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9章 順利

等到晚上,前來觀禮的客人們都聽說了此事,甚至連崔大人畫的設計圖都流出去了。

預定的流程是下午大家就啟程回去的,但因為商船裏帶來的好東西很多,不少人都感興趣,大家熱熱鬧鬧的,就多留了一晚上。

北海縣這樣的盛事,宋老爺自然也在場的,他不僅自己來了,還把自己兒子孫子,還有好幾個子侄都帶來了。

只不過在郭刺史帶來的人面前,宋家人不顯。但他們一定是最關心北海縣發展的那一撥人。

畢竟他們的大本營在北海縣。

所以應付完所有人,宋老爺就把兒子和幾個侄子給叫來說話了,“外頭的傳言你們聽到了嗎?”

“是說龍池建房子的事嗎?”

宋老爺“嗯”了一聲,“大家也看到了,外頭那麼大一片空地都用白石灰畫了框架,碼頭建成,將來這裏肯定會有商鋪宅院的。”

“但是買地的條件也太高了,”一人道:“聽說要買一塊地,就得在這兒免費給北海縣建一間商鋪,我聽人說這裏的商鋪都是兩層的,造價最少要八十兩。”

“是啊,我們看了一下那地的大小,要是用料講究些,只怕得上百兩,這可不少錢了,再算上我們自家建的鋪子,那就得近二百兩了。”

他們在縣城主街上買個鋪子也就百兩左右。

宋老爺道:“我一開始也遲疑,但聽說已經有不少人預定,一些好位置都沒了,連刺史和公主他們都預定,可見不少人都看好龍池。”

“白縣令還能真讓刺史和公主他們出錢建商鋪不成?”一人道:“我看多半是誆我們的,以後就算這裏真有刺史和公主他們的商鋪,也是白縣令送的吧?”

宋老爺雖然也有此懷疑,卻不會說出口,他橫了侄子一眼,沈吟道:“只要以後商船不斷,龍池這裏就會比我們縣城還要繁華,在這裏建鋪子就不會虧本。”

“那建?”

“建!”宋老爺一錘定音道:“我們明天,不,一會兒我就去找白縣令,多的買不起,就先定下兩塊地吧。”

宋老爺看向他幾個侄子,問道:“你們可要定一間鋪子嗎?”

幾個侄子相視一眼,猶豫不決,這個價格太高了,他們不是很想定。

宋老爺也不勉強他們,不過還是勸了一句,“還是定的好,要是缺錢,可以幾家合夥定一間,到時候建起來了,出租也能賺錢。”

幾個侄子笑了笑,並不放在心上。

現在龍池這一片還荒蕪得很,距離縣城也不近,附近只有幾個小村莊,想讓他們拿出二百兩來買一間鋪子是不可能的。

有這個錢還不如放在縣城裏買兩間商鋪呢。

宋老爺便將他們送走,然後對兒子道:“走,我們去找白縣令,也選個好一點的位置。”

趙家的趙老爺也在白善的屋裏,他家雖然沒有宋家有錢,但兩間商鋪的錢還是拿得出來的。

北海縣裏,也有人陸續來找白善,相比於青州城的士紳商人,他們這些本地人顯然更關註此事,也對白善更有信心。

雖然心中忐忑焦躁,但還是咬著牙過來定下一間。

白善圖紙上的地在一塊一塊減少,而名單上的人卻越來越多。

他嘴角微微一挑,對此很滿意。不枉費他花費這麼多錢請人來觀禮。

第二天,柳刺史和郭刺史在路口分開,一人帶著人回萊州,一人則帶著人回青州城。

白善和郭刺史同行,等到了北海縣城外,見他們著急回去,也就不多留他們,只是對跟在郭刺史身後的士紳商人們道:“有要想在龍池建房子的,這段時間都可派人來縣衙與本縣接洽。”

白善笑道:“已經定下地的,隨後我們會有人送合約過去。”

“合約?”

“對,簽了以後對彼此都是一個保障,不然若是將來縣衙不小心把你們的好位置賣給了別人……”

已經預定的人立即道:“是該簽合約。”

白善和殷或仔細的計算過這些商鋪建起來需要耗費的時間,然後根據各家的情況和商鋪的位置定好最後完成的日期。

各家收到合約,仔細的看過後微微一驚,這是要他們年後便立即開工的節奏啊,那他們現在就得找人和準備材料了。

合約都簽好以後,白善還收了他們一定的押金,只要他們按時按質的完成,這筆押金就會退給他們;他們若是到時間也不開工,那北海縣有權將他們定下的地再賣給別人,而且不退押金。

臨近過年,龍池建房的消息傳得更加迅速,其他縣,甚至萊州的商人和士紳都有過來購買的,等到過年時,龍池的地雖不至於全都訂出去,但算上他們免費承建的部分,已經大半都有主了。

於是白善也不再心急賣地,而是找了錢先生,通過錢先生和程九郎聯系上。

“木柴和磚石瓦片?”程九郎有些驚訝白善竟然要這麼大的量。

白善頷首道:“不錯,龍池建房子需要。”

程九郎便心中一動,明白過來,白善這是要與他聯手做這一筆生意呢。

程九郎只遲疑了一下便點頭應下了,然後和他談起各自的投資和收益……

白善是不管事的,不過程九郎走的是他的關系朝龍池賣東西,他也會出一半的成本,所以雙方略一商議便決定五五分成。

送走程九郎,白善就把才簽下的合約塞給白二郎,“以後和程九郎的賬目你來管吧。”

白二郎:“……為什麼是我?”

“因為你最閑,”白善道:“那五成裏也有你的一份,你總不能讓我這個縣令百忙中還要抽空去看這樣的賬本吧?”

白二郎嘶的一聲道,“你這話說得……好,好……”

他一時沒有合適的詞匯,一旁吃點心的周滿歪頭道:“心機?”

白二郎立即點頭,“對!”

白善含笑瞥了周滿一眼,她老實低下頭去吃點心後才和白二郎道:“你就說管不管吧?”

“管,我怎麼能不管呢?”白二郎將合約放在手邊,嘆氣道:“誰讓我看著事情最少呢,其實我也是很忙的,我還要寫書呢,又要經常被你們找去算各種賬……”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