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5章 心中震撼

白善便對周滿道:“你先回去吧,晚飯我和他們一塊兒吃。”

周滿點頭,“好吧,我把立威給你,你多看著他點兒。”

白善點頭,“好。”

路縣令恨不得拉著白善徹夜長談,但這是不可能的,倆人才湊在一起說了沒多久便有人來請。

雖然他們不需要每個人都招呼到,但郭刺史和柳刺史在此,同在朝為官,晚食還是要在一起吃的。

更何況白善還是東道主,更得去了。

好在方縣丞和崔先生很能幹,他們早做好了準備,雖然來的人出乎他們意料的多,但沒關系,他們做的飯菜都不復雜,還是可以管夠的。

一盤又一盤的菜端上來,大家發現種類不多,只是每一樣菜都裝了三盤而已,放在桌子的三個方向,很好,完美的照顧到了每一個人。

菜單是白善定的,他讓人拿了酒水上來,給郭刺史和柳刺史等人倒酒後道:“還請諸位大人莫要見怪,飯菜簡陋,一是因為下官現在是囊中羞澀,二則是因為當下是冬日,食材有限。”

眾人紛紛表示理解。

白善笑道:“好在龍池近海,別的東西不多,海裏的美味卻是不缺的,諸位可以嘗一嘗我們龍池對海鮮的作法,看看可否合口味。”

菜單是白善定的,菜的作法卻是經過小錢氏和家裏廚娘的改進,就算比不上各大酒樓飯館,也別有一番滋味。

郭刺史夾了一塊魚肉,微微頷首,“不錯,保留了魚的鮮美,卻又多了鹹甜的味道。”

柳刺史卻是夾魚肉的時候連著灑在上面的姜絲一並吃了,入口便眼睛一亮,“這姜絲極好吃啊。”

他就喜歡這樣吃。

白善喜歡菜裏放姜,卻不喜歡吃姜,因此不能理解,但這不影響他高興的推薦自家的姜,“這姜是我們自家種的。”

眾官員:……這有點兒突兀。

白善卻已經笑瞇瞇的道:“諸位大人要是還有喜歡的,回頭我讓人給你們送一些去。”

他決定回家就讓京城多送一些姜種來,也找一找當地的姜種,在自己的職田裏種上,官田裏也可以種一點兒。

話說,這裏近海,吃海裏的東西多,需要的姜也多吧?

諸位官員難以理解白善送姜的心思,但既然他要送,那他們收著就是,因此含笑應是,大家高高興興的吃了一頓。

吃飽喝足聊完天,白善便回自己的房間裏休息了,他倒是想去半山腰上的別院裏看一看周滿,但想了一下還是放棄了,今天太累了,周滿肯定也睡下了。

白善洗漱過後便攤倒在床上,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睡在隔壁的路縣令卻怎麼也睡不著,拿出白善今天計算的草稿看了又看。

師爺與他住在一處,天氣冷,兩個大男人就擠在一起睡,還能暖和一些。

見縣令坐在桌子旁長久的不動彈,他不由問道:“大人在看什麼?”

師爺是他的幕僚,也是他的心腹,路縣令並不瞞他,招手將人叫過來,把那張顯得有些混亂的草稿給他看,“你看,這是白善職田的收入。”

師爺掃了一眼,看到被圈起來的一個數字,直接道:“這不可能!”

路縣令的職田賬本就是他管著的,作為師爺,他是路縣令的公事私事都做一些的。

路縣令便嘆息道:“我一開始也不相信,但他說得信誓旦旦,而且你看這龍池碼頭。”

他道:“不說已經建成的那部分碼頭,就我們目之所及看到的工人,不算工錢,每日都吃喝就去多少了?”

“我所知道的,今年北海縣就沒和刺史府要過錢,所以這些人全是他白善在養著的。”

而北海縣是什麼情況,才從北海縣升遷離開不過一年的路縣令能不知道嗎?

師爺自然也是知道的。

他下意識的道:“白縣令往裏貼私房了?”

路縣令:“……雖然我承認白縣令很有錢,但他也不至於豪氣到白白往裏填錢,而且還是這麼多錢。”

師爺一想也是,自己有這麼多錢幹什麼不好,為什麼要往裏填?那就只能是北海縣的錢了。

路縣令敲了敲桌子,將白善建設這一片空地的計劃告訴師爺,師爺一聽說是買一塊地就要免費為北海縣承建一塊地,立即道:“這不可能,誰會傻到花這麼多錢去買一塊露地?”

路縣令:“……我已經和白大人預訂了一塊地,最好的位置。”

師爺:……

他覺得路縣令被白縣令給騙了,然而看著路縣令的臉,他不太敢說出口。

路縣令就收起草稿,面色嚴肅的道:“我聽方縣丞說,如今北海縣的荒地有三分之一已經被耕作起來,全部充作官田,就不知收益怎麼樣了,得等到明年秋天才知道,若是成,我想在益都縣……”

路縣令說到這裏一頓,有些苦惱,“益都縣怕是做不了。”

師爺才提起的心稍稍松下來,連忙道:“是的,大人,益都縣和北海縣不一樣,北海縣偏僻,又窮,所以白善只要打服了宋家,趙家也不反對,那就是他一言堂,但在益都縣,牽一發而動全身啊。”

路縣令就幽幽地嘆息一聲,他以前覺得白善雖有能力,但能勝過他還是因為有個好家世,人脈地位擺在那裏。

可今日一番懇談,他發現倆人的確很有差距啊。

師爺陪著路縣令坐了好一會兒,覺得有冷風從門窗的縫隙裏往裏面鉆,所以只覺得後背生冷,不由道:“大人,不如睡覺吧,明日還要早起呢。”

路縣令便將稿紙收好,先去睡覺了。

第二天一早,大家都按時醒來,都沒用早食,只是喝點兒溫水便先去碼頭上。

周滿他們起得更早,所以吃過早食,聽到說船要入港了,立即準備好下去。

郭刺史和柳刺史早知道公主駙馬在這裏,等人一下來,立即帶著人前去迎接。

跟著郭刺史來的人忍不住一陣興奮,目光炯炯的看著相攜而來的公主和駙馬。

他們竟然見到了公主,還是皇帝最寵愛的嫡公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