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4章 最無用的東西

縣令不由坐直了一些,“谷種?”

周立重點頭,將他們家在京城種試驗田,前後試驗了六年的事情說了,還拿出了他的本子,道:“現在的谷種是目前留種性能最好的谷種,大人,要不要試試看?”

縣令:“……你膽子夠大呀,這樣未曾經過朝廷核驗過的種子,你可知一旦推廣到地方會有什麼後果?”

要是一切順利還好說,要是糧食歉收,那是人頭落地的大罪啊。

周立重忙道:“也沒有很多谷種,選一些田地多的農戶,一戶分上一二畝的種子便可以了。這些谷種是我們經過試驗的……”

“你可知種地不僅僅是種子的問題而已,”縣令打斷他的話,道:“其中還有風雨陽光的問題,一旦風不調雨不順,你那種子就是再逆天也長不好啊。”

“可世間大多數的百姓愚昧,並不知這些原因,他們只會覺得是因為換了種子,所以才歉收。”

周立重:“……大人,一家一戶又不是只種新谷種而已,若是風不調雨不順,那歉收的肯定不只是新谷種,都歉收,百姓們也都是有眼睛、有良心的。”

他們又不是傻子,真是風雨的問題,誰還能看不出來?

“那要是就是新谷種的問題呢?”

周立重張口結舌,找不出反駁的話來,他只能撓撓腦袋道:“反正我相信我家的新谷種的。”

縣令就揮了揮手道:“那只是你的一面之詞,而且之前的稻谷是在京城一帶種的,誰知它能不能適應我們羅江縣的水土環境?我不能讓百姓們冒這個風險。”

周立重有些惋惜,只能暫時壓下這件事,但是一回家就和周三郎道:“三叔,縣令不相信我,我們家自己把種子都種了吧?”

周三郎:“……你燒了?我們家的地雖然不少,但也不可能把這些谷種都種了呀。”

他們其實已經留出一半的田,打算用來種新谷種,剩下的才是用去年周三郎自己留的種子。

周立重想了想道:“勸一勸村裏的人?”

周三郎就撓了撓腦袋,“那等回家我和村長他們說一說。”

周二郎高高興興的從外面進來,和周立重道:“我在街尾買了一個院子,回頭收拾收拾就能搬進去了。”

周立重張大了嘴巴,“二叔,你真買房子了?”

他有點兒著急,“我也不會在縣城裏留太久啊,小姑說了,等秋末收成出來,我就要回京城的。”

周二郎問,“那要是新谷種不成呢?”

“……二叔,你就不能對我有點兒信心嗎?”周立重說完才道:“小姑說了,要是新谷種在這兒不行,那就要在這邊開些試驗田,到時候這邊和京城那邊一塊兒種,我要盯著田裏,估計就不能在戶房裏幹了。”

所以他會辭官,到時候同樣不會住城裏,而是住在村裏。

周二郎身體僵硬了一下後便揮手道:“算了,那就以後我們住。”

他道:“買都買了,以後我們要是從外頭做生意回來晚了,在縣城裏也有落腳的地方。”

周立重這才沒再說話。

周二郎扭頭和周三郎道:“明天我們回去叫上幾個人過來幫忙,趁著還沒農忙,先把房子收拾起來,總住在大丫這兒也不好。”

周三郎問,“買的縣城誰家的?”

他很疑惑,“這時候怎麼會賣房子?”

“石家的,”周二郎扭頭和周立重道:“說起來和你們還有些緣分呢,當年你們跟著滿寶常買人家鬥敗的公雞的那戶人家。”

周立重瞪大眼,“石大爺!”

“他還賭呢?”

“哪兒呀,他現在就是想賭也早沒錢了,”周二郎搖頭嘆息道:“石家當年多大的家業呀,聽說也就比白老爺家裏差一點點,結果現在全都敗光了。”

他道:“現在買的這院子是石大爺最後的一個院子了,本來是他妻兒住著的,但他兒子生病了,病得厲害,要請醫問藥,早年間他敗家業時和不少人都借了錢,總是不還,哦,也是沒的還,所以現在孩子真的生病了,誰都不願意借他了,沒辦法,就只能把院子賣了。”

周立重心情復雜,還能想起當年他們來縣城賣糖,賣完了以後就會蹲在街口那裏等著,等石大爺鬥雞完了就和他買被啄得不輕的公雞。

所以他們最知道,他是實在的十賭九輸,是真的十次有九次是輸的,所以他們很不能理解,他為什麼明知會輸還一直賭?

便是想要低價買他公雞的小姑都忍不住一再勸他,“你家裏既不缺錢,何必來博這萬分之一的幾率?何況賭博還是十賭九輸。”

石大爺當時笑道:“你們覺得這是賭,我卻認為這是博,所謂博彩也和別的玩樂一樣,一樣讓人心中激動,心中愉悅,既然都是玩樂,何必怕花錢?”

“但得不償失呀,”當時周滿雖小,卻依舊嚴肅的道:“博彩或許是會讓人心中激動,愉悅,但那是在人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況下,如你這般沈迷,已經不是追求快樂,而是病了。”

“世上所有的癮皆成疾,你如今還年輕,這世上可追求快樂的東西也很多,為何獨獨選這對自己,對家人,對蒼生最沒有益處的東西?”

當時周滿才有七八歲,周立重年紀也不大,但因為四叔賭錢把家裏都敗光了,所以他對這番話印象很是深刻,他對一切博彩的行業,包括賽馬等也都很厭惡。

因為他牢牢記住了小姑的話,這一行業是對自己、對家人、對蒼生最沒益處的東西。

而石大爺卻將這一條路走到了黑,不管是撞墻還是掉河,竟然一直未曾回頭。

周二郎和周三郎雖然唏噓,但和石大爺到底不熟,沒有周立重那麼復雜的心緒,倆人很快商量好了要給新宅添置的東西。

“得買些鞭炮,他們都說那宅子的風水不好,所以還得熬煮些柚子葉去驅祟……”

周立重回神,點頭道:“我知道縣城哪裏有柚子樹,到時候我去找人求些枝葉。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