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1章 報名

周二郎和周三郎聞言很是感動,卻不敢輕易接受,道:“這怎麼好?”

關裏正就笑道:“有什麼不好的,我們兩家是什麼關系?詠兒寫信回來也說,他能考中,多虧了你們家幫忙,現在他們夫妻兩個在京城也得你們多照料,親家,親家,本就是要相親相愛,互幫互助的。”

周二郎和周三郎對視一眼,沒再拒絕,不過也沒有立即應下,而是道:“這事兒得問過大哥和立信。”

不過卻是放松了許多,又對周立重道:“雖然有了後路,但你也得好好學,自己考上總是更好的。”

周立重應下,他看過縣衙這兩年考的題目,考小吏的題目並不是很難,只是讀書識字的人少,所以才顯得不好考。

他自己還是很有信心的。

關裏正見他自信,不由笑瞇了眼,孫媳的娘家越厲害,將來孫子得到的助力越大,幸虧這門親事定下得早,不然到現在他們肯定娶不到這樣家世的孫媳婦了。

翻過年,二月一過,縣衙就陸續張榜要招募吏員,召集了學子考試。

周立重興沖沖的去報名了。

報名的人挺多,但縣學裏只有三個學生去報名,加上周立重這個旁聽的學生一共是四個。

其他學生都並不考吏員,他們會在六月考試,爭取拿到名額後進京去參加進士考或第二年的明經考試。

今年就有六個學生上京去了,就不知道他們能不能考上。

會和周立重一起去考縣衙的,多半是成績不好或者家境不好的。

其中有兩個就是家境不好,他們比周立重還要小兩三歲,報了名以後就拉著周立重去飯館裏吃飯,嘆氣道:“我要成親了,我爹娘說了,我連去府學考試的資格都沒有,更不要說進京去考縣學了,再學上兩年,就算能去京城考試,恐怕也考不中,白費盤纏。”

“還不如現在就去考縣吏,趁著年輕多熬幾年,說不定將來能當個主簿、縣尉或者縣丞呢?”

一般主簿、縣尉和縣丞都是從本縣吏員中提拔上來的,只有一些上縣和中縣才會有偶爾會有上面委派下來的副手。

說話的人就不由看向周立重,壓低了聲音問,“周兄弟是怎麼打算的,可走了縣令的路子?”

現在周家在羅江縣可是有名得很吶,因為羅江縣內官最大的出自他家,官最多的還是在他家,哦,現在也就白家在他們家上頭了,像以前的老地主羅家和石家,現在對上周家都要退一步。

只不過周家很低調,縣裏有什麼活動他們都很少參加,偶爾需要捐錢的時候周家的二爺才會出來捐一點兒東西,剩余的時候都在七裏村裏種地。

家風很淳樸。

但周家低調,他們卻不能小看了周家,覺得縣令也不會,所以周立重有沒有和縣令打招呼?

周立重臉色微紅道:“縣令大人已經推薦我去縣學旁聽了。”

他道:“至於考試,以縣令大人的公正,自然是讓我們公平相爭。”

一人目光閃了閃,笑問:“那周兄可想過考不中後要去做什麼?”

周立重認真的想了想後便誠實的道:“大概會恩蔭去當衙役吧。”

另外三人:……

“……你有恩蔭的名額,怎麼還要來考試?”

周立重就不好意思的道:“那並不是我家裏的,是我大妹夫家的名額,我不好白占,所以還是想憑自己的本事考一考,實在考不中再恩蔭吧。”

“你大妹夫家……”

“是我們裏正,關家管理地方多年,有許多功勞,所以三年前得了一個獎勵的恩蔭名額。”

這倒也是常事,縣衙給裏正的工錢可以忽略不計,而裏正會這麼勤勤懇懇的幹活兒,一是為名,二就是為利了。

名嘛,自不必說,哪一個能當裏正的不是德高望重,有威望的人?

禮,除了和縣衙的官吏更近一步外就是這種恩蔭名額了。

治下有德有才有財,都可算做裏正的功勞,積累到一定程度就可以有這樣的獎勵了。

也不是誰都能得到這樣的獎勵的,是個裏正裏能有一個就算不錯了。

之所以是關裏正,其實和周家也有很大的關系。

一是三年前周滿從西域回來,帶回種痘法;二是周家發展不錯,連帶的七裏村都富有了許多,三就是關裏正管理多年,多重功勞一爆發,縣衙就給了他一個名額。

周家不太了解,關裏正心裏卻是有數的,所以他一直壓著沒把這個名額拿來用。

他就是想著關詠要是考不上,那就回來用這個名額;考上了,那將來在仕途上肯定還需要周家的幫扶,所以這個名額可以給周家……

周立重肯說出恩蔭名額的事,三人便自覺和他更近一步了,因此說話更放松,一個道:“現在周大人也是朝廷的四品官員,按說應當是有恩蔭名額的,你怎麼不用?”

周立重道:“未曾試過,焉知我不能憑著自己的本事考出來呢?而且我小姑將來也會有自己的兒女,恩蔭的名額有限,我們這些人老大不小了,怎麼能去占他們的名額呢?”

三人半晌說不出話來,其中一人嘆息道:“是我們短視了,也是,能夠憑自己本事考出來,何必求恩蔭呢?”

只不過他們自問是做不到的,他們要是能有恩蔭的名額,為什麼還要那麼努力的讀書?

直接躺贏不好嗎?

三人自己都沒察覺他們正以一種欽佩的目光看著周立重。

羅江縣在準備縣考取吏員,北海縣也在準備縣考取吏員。

白善在北海縣的動靜太大,從鹽場到官田,再到碼頭,又有醫署,需要的人才數量特別多。

倒也不需要他們多飽讀詩書,但最基本的詩書,還有算術做賬是必定要會的。

報名考試的人同樣不少,還有不少是外縣過來的人。

白善讓人將缺的職位張貼出去,以吸引更多的人才。

其實要不是縣學裏的學生誌向遠大,他是很想鼓動他們來考試的。

不過他雖然不能明著鼓動,卻可以暗著鼓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