裏,連丈夫都信不過,竟然還相信家中的兄弟,他們家變成這樣,難道她娘家有幫過?”

周立重聽得一頭霧水,連忙問道:“這是怎麼了?”

“沒怎麼,就是前兩天我們買這院子給的錢,石大娘子害怕石大爺拿了錢又去賭,所以悄悄把錢拿給了家中的兄弟,想著以後孩子需要錢買藥時再和吳家的舅爺拿,”周二郎搖頭道:“誰知道吳家的大舅爺拿了錢,轉頭就不承認了,非說他們夫妻倆合起夥來訛他。”

當時她給得急,又是打著讓吳大舅付藥錢的想法,怎麼會寫收據之類的東西?

當時又要瞞著石大爺,所以除了她兒子,沒人知道她把錢給了吳大舅。就是她兒子,也是吳大舅走後才知道的。

“算起來,還是石小郎有成算,當時就說了讓石大娘子去把錢追回來,可惜石大娘子沒去,”周二郎搖頭嘆息道:“昨天他們去買藥,石大娘子去找吳大舅拿錢,結果沒拿到,還沒從家裏趕了出來,她這才知道糟了。”

周立重皺眉,“只是一面之詞,沒有證據,只怕很難把這錢拿回來了。”

“可不是,石大爺又是那樣的情況,”周二郎搖頭道:“要是老實人家,有了賣房的契書,這會兒又拿不出錢來,便是沒有收據一類的東西,縣令也會酌情考慮石大娘子的說辭,偏偏石大爺是出了名的好賭,唉……”

周三郎和周立重道:“你現在縣衙中,要不你跟著去吳家一趟,說不定嚇一嚇能把錢嚇出來呢?”

周立重:“……三叔,這種事是誰教你的?”

周二郎理直氣壯的道:“這個道理誰還不知道嗎?你去了啥話都不用說,就往旁邊一站,亮出身份來就好。”

周立重還沒說話,石大爺已經出來,徑直往後廚去,然後提了一把刀出來……

周立重瞪大眼,連忙跑出去攔住他,“石大爺,您這是做什麼?動了刀子可就是大惡了。”

石大爺和他笑了笑道:“你放心,我就是去嚇嚇他,並不是真的要做什麼。”

周立重懷疑,“真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