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0章 三地過年

白善心情很好的聽他抱怨了一頓,等他說完了才道:“明兒是三十,我們一起過年吧?”

白二郎表示沒問題,問道:“在哪邊過?”

大家一起看向坐在一旁的殷或。

殷或沒有意見,表示可以全聽他們的。

於是大家商議了一下後便決定定在明達和白二郎的府邸裏,因為那邊最寬敞。

小錢氏一大早便過去那邊準備了,鄭氏還讓人從自家裏帶上許多食材過去,整個府邸一整天都飄著好聞的香氣。

白善和周滿今日都不見人,所以很自在的窩在偏房的榻上打葉子牌。

白善才隨口提起鹽場時,周滿就叫道:“說好了今日不談公事的。”

她覺得白善要是談公事,她也會忍不住的。

白善便憋了回去,轉而換了一個話題,“不知道我們的年貨送回到京城沒?”

殷或算了一下時間後道:“應該到了。”

因為太忙了,雖然家中的管事早早提醒,但他們要準備年貨還是慢了一點兒,所以送出去的也晚。

尤其是殷或,殷家從進入臘月以後就不斷的來信催促他回京,只是他一直不願意回去,為了不讓家裏煩他,他連送年貨都特意晚幾天送回去。

白善他們送的年貨並不貴重,都是青州的一些特產。

周家就不講究這些,他們覺得千裏迢迢給青州送年貨的行為顯得很傻缺。一來一回,又是壓貨,那得浪費多少錢啊?

所以他們決定送錢!

有護衛或者侍衛回去送信,老周頭和錢氏就收了一盒子的銀子給人帶上,寫信給周滿,“缺什麼就買,可別餓著肚子裏的孩子,要多休息,別累著自己。”

打算給白善他們收拾年貨的劉老夫人就忍不住遲疑了一下,最後也學著老周家送了錢過去,她倒是不怕兩個孩子餓著,而是和白善道:“我知道你們現在正是用錢的時候,若是不湊手便和家裏說,雖說要公私分開,但碼頭建造實在找不到錢,家中先補貼一二也是可以的。”

劉老夫人給的錢,那就不是一個護衛或者侍衛就可以帶過來的,所以最後還是多派了幾個家丁隨從,直接拉了一車的錢過來。

也因為有劉老夫人給的錢,白善這才有底氣和程九郎說占一半的成本。

京城各家的確是今天收到青州的年貨的。

公主府的侍衛直接進宮去,把公主和駙馬準備給各人的禮物奉上,得了消息後才高興的各回各家過年。

白善和周滿自覺的給皇帝和太子等人準備了禮物,就和明達的一起送進宮去,的確是土特產,沒有很費錢。

其實要不是明達和白二在青州,他們要往宮裏送年貨,他們是不想給皇室隨禮的。

周滿今年就沒給蕭院正送禮,只讓人給親戚們帶了。

老周頭很好奇的拆開箱子,從裏面抱出一面銅鏡,半晌無言。

送年貨回來的護衛道:“青州的銅鏡做得好,又便宜,娘子用了覺得很好,便給家裏每一位娘子都買了一面大銅鏡。”

不僅可以把頭臉照進去,鑲嵌好了,能把半身都收進去,看得很清晰,是試衣服和首飾的大利器。

護衛笑瞇瞇的道:“娘子和公主都喜歡,想著小娘子們肯定也都會喜歡的,所以小的也給家裏買了兩面,嘿嘿嘿……”

老周頭默默地將鏡子放下,去翻其他東西,終於翻到了他喜歡的東西,“這是酒?”

“是,這是郎主親自挑選的,說是青州出名的酒,可以給舅老爺們嘗嘗。”

舅老爺之一周四郎表示很有興趣,湊上來聞了聞後道:“香啊,應該是好酒,爹,晚上我們吃飯就喝這個吧?”

老周頭也高興了些,點點頭。

於是老周家的人高興的上前分了年貨,老周頭一邊看著他們分東西一邊嘀咕,“送來送去的,也太費錢了,這些東西在京城又不是沒有。”

錢氏道:“都送回來了,你少抱怨兩句,這也是孩子們的心意,對了,親家那邊也在收拾年貨吧?三娘,一會兒你隨我去請親家,今天過年,善寶和滿寶都不在家,可不能讓親家一個人過年。”

老周頭:“這是自然。”

劉三娘也笑著應下。

周家人也不齊,周立學和周立固外放,連周立重都回老家去了。

他明年要考縣衙,為了更好的適應,也免得開春後趕路生病,所以提早回家去了。

莊先生給寫了推薦信,讓他去縣學裏旁聽學習。

縣學裏除了考進去的學生外,的確還有旁聽名額,不過束脩不便宜就是了。

像周立重這樣不在開學時間進去的,不僅束脩高,還需要有特別的人舉薦才行。

不然關系不硬的,一般還進不去。

莊先生現在羅江縣名聲不小,加上周家如今也不同往昔,所以他拿著舉薦信去,縣令直接就同意了。

得知周立重的目標是考縣衙的小吏,縣令很想說,我可以在別處給你擠出一個名額來。

不過看周家的樣子,似乎不太想走他的後門,他便暫時按下不提。

周家的確不想走他的後門,用周三郎的話說是,“縣衙裏一個蘿蔔一個坑,你走他的路子,那勢必會擠掉別人,誰又為啥憑白給你擠掉呢?”

周立重覺得三叔說得對,於是雖然痛苦,但依舊每天捧著書背,堅持練字,想要靠自己的本事考進去。

過年,關裏正到七裏村巡視時特意去親家家裏坐了坐,看到他捧著書,大冷的天竟然蹲在門外背書,不由問道:“怎麼不進屋讀書,好歹暖和些?”

周二郎一邊給關裏正泡茶,一邊笑道:“暖和了就想睡覺,冷一點兒好,精神。”

關裏正都忍不住在心裏贊嘆周家的家風和子弟的勤勉。

周滿現在今非昔比,周家也算出頭了,但他們家不見得勢的囂張,反而比窮困的人更勤勉。

他忍不住道:“實在不行,我手上有個衙役的名額。”

關裏正對周二郎笑了笑,道:“你們要是有需要,可以去找我,到時候我帶著立重到縣衙裏走一趟就行。”

這個名額是縣衙給關裏正的獎賞,他當裏正的年限不短了,又一直勤勉,所以三年前才得了這個名額,他一直留著沒有用。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